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005 早报选读:周军--中国的慈善困局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周军--中国的慈善困局
作者:费言 11:32am 31/05/2006



● 周军

  英国小伙子胡润发布了“2006中国慈善榜”和“2006中国慈善企业榜”。彭年酒店董事长余彭年以20亿元的捐赠额荣登慈善榜榜首;李嘉诚基金和邵逸夫基金分别以6.7亿元、6亿元的捐赠额,名列慈善企业榜第一名、第二名。

  但是,尽管慈善榜上财富英雄高朋满座,胡润仍然表示,与国外相比,“中国的慈善业还没有真正开始”。

  慈善是解决财富分配问题的一种方法。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情形严重,相信已不容置疑。目前中国已形成三个层次的财富分配:

  第一层次分配以市场分配、劳动所取得报酬为主,亦即社会资源首先应该通过市场来配置,讲的是效率;

  第二层次分配是以国家财收再分配为主,最大限度地抵消社会各个阶层的“累积性不平等”,实施国家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讲的是公平;

  第三层次分配即社会慈善救助,是以道德、爱心为基础的分配机制,也就是社会上比较富裕的有爱心的人,拿出钱财帮助困难的人们,讲的是奉献。

  如果说第二次分配是第一次分配的补充,即政府弥补市场不足,那么第三次分配则是第二次分配的补充,即民间捐赠弥补政府之不足。

  “第三次分配”这种不是通过利益驱使或行政手段,而是个人自愿地以慈善、志愿或互助为形式的资源流动,不但可以从物质上缓解某些群体的困境,还可以从心理上、情感上消除不同阶层的隔阂和对立,进而在价值上形成一定的共识。

谁来推动中国慈善事业

  因而,发展慈善事业,对改善贫苦和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缩小贫富差距、缓解社会矛盾、提升社会凝聚力、增进中华民族的团结与融合,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在中国,改革开放使一部分人迅速富了起来,但富起来以后怎么办?中国的富豪们在推动慈善事业的发展方面有着怎样的表现?

  据一份慈善公益组织的调查显示,中国国内工商登记注册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有过捐赠记录的不到10万家,也就是说99%的企业从来没有参加过捐赠。与此同时,建豪华办公室,甚至办丧事大烧真币的挥霍比比皆是。

  国外企业的捐赠占其财富总额的7%,而国内的民营企业连1%都占不到。

  情况看来不断在下滑:1998年中国人均慈善捐助只有1美元,到2000年,人均慈善捐助竟然下降到不足1元人民币。   

  在许多发达国家,慈善也是社会财富再次分摊的连通器,从税务上、宣传上、道义上,支持富人回馈社会。然而在中国,20%的城镇富裕家庭占有着社会财富的50%,他们在捐助上的支出却少得可怜。

  可以说,现在支撑中国慈善事业的,一方面是基数巨大的普通人的爱心,另一方面是来自海外的善款。

  慈善事业领域中的垄断,提高了慈善事业的成本。更严重的是,维持垄断格局,必然会使慈善事业依附于政府,无法变成真正的社会活动,也无法吸引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公益精神的人士进入慈善领域,从而使慈善组织无法发育成熟,不能实现专业化。

  中国从不缺少善良慷慨的人,但缺失了让这些善良慷慨得以落实的机制,中国富豪们的捐款热情也就因此大减。更为重要的是,富豪们之所以不愿意投入慈善事业,还与当前税收体制上的瓶颈有很大关系。

  在中国,根据《公益事业捐赠法》,纳税人的捐赠,免缴的税额只在3%以内。而且就是这3%的免税额度,也只有向事先得到国家批准的7个特定慈善组织捐款时,才能得到税收的优惠体现。

  许多国家都有专门鼓励纳税人捐款给社会慈善事业的法律,比如说捐款多少就可以享受扣税甚至免税优惠等,而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法律。

  民政部的王振耀司长感慨自己为慈善事业捐款500元,但是为了得到50元的税收抵扣款,需要办理10道手续,历时两个月。可见,慈善事业的问题并不在于50元的退税是不是太少了,而在于现行制度根本就没有考虑捐赠者的感受与需求。    

  以2.33亿元的捐赠额荣登胡润“2006中国慈善家排行榜”第五位的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最近却碰到了麻烦。

  事情是,吉利决定资助1000名品学兼优的寒门学子完成大学学业。掏钱不难,难的是还得花更高成本找到1000位名实相符的受助人。因为他们上过当:“穷孩子”摇身一变,原来是当地领导之子。

  这是慈善者最不愿看到的事情。事实上像这样“穷孩子”由当地领导之子“偷梁换柱”的事已是屡见不鲜。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这是美国钢铁大王、慈善家卡耐基临死前的名言。不过,在中国,短期内看来恐怕很难产生像卡耐基式的慈善家。

  咱们中国富人不爱捐款,已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中国与美国人均GDP相差38倍,但中美人均慈善捐款额却相差7300倍,这个数据使地球人对中国富人的冷漠感到不解。

  2003年“非典”(沙斯)期间,中华慈善总会总共才收到770万元捐款,其中只有一个富人以个人名义捐了200万人民币。

  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百万美元以上的富人超过了23万,在亚洲仅次于日本。当国家面临那么严峻的灾难时,收到的捐款只不过700多万元人民币,而且23万多百万美元以上的富翁中仅一人捐了款,只有23万分之一。凡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都会感到悲哀,都会感到心痛。 

  相比之下,富人们的“斗富”,比起他们的“怜贫”要重要得多了。800多万元一辆的宾利豪华轿车,在中国市面上竟然供不应求。比起美国、日本这些发达国家要穷得多的中国,竟然成了豪华轿车最大的销售市场,连美国、日本人都觉得自愧不如。人们不得不发生疑问,中国的富豪是否富得太容易了、太快了。

  要知,没有大多数人的辛勤劳动,少数人是富不起来的。多数人也希望少数人富裕起来能够带动更多的人富裕。中国不是富起来的人多了,而是太少了。但是富起来了的人就该纵欲?就该挥霍?就该置国人利益于不顾?

  对于富人的奢侈的议论,似乎也因为人微言轻而不足道。但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应该有一个尺度的。《墨子》曰:“富贵者奢侈,孤寡者冻馁,虽欲无乱,不可得也。”但愿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作者是北京红烛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1/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