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2览:031 早报选读:胡文雁--不拘一格降人才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胡文雁--不拘一格降人才
作者:费言 2:17pm 30/05/2006

回应: 音乐家的死刑 作者: 多话 4:15pm 25/05/2006



● 胡文雁

  施恩溢二次上诉不成功,事情看来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国防部清楚解释它的立场,让适龄男性先读大学后服役的例子罕见,除非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或“强有力的理由”,否则不会考虑缓役申请,以维护国民服役的公平原则。

  但我们必须承认,很多事是没有办法做到绝对公平的,施恩溢首先就是个“不公平” 的例子。新加坡学音乐的小孩很多,出类拔萃的没有几个,能考上科蒂斯(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的更是凤毛麟角。

  一种米养百种人,有人天生聪明,有人注定平庸,起点一样,但终点要看个人造化。音乐天赋更是如此,这里面只有大小之分,没有一视同仁。

  施恩溢在音乐上,肯定是有大天赋的,连续几次得奖,万里挑一被招生严格的科蒂斯选上,说他不是罕见的人才,没有人会相信。

  这孩子还很会读书,小学考试以高积分考上莱佛士书院,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如果按“正规”或体制内所铺定的道路发展,他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公共服务奖学金得主。

  但这个孩子勇于破格,他选择走不一样的路,虽然知道路难行,还是坚持到底。坦白说,他有今天的成绩,全是凭个人的刻苦和努力,国家其实没有为他做过什么,我们现有的教育体制,没有培养音乐家的容量。

  因为中学读的是直通车课程,施恩溢现在只有小学文凭,对一个聪颖如斯的孩子来说,这真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音乐天才是特殊人才,可遇不可求,很不幸的,因为他是体制外的产物,而非模式里的精英,因此地位不能相提并论?服务国家有很多种,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音乐尖子在国际上出人头地,这难道不是国家的荣耀?我们一方面展开双臂欢迎外来人才,招贤纳士,一方面却对自己的人才做出狭义的定位,这是哪里出错?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南洋艺术学院院长朱添寿引述中国清代思想家龚自珍的《己亥杂诗》,因篇幅所限,访问艺术界人士对此事的看法时,未能反映出来,但现在想来,寓意深远。

  国家如果求才若渴,理当不拘泥于一种规格,美国在这方面是做得很开的。以科蒂斯的例子来说,它收生条件非常苛刻,但只要你有本事考进去,不管来自什么国家,一律予你无约限制的奖学金。大其心容天下物,美国不只培养自己的人才,也培养世界的人才,展现泱泱大国的胸怀。可叹的是我们反倒自绑手脚,甘于做一个小国了。

  有朋友谈起此事,调侃地说:“如果郎朗或李云迪生在新加坡,大概早就‘挂’掉了。”语气不无感慨。

  演奏家的培养最关键的几年是在16到20岁,因为技巧有了,思想也相对成熟。男孩子因为生理和心理条件比女孩子强,所以特别占优势。这就是为什么乐坛上成名的演奏家以男性居多。

  郎朗和李云迪都是在20岁出头就锋芒毕露的,之前那几年如果要他们不练琴而扛枪杆子,他们今天成为国际钢琴家的机会微乎其微。

  难保最后,施恩溢还是出得了国的,只要他退而求其次,不读大学,只到科蒂斯修个专业文凭(diploma),因为征召法令允许学生在获得A水准、理工学院专业文凭或相等资格后才入伍。

  这好比告诉一个可以跑第一名的选手:“不要跑那么快,得个第三名你就好满足了。”政策的失衡,比施恩溢只有小学资格更让人哭笑不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