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2览:069 早报选读:吴俊刚--江山要靠外人扶!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俊刚--江山要靠外人扶!
作者:费言 10:22am 30/05/2006

回应: 民主无需矫枉过正 作者: 艾维丹 09:34am 29/05/2006



● 吴俊刚

  清朝诗人袁枚《谒岳王墓》诗云:“江山也要伟人扶,神化丹青即画图;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岳飞和于谦分别为宋代和明代名臣,两人的祠庙和坟墓都在西湖,青山有幸埋忠骨,难怪这位生长在满清统治时期的诗人,要发出这样的慨叹。大好江山若欠缺了伟人,那会是多令人遗憾的事。

  江山也要伟人扶,但伟人不世出。“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当英雄们为争夺江山厮杀的时候,百姓往往遭殃。当英雄打下了江山,坐上了权位的时候,如果不思为国家百姓谋福利,一味滥权自肥的时候,苦的也是百姓。

  老百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样的苦难呢?于是,我们有了民主制度。但许多活生生的例子说明,民主并不一定能够保障百姓的福利。最新的一个例子应该就是东帝汶。

  东帝汶人真的是苦难重重的。他们经过三百多年葡萄牙的殖民统治,又经历了25年的印尼军事占领,从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单单在印尼侵占期间,据估计至少有十万人在侵占者的枪口下死于非命,一些人权组织甚至说死难者超过二十几万,现在东帝汶的人口也不过是80多万。

  

民主之士应为东帝汶献策  

  

  一场突如其来的东亚金融大风暴把苏哈多总统拉下台,东帝汶也意外的得到一个独立自主的机会。在全民公决中,78%的人赞成独立,触发亲印尼派的不满,又是一场血腥的冲突和屠杀。2002年,东帝汶总算独立了,人们庆幸在联合国干预之下,又一个民主国家诞生了。但联合国最后一支维和部队刚在去年撤走,东帝汶马上就爆发内乱,似乎已使许多人的信心动摇了。被当作英雄的总统古斯芒和其他政治人物,束手无策,只得向外军求救。澳洲一口气派出1800名军警赴援,人数比东帝汶原本自己的军队人数还多。此外,葡萄牙、纽西兰和马来西亚所派遣的部队,也已先后抵步。

  对东帝汶而言,江山不仅没有伟人扶,还得靠外军来扶。这个新生国家到底有没有前途,实在是个很大的问号。独立前,东帝汶在2001年曾举行过一次选举,选出了88位立法议会代表。它原定在明年举行独立后的国会选举,但选举到底有没有实质的意义,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有宪法,有国会,有多政党,有选举,民主机制样样具备,但这个国家的前途却是个未知数。外军什么时候才能撤走?一旦外军撤走局势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如果明年选民必须在外军的保护下进行所谓的民主选举,那对东帝汶民主是多大的讽刺!

  据通讯社记者分析,东帝汶当前的内乱有多种导因,包括总统古斯芒和总理阿尔卡蒂里之间不同政治派系的矛盾、东西不同族群之间的矛盾、军队和警察内部的矛盾、高达40%的失业率等等。面对这重重矛盾,东帝汶人显然连自治的能力都没有,遑论“民主”。

  我真希望那些认为有了“民主”,有了两党对抗、“制衡”就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人,赶紧出来为东帝汶出谋献策。若按政治郎中的说法,一个最新的国家,有了许许多多现成的“近乎理想”的民主样板或模式可供参考、借鉴或抄袭,不必走其他国家的冤枉路,只要伸手拿来,自可一帆风顺才对。然而,东帝汶的政治现实看来并非如此。

  我想,这就是现实的政治和纸上谈兵的不同之处吧。我并没有否定“民主”,只是觉得,在如此风雨飘摇之际,东帝汶更需要的是能够扶住江山的政治伟人。一个独立的民主国家总不能一直靠外人这样扶持下去吧!

  

小复《民主无须矫枉过正》

吴俊刚

  

  谨回应5月29日《联合早报》言论版李冠伦的文章《民主无须矫枉过正》(以下简称李文)。

  一、关于新加坡的民主。李文说:“……看到人家的进步,我们也要有效仿的志气,拒绝相信自己的国家人民除了默默接受专制体制外别无出路……”。我不晓得作者所谓的“效仿”是什么意思。但如此表述,似乎在隐喻新加坡现在的“体制”就是“专制体制”。我无需替政府辩护,但请别忘了,新加坡有二十几个注册政党。在不久前举行的大选中,工人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都各赢得一个国会议席,在阿裕尼集选区,工人党的团队获得可观的票数,该党主席也将以非选区议员的身份进入国会。新加坡的政治环境,肯定不是李文所指的“单元政治环境”。

  我也从来没说过“多党制不适合新加坡”(见李文)。我认为,由于新加坡是艘小舢板,因此,英美等国的两党角力制未必适合新加坡。我也指出过,新加坡目前的一党主流政治,是由独特的历史和政治因素造成的,但没有人能肯定这将是永久不变的。我认为我们应该走的是演化的道路,而不是“效仿”或抄袭。当然,对别人成功的例子,我们不妨借鉴(注意:不是仿效)。

  二、关于国情不同。李文说:“……其实,多党制只是一个政治理念,几乎每个实行多党制的国家都有它们不同的具体实行办法,这正是因为考虑到各个国家的国情不同……”。这很清楚地承认“国情不同”,所以有必要因地制宜。但与此同时,李文却又自相矛盾地说:“……然而,如果先用笼统的‘小舢板’做假设,再用‘国情不同’这种毫无意义的言辞,便一笔封杀多党制的可行性,这种论调,笔者实在不敢苟同。”

  正因各个国家国情不同,所以在政治制度上也就不能盲目的“效仿”。何况,我认为,新加坡的制度是个行之有效的制度。我的这个基本论点不变。国情不同,是个重要的考虑因素,最新的例子是东帝汶。

  三、关于政党制衡。李文说:“……实行多党制是为了贯彻现代民主理念的精粹——分立的权力,才能保证一个健全的监督机制……”。不错,多党制是议会民主的一个基本现实。新加坡也不例外。我们不能蒙着眼睛瞎说,指鹿为马说新加坡不是个多党制的国度。我的看法是,多党制未必就能达到所谓制衡的效果。在一些国家行得通的,未必在所有国家都适用。还得看国情。东帝汶又是一个最新的例子。如果不具备别人的条件,硬要效仿别人,这正犯了纸上谈兵的毛病,不是赵括,但比赵括更加赵括。

  四、关于赵括。李文似乎很同情赵括,还说“历史上的赵括并非只会高谈阔论而一无是处”。我在网上也看过几篇不署名的替赵括“翻案”的说帖,大体上也就是说赵括并非如此窝囊,其中有一篇还干脆用上《赵括——一个被冤屈2300年的战国名将》为题。只是,不知有何史实根据?

  无论如何,辩论有关赵括的史实无关宏旨,重要的是他已经成了“纸上谈兵”的典故,我们只要明白什么是“纸上谈兵”就行了。不顾实际情况而奢谈民主理论就是纸上谈兵,就是政治上的赵括。对“民主”的热情有余,对民主的现实认识不足,也只能是政治上的赵括。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