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2览:299 隐形的两颗子弹,再论“戈麦斯门” 作者:多话
主题:隐形的两颗子弹,再论“戈麦斯门”
作者:多话 5:04pm 28/05/2006

隐形的两颗子弹,再论“戈麦斯门”


“民主”的极度反讽就是两个敌对的阵营都能够找出对方在民主作为上大量的不足而加以无情的攻击,而对于己方被攻击的缺点却又都能够振振有词、甚至强词夺理的为自己辩护。而对于那些所谓“专制”的国度来说,又何尝不是也打着“民主”的旗帜在大放厥词。

因此在什么才是真正的“民主”真谛这一个课题上的混淆,给掌握权力和追求权力的人一个玩弄文字游戏的机遇,凭其三寸不烂之舌,指鹿为马、非黑俱白,逗得下面的愚民们个个如痴如醉,被耍得跟着团团转。

诱人的荣华富贵,或如何延长自己的荣华富贵,更多的是隐藏在为国为民的道德宣传之下,形成了政治人物不约而同的一道公约数。因此,看着那些从各种政治运动中冒出来的划时代人物,到了最后总会让人发现他的所作所为,大都与他们年青时候的崇高理想背道而驰。

从蒋介石、毛泽东、马可斯、苏哈多的历史,莫不可以找到如此相似的轨迹,党国不分,国家变成了政党私家的产业,利用手头的权势清除异己,扼杀一却反对的力量,为政党的千秋大业铲除障碍。当时马可斯、苏哈多若不是多出了个人和家族极致的贪婪而引起民变,今日的菲律宾和印尼或许是一片不同的面貌。

以新加坡来说,30多年后,执政党也逃不过这样一个人性自私的规律,从当初的以建国安民的崇高目标转向维持政党执政的利益,让PAP继续执政是一个首要任务,如何治理国家自然的就排在后头。因此,口头上说是为了让议会里头必须有一定比例的少数民族代表而研制的集选区制度,除了满足政治的顺风车,也彻底的绑住了少数民族的选票;而在大选之前的分发糖果,总是能将带有疑问的动机和行为巧妙的化为财政盈余的花红与民分利;选择性的以组屋、电梯翻新作为对个别区域的利诱和威胁,忘记了国家行政是不可切割的一体,;而最有用的惯伎,却是绘声绘影,制造大量生活的恐惧。

就像吴俊刚所说的“政治,死地也”,明着虽告诉你选择错误的可怖结果,暗中却不外是要你放弃个人在政治上的权利,因为改变会为你带来死无葬身之地。

大选过去了,如果大家都在庆幸尘埃已落,认为一切归于平静,那么,五年后,可以想象的,车轮还是会依着上次的轨迹,在该翻覆的地方翻覆。

[戈麦斯门] 留下了太多的污点和疑问,从当时的大锣大鼓到今日的草草了局,如此的虎头蛇尾,让人感到太多的蹊跷。

不晓得的新加坡的人民是否有被欺骗的感觉?“阿裕尼集选区”所有选民心头肯定会有重压,在那个决定性的时刻,他们之中是否有人被误导了,从此在良心上留下了沉重的包袱?

在那个时刻,戈麦斯给人的印象不止是个骗子,简直是个大逆不道、万恶不赦的魔头,李资政、李总理、黄内长、杨部长,几乎全体大大小小、有头有脸的人物莫不是杀气腾腾的欲除之而后快,媒体也是长篇大论将戈麦斯的人格贬入谷底,电视更是从复着戈麦斯将表格放入公事包的镜头,像在演绎着恶魔即将出世。

可怜的戈麦斯,他能够说些什么呢?需要道歉的他已经道歉了,对着排天倒海而来的攻势,所有的冤屈和耻辱,都只能是化成委屈和无奈,毕竟原来还是他的疏忽。新加坡的品牌不仅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在民众心里,执政党也有着纪录良好的信誉。这时,一部分选民的心理开始动摇了,戈麦斯的沉默和工人党的未能解释就强调照旧支持戈麦斯,开始形成票房的毒药。

在将戈麦斯骂得体无完肤,淋上满身臭气熏天的尿屎以后,执政党突然偃旗息鼓,将竞选课题转回大选纲要,巧妙的又取得在道德上的加分,工人党变成了困兽犹斗,果然,执政党以全国最低的选票终于护住了“阿裕尼集选区”。

新加坡的国民,尤其是阿裕尼集选区无辜的选民,怎样也不会理解,戈麦斯门的严重性,竟然只是警方的一句严厉警告就销案了事,不只戈麦斯的支持者莫名其土地堂,连执政党的支持者也满头雾水,有人甚至意犹未足,呼吁执政党给与戈麦斯应有的惩罚。

对执政党来说,这当然是一道已经落下来的幕,再掀开来岂不是笨到与自己过不去?从这里看起来,新加坡人的无耻政治和台湾人也不遑多让,甚至是比台湾人优秀、进步,不是吗?不需要有两颗子弹,也没有人需要露出血淋淋的鲔鱼肚皮。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28/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