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3览:172 音乐家的死刑 作者:多话
主题:音乐家的死刑
作者:多话 4:15pm 25/05/2006

音乐家的死刑


17岁的小提琴手施恩溢,今年2月通过竞争激烈的招生考试,被美国著名的科蒂斯音乐学院录取,获颁近20万元的无约奖学金,四年大学课程将于今年9月开学,不过,很可惜的是,因无法获得缓役而上诉至国防部的施恩溢,在昨天接到国防部发出的公函,通知他缓役上诉不成功。

这就等于说施恩溢不只必须放弃到美国求学的机会,而且也让到手的20万元无约奖学金变成了煮熟飞掉的鸭子。其实这些都还不算是问题中心,真正的症结应是新加坡人必须非常审慎理智的考虑如何判断一件事务的价值,并且能够在僵硬的法律条规与人情现实之间找出一个灵活的平衡点,从而达致一个双赢的局面。

因为有陈万荣的例子在先,在敏感的媒体之前,施恩溢的父母肯定得装着笑脸的时候,其心里的辛酸苦楚是笔墨难以形容的。对于施恩溢本身来说,不能够缓役更不啻是宣布了他在音乐道路上继续深造的死刑。

当然,国防部有一条大道理,“如果我们批准申请,对那些把个人抱负和目标暂时抛开,先完成国民服役义务的人是不公平的。”和国防部那些庸碌的官员讨论往往是对牛弹琴,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人性是一个奢侈的要求,他们唯一的责任只不过是负责将青少年训练成杀人的机器或让他们成为敌人的枪靶,除此以外,什么是文学家、艺术家、音乐家、科学家…..对彼等来说都是很抽象的印记。

报国的方式虽然很多,最为有效的似乎是在战场上流血拼搏,我们也在美国的每一次大选看到这样的花边新闻,然而在这里我们却还不需要讨论这样的课题,因为施恩溢只是说“请让我完成学业才回来服役好吗?”

当榴莲壳里头乐声飘飘的时候,在音乐声里头我们感受不到新加坡的灵魂,在那些受重金礼聘而来,在那些为淘金而来的君子淑女身上,我们嗅不到一丝儿相熟的生活气息,我们仅是一群物质上的暴发户,在愚昧的炫耀着满身的铜臭味时,以为凭靠金钱就能附庸风雅的精神废物。

而这些本来都应该没必要发生的,只要我们平心静气,呵护每一支优质的幼苗,照顾每一朵不凡的奇芭,而不是把他们扼杀在发芽的时刻,就像当时针对陈万荣的申请,如果能够变通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里还会有后头的麻烦呢?

当然,国法不能因人而设,然而法律也总是给人留下一条后路,就像死刑犯最后也能够向总统请求赦免一样,我觉得施恩溢和他的父母,现在是向总统陈情请求帮助的时刻了,而我们的尊敬的老总统会以对待一个死刑犯的态度?或者奖励一个未来音乐家的风度来看待施恩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25/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亚洲时报在线 (附上内容) (转载) 5:15pm 27/05/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