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352 早报选读:刘伯松--美国,一个充满恐惧的国家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刘伯松--美国,一个充满恐惧的国家
作者:费言 11:23am 25/05/2006

回应: [政治,死地也],好一句坦诚的说白 作者: 多话 00:53am 25/05/2006



● 刘伯松(蒙特利尔)

  《今日美国》披露,在美国总统布什指示下,国家安全局正在收集美国人民的每一个电话记录。如此措施,在一个号称自由、民主、人权的国家,人民的反应,说来也真令人难以置信!《华盛顿邮报》和ABC电视台的民调显示,60%的人说“好的,那你就听吧!”而《新闻周刊》和《今日美国》的民调结果也有40%愿意放弃隐私权和法律程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今天的美国人作出如此反应?

  美国毕竟是一个非常尊重隐私和自由的国家,连推行国民身份证都遭到反对,现在政府正收集每个美国人的电话,应该引起全国愤怒,群起而攻之才是,怎么却变成顺从的羔羊呢?

  美国人本来给人一种豪放、乐观、进取、自在的印象。不过,他们对其他不利的情绪,似乎总是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反应,尤其是在九一一事件之后,一直被布什和他的班子拉着鼻子走。

  我不敢说我懂得所有答案,但我想,美国人对“外来”不甚明了的东西,如恐怖主义、中国制造、非法移民等等,常常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不安和怨恨情绪。其中最为重要的恐怕是恐惧了。

恐惧是独裁政权的利器

  面对着许多自己无法理解无法控制的恐惧,美国人必须依赖一个强大的政府、强势的总统来给他们一个说法,推行一些措施使他们感到安全。因此,九一一以后,美国每一个在国内或国外剥夺民权和人权的措施,包括违反宪法和国际法的行为,一般美国人不仅不反对,反而欢迎和接受,虽然当前部分美国人已开始质疑政府是否独裁。

  历史证明,恐惧是暴虐和独裁政权的有效工具。如果人民被当权者吓得魂飞魄散、无路可走时,除了全心投靠当权者,恐怕就别无他路了。当年,希特勒正是在恐怖分子燃烧国会大厦后,说服德国国会给予他“暂时性的独裁权力”。

  二战结束后,冷战开始,数十年来,苏联共产主义成为美国的一个大恐惧。国防部、中央情报局和国务院的费用逐渐增加,就是因为“红色恐惧”所造成。但柏林围墙坍塌后,冷战结束,美国一时失去这个红色恐惧。他们必须立即找寻另一个恐惧,不然,国防部、中情局和国务院便不知如何运作,因为联邦权力和预算都依赖它。于是,便来一个所谓“反毒战争”。东南亚或南美洲的一些国家把毒品走私到美国本土,导致美国毒品泛滥,怎不吓坏美国人,尤其是家长们?

  后来便出现萨达姆这个美国高官的朋友和盟友。他从侵略科威特开始,便给美国带来了十多年的恐惧。美国的恐惧在于,这个“新希特勒”可能会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国的恐惧(其实是个大谎言),所以非得把他消灭不可。

  当然,九一一之后,布什和他的班子一面玩弄恐惧,一面扩大总统权力。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恐怕是美国内战以来最大的一次总统权力集中了。

  总之,美国政府让人民相信,恐怖主义分子随时随地会再度袭击美国。所以,不必研读《爱国法》了,执行吧!电脑,查吧!电话,听吧!嫌疑犯,抓吧!美国人民把自由全交给政府,“保护我们吧!”

  同时,美国所恐惧的“新希特勒”不止一个,还有奥萨马(同萨达姆一样,也是美国官员的好友和盟友)、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美国所恐惧的国家还有伊朗、朝鲜、叙利亚、俄罗斯和中国!

  恐惧笼罩着美国大地,恐惧侵入美国人心。美国在1930年代最困难的大萧条时,罗斯福总统对美国人说,最大的恐惧是恐惧本身。而布什总统则相反,恐惧正是他最重要的政治资本,而这也许便是他唯一的资本。

·作者是加拿大学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5/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