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310 旧帖新读:毛寿龙--重视民主政治的制度基础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毛寿龙--重视民主政治的制度基础
作者:费言 09:43am 23/05/2006

回应: 新加坡不一定要作小舢板 作者: 艾维丹 10:07pm 22/05/2006


● 毛寿龙

  7月22日,笔者在《联合早报·众议园》发表《民主化未必就是廉洁化》一文。8月5日,陆锦坤先生发表《民主依然是人民所好》一文,批评笔者似乎将“民主”与“廉洁”混为一体及同个层面来评论,有贬民主之意。

  这一批评是正确的,与片面偏好民主价值的人相比,笔者的确对民主保持一定的警惕,认为民主并不是万能的,缺乏适当制度基础支撑的民主,很可能是腐败的民主。但准确地说,这不是“贬民主之意”,而是“正确对待民主之意”。

  笔者的观点有现实基础:在古代社会,如古希腊的城邦民主,由于缺乏适当的制度基础,民主制度很容易退化为暴民政治。在发达民主国家的早期,由于缺乏相应的制度支撑,民主化也往往难以避免腐败。在当今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尼泊尔,由于政府的权力没有得到适当限制,对市场经济实施高度的政府管制,虽然国家是民主的,但存在着广泛的腐败。这说明,仅仅民主制度并不能解决腐败问题,如果要解决腐败问题,必须要有适当的制度支撑。这一分析的政策含义是,在存在严重腐败的国家,不能仅仅依靠民主化的策略来反腐败。要惩治腐败,建设廉洁的政府,仅仅民主化是不够的,关键是要建设适当的制度平台,来支撑廉洁的民主。

  但这一批评也有不恰当之处,因为民主的价值好是好,但它并不因此而能够否定所有其他价值。在人类社会里,民主是一种价值,它体现了公共事务必须由利益相关人员来集体做出决策。与此同时,人类社会也有自由和平等的价值。自由的价值体现了每个人都有权利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务,任何他人或者公共机构都不能干涉。平等的价值体现了每个人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自由权利,也有平等的参与公共事务管理、公共政策决策的权利。如果过分强调民主的价值,不对多数的权力实施限制,让多数的决定来取代个人对私人事务的决策权利,那么市场经济就会变成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或者高度管制的管制经济。如果过分强调民主的价值,人类社会就会重新出现等级化,任何个人在多数的无限权力面前都将失去保护,失去平等的地位。这样的社会必然是可怕的,也很可能是腐败的。

  这说明,在现代社会里,自由、民主和平等在价值层面有其共同的一面,也有其冲突的一面。如何用足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价值,并使其缓和或者减少冲突,这是现代社会制度设计的问题。这一制度是复杂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宪政法治制度,它是限制公共权力、保障个人自由和平等权利的制度。它确保政府权力是有限的,给市场经济确立广泛的自由空间,给公民解决自身的私人事务以宪法权利的保障,给公民自主治理适当范围的公共事务以宪政法治的保障。在这个意义上,民主的权力也是有限的,其界限就是宪法和法律所界定的规则。

  《民主依然是人民所好》一文认为,“在民主制度下如果官员贪污、不廉洁是较容易被揭发及受法律制裁”。这有一定道理的,但其前提是民主制度有完善的宪政法治制度,有适当的政务公开的制度。美国在19世纪做了很大的制度上的努力,才真正控制住腐败。但当今的印度和尼泊尔,却无法做什么有效的努力,反腐败没有适当的制度支撑,腐败反而得到了制度化,其原因就在于印度和尼泊尔虽然有选举的民主,但其政府权力没有得到适当的限制,其经济是高度管制的,存在着广泛的利用公共权力谋取私人利益的空间。过分中央集权,地方层次缺乏自主治理公共事务的制度;政务不公开等等,也使得反腐败缺乏制度基础。

  的确,就如陆先生所言,“没有一种政治制度能绝对地产生廉洁的政府”,这是正确的。但“个人廉洁的行为,必须通过教育及创造有廉洁价值观的环境来达成”,就未必是对的。因为教育不是万能的,它能够起到一些作用,但通过指望腐败者修身养性自律来反腐败,却是远远不够的。实际上,在任何社会里,能够有机会腐败的人员,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深知腐败的危害。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在行动上趋于腐败。

  陆先生最后做了一个比喻,说“考试制度,虽有一些弊端,但还有什么制度可以取代考试制度,能更公平、公正的评估学生之学习程度?”以此来反问,“现时,还有比民主制度更好的制度吗?”言下之意是,即使民主制度有缺陷,我们也只好认了。在最简单的意义上,这是有道理的。但人类社会是复杂的,衡量学生学习水平的制度也并非只有考试制度,实际上我们为了更加公平、公正地评估学生的学习水平,并没有简单地仅仅依赖考试制度,即使考试制度也正在设计得越来越复杂,并与非考试制度相配套。

  联系到民主制度,我们也可以说任何制度都是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也一样,或许现在还没有任何制度可以取代民主制度,但这不应该是我们的思路,因为无论是价值上、理论上,还是实践上,我们都没有必要在放弃民主制度和选择民主制度之间进行选择。我们没有必要为了选择民主制度而全盘接受民主制度的缺陷,而完全可以在选择民主制度的时候,针对民主制度可能产生的弊端,建设相应的制度安排,给民主制度以适当的制度平台,充分发挥其长处,制约其短处,使民主制度与公民权利、市场经济、有限政府、宪政法治、政务公开、自主治理等制度安排相配套。

  只有这样,民主制度才不会退化为腐败的制度,而民主化也才可能是廉洁化。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研究所所长、行政管理学系主任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3/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