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354 早报选读:何蒙--以史为鉴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何蒙--以史为鉴
作者:费言 2:35pm 22/05/2006

回应: 李资政《学语致用》上海发布“老朋友”李岚清亲自作序 ● 吴新慧(上海特派员) 作者: 冬冬 09:43am 21/05/2006



● 何蒙

  那年那日,我是一个位卑的被边缘化的教师,怯生生去谒见一名长官,请求他考虑给我的学生一份奖学金到台湾念中文系。

  我告诉长官:“这个学生的华文造诣很高,擅长写作,我带来他的文章复印本,敬请过目。他是文艺新苗,值得栽培。”

  长官看了我出示的学生会考成绩单,摇摇头:“不够资格申请。除了华文考到特优外,其他科目刚刚及格而已。”

  我解释道:“他是华校生,上初院三个月,政府就宣布把教学媒介语改成英文,并且立刻实行。许多华校生拼死命去读,还是无法与英校生较量。”

  我还实话实说:“政策改变得太急剧,华校生都措手不及。这次的会考是很不公平的,他们都垫在英校生的底下,成为牺牲品。”

  长官无动于衷,淡淡然道:“在任何制度改变的过程中,总要付出代价,也会有些人被牺牲掉的。”

  长官这句话,就此烙印在我的心版上,扎痛我的心房,那种痛楚永远挥之不去。而这桩事情也永远尘封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未曾向学生透露过。

  近日,读了卓梅华同学的《一个华校生的回顾与期盼》以及潘正镭先生的《爝火》后,前尘往事,又涌上了心头。

  那次教改让华文大学,也让华校生走进历史,连同他们背负着的沉重文化包袱都一起埋藏了。教改宛若一道闪电,在白云悠悠的万里晴空狠狠地划过之后,竟不会引起雷鸣巨响,没有狂风暴雨。闪电过后,大地一片哑然,显得特别宁静,因为造物者主宰一切,众生有怨但不敢怒,默默承受命运的安排。

  记得新制度宣布翌日,学院里除了修读历史与华文的文科学生还可以用华文念这两科外,其他科目都改弦易辙,用英文教,用英文考试作答。可怜的华校生读得凄凄惨惨戚戚,仍然是一筹莫展,不见起色。英文稍好的侥幸挤进大学窄门,被淘汰出局的到底有多少却无人理会。在中学的华校生也是如此难捱难过,跨不上高中门槛者大有其人。

  我曾这么胡想,假如时势倒反,情境对换,中国是当时的世界经济龙头,英美是贫穷落后,华文会是教学媒介,华校生会是时代宠儿吗?被牺牲的又将是谁呢?

  坦白说,我们都不愿看到任何人被牺牲在某种不合理的制度下。有道是:人民是国家最宝贵的资产,他们是国家的建设者。要塑造国家的美好未来,就必须培养今日的每个国民,培养就要从教育开始。但教育不是儿戏,不应该因为一两个人的看法就立刻进行改革。因为教育制度的改革不仅影响当届学子,还关系到改制前后的无数学生的一生。因此,制度可以改,但不可朝令夕改,变化无度。

  蓦然回首,那些华校生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生活磨砺他们,也锻炼考验他们。但生活是否也抚平了他们的伤痕,我不知道。我只希望,历史是一面镜子,照着过去的不平与悲怆;但镜子更应该检视今日。以史为鉴,是至理名言。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2/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