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2览:319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作者:李客星
主题: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作者:李客星 1:43pm 20/05/2006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们先来一段这样的前提:

“新加坡人大致都抱持这样的理念,即认同人民行动党执掌国家管理权的同时,也希望国会里有更多元的观点和声音,对体制的运作、政策的制定,积极发挥监督和制衡的作用,并更有效地反映人民的心声。”

    天严孟达说:

“选民不喜欢政府把翻新和选票挂钩这一套,甚至觉得听了很讨人厌,并对后港和波东巴西选民拒绝总值1亿8000万元的‘诱惑’喝彩鼓掌时,人们的心里头事实上是认为政府什么时候都有能力在选区敲敲打打,这里除旧,那里翻新,似乎都没有想到‘花无百日好’,在国家的日子好时,选民不屑‘翻新的诱惑’,一旦日子不好时,选民求政府给予翻新,政府未必办得到,政府到时反而担心组屋翻新成为选民在大选中的诉求。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政府有能力给你的时候,你不要,当你要时,政府却未必拿得出来。”

    论就来了:新加坡人不是不喜欢现政府,也不是上届的政府做错什么,恰恰是做得太好,使国民太安逸,静极思动,吃饱没事干—想找刺激,所以搞东搞西。民主觉醒?没有,没有这回事!总有一天,人们还是要回归‘功利’的主轴。

    天蔡老大和曾昭鹏都不约而同地写‘新媒体’,就是我称为‘独立新闻在线’的现象。蔡老大至少说出一点真相:

“从选民角度看,大选的另一个分水岭作用,是电脑科技发挥的网络效应。科技和创意在选举期间发挥了影响力,政党和传统媒体似乎没有很好地感受到,但显然经此一役,新科技成了左右选举动向的媒体分水岭。”

    是我对他的标题却很有意见。他称之为《网络上的‘反对党情结’》,目的是要狭隘化这种自发的民主运动,正如他自己所讲的“由于执政党候选人和助选员的言论基本上在主流媒体都可以看到,因此网上流传的更多是关于反对党的种种看法。”——特别是‘助选员’这个词更是可圈可点。

    外他又说网络有‘匿名遮荫的方便’,对于这个新造的成语,我很想给他一个F9;‘遮荫’何义?至于匿名则是基于现实的需要:这是一场势力悬殊的斗争,难道把白净的颈项伸出去送死吗?你们自己不就是放了真姓名才常常言不由衷,支吾其词吗?如果蔡、曾二位高人的预测准确的话,这些匿名的名,可能10年后,都是新加坡有头有脸的人物。

    昭鹏写道:

“20XX年,我国第N届大选的竞选期间。桌上电脑的中央处理器还保留着彻夜操作的温热。酷爱互联网的一名选民一觉醒来,梳洗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启动电脑,开始浏览及阅读各个博客(blog)网站的最新消息,每当看到引起个人共鸣或反对的部分,就会将个人意见传载上网。他活跃于网络博客社群,每天工余利用好几个小时和网友互通小道消息、发表个人看法及制作调侃政治的音讯播客(podcast)和录像。在信息自由通畅而且言论近乎百无禁忌的互联网世界,谁还需要传统媒体?”

    必20XX年呢?2006年已经是啦!他还特地加了一条狗尾:“以上所描述的当然只是一个虚构的未来情境,所设想的现实情况最终不一定会发生。”和蔡老大把网络局限在‘新新人类和电脑族’几乎异曲同工。

    们把已经发生的事透射在远处和未来,把应该检讨的事物,解释成是自己太好,宠坏人民,养大他们的胃口;就好像现今还有人要利用‘戈麦斯’的余烬,来反证人民是盲目、被动、情绪化的,大呼‘骗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走了。

    穿了,是一种彻头彻尾的Denial,也就是逃避,因此创造出‘国情有别’的新加坡文明。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