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编选文章
02览:254 民主选举,是一种学习过程 作者:费言
主题:民主选举,是一种学习过程
作者:费言 11:22am 08/05/2006

回应: 马后炮 作者: 多话 00:28am 08/05/2006


民主选举与政治参与,是一种社会成熟与进步的学习过程,有时不必太在意政权分肥和选举结果。

如果不是要利用政权来搜刮个人财富,极端玩弄达到个人野心,其实,什么人当政,什么政权在台上,都只是暂时的管理委托,这并不可能是什么你死我活的“大事”或者剧变,这就是民主选举里面,多党竞争,轮流分权的优点了。

与独裁统治,一党专政对比,政权的更替往往需要以大规模的国家瓦解,社会流血付出代价,这就是民主选举较其他政体的更为可取之处。

对于参与竞选的人或者投选的人,从学习上都是一样的。无论对于一位在台下听演讲的选民,还是一位高呼口号的候选人;对于有权有势的执政党,还是无权无势的反对党;这对于宏茂桥集选区那个24岁的反对党丫头候选人,一参加选举就要和戈麦斯到警察局进进出出,或者已经参与政治60年的李资政,82岁了还需要以嘶哑的声音指责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子是骗子;这都是一种经验和学习过程,大家都在学习一种民主社会政治中不可或缺的,合理处理和分配政权的一种过程。

把大选搞成一种你死我活的恶斗,或者是不择手段的政权争夺肮脏游戏,这根本就是对民主选举精神的严重歪曲和反讽。在民主意识较不成熟的亚洲社会,对于政权的民主获取,往往有过度的期望,过度的执着和热情,这才造成出现许多不择手段的收卖选票,选票作假,玩弄选举臭招的肮脏选举现象,但这往往也是一种民主选举进步中,无法避免的前进过程。

随着社会民智的提高,国际交流频繁,通讯发达而资讯透明,无论那一方使用了肮脏手段,任何不正当,不公平,不道德,都会昭然若揭,而在下次来临的选举中,都得付出代价,结果会为广大选民所彻底唾弃而失掉政权。除非,当权派彻底玩臭,搞军事政变统治,社会回到了原始原点,国家社会却要为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今日的缅甸和过去的印尼,就是这种典型军事推翻民选的枪杆子统治模式。

亚洲社会的民智不成熟,无论政党和社会的民主意识水平都有待提高,民主选举中出现的典型毛病,例如政党以利益和金钱收买选票,威迫利诱或恐吓选民候选人,什至谋杀民选代表,玩弄肮脏手段在大选中取胜,在民主选举发展过程中,这是常见不怪而不可取的现象。

社会总是会发展会进步的,民主选举就是让人人都有自由的政治参与权力,有心参与政权获取的参与者,无论是执政方或者在野方,自然而然应该自我要求在诚信和光明正大上去取得民心。在野方如果不择手段,不努力去做些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工作,整天胡乱去搞被打压的悲情来获取廉价同情,搞多几次人心就麻痹了,就缺乏广告效益了。执政方,如果不知自爱,成天利用权势之便,不公正不道德,滥权去搞金钱收买,利益输送,什至滥权利用国家机器来达到打压恐吓反对方合法合理的活动与诉求;社会是透明的,民心是开放的,在这种年代,很快也得付出失尽民心,落得耻辱下台的命运。

除非,民主选举是被武力操控的,回到了原始部落时代(这在非洲和南美很普遍)。民心,就像流水,操控起来实在不容易。当平衡民心的水平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反转了,盆里的水,会毫不客气地流到对方的盆里去。

民心,有时是不容易收买的,1.8亿的钞票,还收买不了两个反对党区里面的几万个选民。民心,有时是不可轻悔轻藐的,泰国达信首相就是太过跋扈,太过自信而失掉政权的。

大选过去了,无论你是手中有权的政府,还是手中无权的选民,无论你是80岁的政治元老,还是24岁的丫头候选人,学习的过程还在不断进行中,如果我们得靠这种民主方式维持社会的生存共处和国家管理,我们就不可以那么没有要求,没有长进。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8/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