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99 早报选读:刘培芳-拜票、爱你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刘培芳-拜票、爱你
作者:李客星 11:42am 04/05/2006

刘培芳-拜票、爱你

● 刘培芳

  大选当前,看到中文媒体终于采用“拜票”这个新词汇,我发出会心微笑。

  多年前到台湾旅行的时候,刚巧遇到那里的地方选举,正如火如荼进行。某夜我在中部某城逛热闹的街市,突然间声势浩大的竞选浪潮开到,大批大批支持者簇拥着候选人,扩音机发出噪耳的音响:某某某来扫街拜票了!

  “扫街拜票”?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觉得真是十分有趣、贴切而传神,不得不佩服台湾人创造新词汇的智慧与创意。

  扫街,不是真的拿着扫帚扫街上垃圾(从前曾经当过曼谷市长的詹龙倒确确实实是手执扫帚扫街的,说是清洁市容,也扫除贪污),但看那汹涌澎湃的助选大潮,那密集奔忙的脚步踏遍街巷,确是与扫街无异。

  拜票,这是台湾激烈跃动的竞选文化所衍生出来的竞选术语,很有特色。那时我想,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和选举文化,是不会接受这个用词的。

  多年来,我们这里习惯上都只用“访问选民”。因为“拜”,多少含有“求”的隐喻,拜托你赐我一票。这一拜一赐之间,便蕴涵了主仆关系——在大选非常时期,选民是主人,我喜欢你就会赐你一票,你想得票就得来拜我。

  因此,与选民握手致意,说好听的话,抱抱小孩亲亲脸,讲方言唱拼赢抖笑话,都被视为恳求赐票的姿态。老百姓难得只有在这样五年一次的非常时期里,才能惬意满怀亲睹如此热闹好看的政治秀。

  “拜票”终于来到岛国,时代和观念都改变了,非常时期总会有多一些煽情。而曾几何时,流行文化也在不知不觉中渗入竞选氛围中,带来缕缕轻松喜气,也冲淡不少你死我活的争战戾气和火药味。在东方传统文化教养中不轻易说出口的“爱”字,如今竟前所未见地,在选民与候选人互动交流的语境中缓缓传送着。我爱你” ——候选人对选民比手语,“我们爱你”——选民对候选人喊话,这不都是近年来“粉丝”们塑造的粉丝文化所催生来的感染力和锐不可当的效应吗?

  好些过去从未在政治选举中行使投票权的年轻“粉丝”,早已在近年接二连三的电视偶像节目的观众投选活动中扮演了选民的角色。到底偶像竞赛的观众投选行为对政治角逐会产生何种意义和影响?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硕士或博士论文研究课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4/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