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189 早报选读:李慧玲--怀念不要歌颂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怀念不要歌颂
作者:费言 5:49pm 21/05/2006

回应: 旧帖新读:纪念文革40周年。。。 作者: 费言 09:33am 18/05/2006



● 李慧玲

  大选期间,收到一封简短的电邮,邮件末了提了一句关于孟二冬已然病逝的消息。我心中微微一震,原来想在工作完毕后覆信,但是凌晨二三点,对着电邮,竟然感觉精疲力竭。

  我跟孟二冬只见过一次面,也没有说得上话。他是袁老师的弟子。准备到日本讲课,临行前和妻子上老师家去时,我正好到老师家里玩儿。但是我早听说他的名字,大学三年级袁老师来岛国当客座教授时,发过一篇孟二冬写的文章给我们作参考资料。我记住了这个特别的名字,跟袁老师提起时,才知道孟二冬是他的学生,是北大中文系治学严谨、教学认真的中青年学者。

  去年,我从北京调回岛国前,又约了到袁老师家去玩儿,当时在电话里听到袁老师说起孟二冬在北大医院进行首次手术治疗,手术进行了近20个小时的事。他为了支持西部教育,三月份到新疆石河子大学讲学,讲到嗓子沙哑时,他以为是咽炎,坚持每天上课,可是嗓子沙哑一天比一天厉害。他看过大夫,每天打针吃药,课还是去上,但是课堂上声音越来越微弱,后来不得不用麦克风。就这样到四月份把课讲完,到校医院诊断孟二冬才发现,气管被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恶性肿瘤挤压着,使他难以发声;挤压着他的食管,使他难以下咽。孟二冬后来是被紧急送回北京。

  袁老师忧心忡忡。后来我到他家去,他跟我说了孟二冬多年来生活的俭朴,因为疼惜,言语间还有些许怪孟二冬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意思,又转而嘱我不要只顾工作忽略健康。老师拿出孟二冬用了7年时间,终于完成100多万字的《登科记考补正》给我看,称赞那是扎扎实实用了第一手资料的研究成果。

  我听着袁老师讲述关于孟二冬从拜师、做学问和当老师的事,将它们放在近几年来人们着眼的中国经济发展、社会变化迅速的背景底下,想想自己经常接触到的那些已经深谙市场经济规律、忙着在一个改变的世界中捞取利益的中国人。我们忙着记录和颂扬的是那些攀登富豪榜上的人,他们叫做在创造时代。《登科记考》是什么?能带来多少经济效益?能怎样让著者很快地在大众媒体中成名吗?孟二冬不到50岁,勤恳教学,待人以德,经得起寂寞,在这世道中算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物吗?是怎样的土壤,才能继续造就这样"清正刚毅"、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学者。

  我在袁老师家,他与人通电话时,听出大概是袁老师的其他弟子和北大一些师生,正安排轮流到医院照顾孟二冬。那种感觉像是柔性温暖中带有坚硬的义气,而我走出蓝旗营回到城里,回到现实里,似乎也就难找到这种感觉了。

  今年二月,我看网上的中国新闻时,看到有关部门举办孟二冬事迹报告会的消息,一篇篇学生同事对他如何认真授课治学的回忆文章。那些文章里写的孟二冬,就跟我听说到的孟二冬一样。

  但是不知怎的,我看到那些新闻和特写时,马上想到的是任长霞。任长霞是我驻京时被歌颂得剧烈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女局长,在一次案件侦察工作后遇车祸去世。在京期间看惯了新闻联播铺天盖地地宣传某个典型党员的先进事迹、在工作岗位上的鞠躬尽瘁。报道越多,越让我们许多中国朋友充耳不闻,纯粹当作宣传。有时电视上受访者追忆着英雄事迹,说得泪如雨下,电视机前友人无动于衷,甚至对讴歌的完美无暇英雄存在根本的怀疑:那说的是一个人吗?或许过多的组织和雕琢,使政治动机掩盖了朴实的真情。

  孟二冬在那些的领导的赞语中,成了一个"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的老师,而"向孟二冬同志学习",对于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战略意义"。

(作者为本报采访主任)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1/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