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11 早报选读:吴俊刚--一党主流面对的挑战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俊刚--一党主流面对的挑战
作者:费言 11:40am 12/05/2006

回应: 早报选读:王昌伟--我的选择,由谁决定? 作者: 费言 2:46pm 09/05/2006


● 吴俊刚

  行动党历届大选的得票率在1968年达到空前的高点86.7%。那是新加坡独立后的第一次大选,因之前社阵13名议员在李绍祖带领下,先是退出国会,走上街头斗争,继而又杯葛大选,因此行动党几乎没有对手,而社阵从此也遭到选民的唾弃,新加坡国会由此也出现了长时间的行动党一党独大的局面。

  执政党充分利用了这种特有的优势,使行动党发展成了近乎一股政治运动,在全国的基础上网罗人才,并占据了政治主流。在实行议会民主制度的国度里,这实在是罕见的。

  进入1970年代,1972、1976两届大选,行动党的得票率分别为70.5%和74.1%。1980年大选,行动党得票率回升到77.7%。但从此之后,似乎民心便开始思变了。1981年安顺补选,工人党的惹耶勒南胜出。1984年,也就是笔者参选的那一年,行动党得票率下降到64.8%。1988年又下滑到63.2%。

  1991年,吴作栋继任总理,举行了闪电大选,得票率仅为61%。1997大选回升到65%。2001年,遇上了九一一事件和经济严重衰退,行动党得票率飙高到75.3%。

  从行动党的这些得票率来看,1968年和2001年两届大选是两个突出的特例,但它们其实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新加坡正处于严重的内忧外患。1968年,是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后的第一届大选,人民危机感深重;2001则是恐怖主义和经济严重衰退的威胁,同样激起人们的危机感,加强了整体的凝聚力。

  除开这两届特例,其他各届大选结果显示,选民对行动党的认可程度在1970年代还能保持在70%以上的高水平,进入1980年代后,就一直都徘徊在65%左右。

  长时期维持超过70%的得票率,甚或是65%以上的得票率,在其他实行多党制议会制的国家其实是很少见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1960年代之后,反对党一直积弱不振,也始终无法吸引高素质的人才加入它的行列。反之,行动党则在全国的基础上,不断地网罗人才,进行了在别的地方罕见的自我更新,巩固它所占据的主流地位。

  

行动党自我更新  

  

  在没有强大对手竞争的情况下,行动党的自我更新,在每届大选引进大批新血的做法,显示它充分意识到没有竞争的坏处,进行主动的自我新陈代谢,是刺激行动党团队时刻保持警觉性的不可或缺的做法。

  人都有一种喜新厌旧的心理,在政治上也不例外。行动党大批引进新血,也是为了获得大多数新选民的认同,避免老化和与民众脱节。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难观察到,真正的竞争所能产生的作用是无法取代的。在一些长期没有竞选的选区,竞选机器长时间处于休眠状态,肯定是要生锈的。战斗人员也难免会萌生某种程度的懈怠心理。我们看章回小说,就会看到古代的战将往往因长期没有骑马参加战役而慨叹屁股上的肉又长多了。

  在新加坡,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在长时间没有竞选的选区,选民也开始产生没有机会投票的怨怼心理。他们想要行使投票权,他们想看到竞争。危机使人团结,危机一过,人心便开始思变,这似乎是一条无可避免的群体行为规律。长时间的稳定,更容易使人向往和追求多样化和更大的自由空间。对占据政治主流的行动党而言,这自然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有竞争是有好处的,这点没有人可以否认。问题是怎样的竞争?一路来,行动党也不是完全没有面对竞争,确切的说是对手太弱,造成实力悬殊的局面,选民因此也难有什么选择。强弱分明,自然是选强的。这并不是什么由上而下的选择,也不是政府告诉人民要这么选或那么选。

  有些人,或者说不少人很向往西方式的两党制,这是不奇怪的。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英文教育的必然结果,一切以西方为准,以西方为优。你说必须考虑国情,他说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们就不可以。你举出值得叫人警惕的坏例子,他就举出好例子。别人可以实行两党制,为什么新加坡不可以?为什么一定要拿台湾、菲律宾、泰国这样的坏例子来说,为什么不拿欧美的好例子来说?总之,他们看到的总是美好的一面,而且相信新加坡也能依样画葫芦。

  

新加坡只是小舢板  

  

  是这样吗?我不敢说。李光耀政策学院院长纪梭用航空母舰和小舢板来比喻美国和新加坡的不同。我觉得很贴切。在一艘航空母舰上,战机可以自由起落,自由的空间实在大!在那样大的空间里,两批人一直在玩着永无休止的拔河游戏,有时这边胜了,有时另一边赢了,大家东倒西歪,航空母舰仍旧是稳如泰山。

  比新加坡大一点的台湾也玩起了这样的政治游戏,结果是族群分裂,经济不振。菲律宾、泰国也玩起这样的游戏,结果又如何?在小舢板上也想玩这样的游戏,我不知其可也!说新加坡人例外,整体上比台湾人聪明(至少李敖就不认同),比菲律宾人和泰国人厉害?我也不敢说。除非你说新加坡人个个都像金庸的武侠小说里的人物一样,人人身怀绝技,轻功一流,舢板翻了还可以使出“蜻蜓点水”,“一苇渡江”,身轻如燕,在海上飞来飞去。

  若不能,我觉得一党主流还是比较好的,是比较符合小国国情的。值得思考的,是在西风西雨的吹袭下,执政党今后要如何去说服大多数选民,继续认同这个新加坡的政治的模式,并在现有的基础上强化这个模式。新加坡政治并非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管理市镇理事会,管理组屋的维修,电梯的翻新,或是处理所谓的民生课题。新加坡的政治关系新加坡整体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生存力,有没有办法在国际上吃得开,有没有办法在外交上纵横捭阖,不断扩大我们的生存空间,保障我们的稳定和安全。

  这就是我们必须考虑的国情。如果新加坡有泰国、菲律宾或台湾那么大,也许我们就不必再考虑这些,我们同样可以在国会里玩政治的拔河游戏,我们可以分成“白营”和“蓝营”,让老百姓跟着政党政治疯狂,让好男好女纷纷出国当女佣,当建筑工人可也。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们不妨套用来说,政治不是纸上谈兵。新加坡终究还是必须走自己的政治道路。如何继续说服大多数选民认识这一点,认同这一点,如何继续占据主流,也许将是执政党今后的最大挑战。

  *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2/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