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316 早报选读:卓梅华--一个华校生的回顾与期盼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卓梅华--一个华校生的回顾与期盼
作者:费言 11:38am 12/05/2006



● 卓梅华

  行动党的新秀傅海燕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数次提到华校生于19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事隔二十多年,我以为华校生当年的沧桑史已经被人遗忘,更不会有人公开地讨论它。我是海燕的中学同学,高中时又念同一所初级学院,所以对有关的报道特别留意。而今读了她的一席访谈,倒勾起了不少回忆。

  想当年,物理、化学和生物的教学媒介语,在没有预告和解释的情况下突然转换为英语。在那样急剧改变的教育制度下,连基本英语会话都有困难的老师被迫以生硬的英语教学。学生们则无可奈何地把原来的华文课本放在一旁,啃读满是鸡肠文的课本。

  当时,只有极为少数英文根底好的同学可以应付裕如,绝大部分的学生根本不能应付。我们那一届的学生刚好是会考班,所以首当其冲。家庭环境比较富裕的同学都纷纷请补习老师恶补,经济能力差的学生只能自修。

  老师们所能想到的权宜之计,就是允许我们继续以华文做答,并鼓励我们报考本地普通O水准考试,而非英国剑桥考试。结果,许多原本成绩优越的同学在这番折腾下考出差强人意的成绩。

  上了高中后,情况变得更糟。除了文科班,其他的科系都一概以英语教学。另一方面,国立大学的入学资格有了新的要求:华校生的英文程度必须达到英国剑桥O水准。结果,许多华校生虽然有骄人的A水准成绩,但因为英文不合格而被拒于国大的门外。当时华校生的出路除了重修高中课程,转读工艺学院或出国深造外,就是索性辍学就业。一个教育政策的改变影响了许多人的命运和未来。

  当年的华校生就有如无助的虾苗。当涨潮的时候,它们被带到浅滩,潮退后就被搁浅在滩上,任凭风吹雨淋、自生自灭。幸运的就被潮汐带走回到大海,顺应整个潮汐的涨落。

  二十多年后,那些先天、后天条件优越的华校生成了大龙头,大到可以吞下鱼头,并被冠上“双文化人”的光环。有些则凭着锲而不舍的毅力,排除万难,在企业界、文教界、传媒、工商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但那毕竟占了少数,绝大部分的华校生为了生存而从事与自己志趣、才智相违背的职业,成了郁郁不得志的一群。他们之中,有些收入微薄,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在裁员与外包声中,这些只会讲华语的社群往往首当其冲。

  撰写此文,无非是希望类似的错误不必再上演,也希望成了“大龙头”的海燕可以为这群曾经被歧视、被边缘化的华语社群做一些事,特别是低收入的“小虾米”。

* 作者是电脑资讯经理,任职金融界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2/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