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53 早报选读:彭飞--崇祯死弯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彭飞--崇祯死弯
作者:费言 3:19pm 10/05/2006

回应: 早报选读:王昌伟--我的选择,由谁决定? 作者: 费言 2:46pm 09/05/2006



● 彭飞

  游北京故宫两度爬登景山,第一次是冬季,气喘吁吁停停走走了好一段路,后头赶上的几个年轻人嘴里嘀咕着:“还不就是棵老槐树嘛,吊死个皇帝老儿有啥稀罕?费那么大的劲瞧这么一眼,真划不来!”闻言悚然一惊,连忙回头遥望低头走过的那一棵干瘦不出奇的老树,四百年前的崇祯幽魂仿佛仍在寒风中飘荡,阴森而悲凉,竟没有勇气趋前凭吊。

  第二度上景山是多年后的夏天,特地放慢脚步来到槐树旁,不起眼的牌子写着“崇祯吊死煤山处”。北京街头的槐花都在盛放,素白花瓣溢出清香,这老槐树却只是疏疏落落的绿,叶色惨淡,被诅咒般斜伸着枝桠。1644年哪个春天,仓皇辞庙的朱明末代皇帝崇祯踉跄奔上煤山,悬树自尽时,他是否面向雕栏玉砌的宫殿楼阁?而绝望的眼神里是否映现烽烟四起的无限江山?

  背向老槐树俯瞰金碧辉煌的故宫,修缮过的屋顶闪着耀眼黄光,四百年过去了,这仍是四平八稳的专制架构,革命与改朝换代,打了江山之后依然要坐江山。

  初次接触崇祯是阅读金庸的《碧血剑》,袁崇焕之子袁承志仗剑入宫,欲刺杀崇祯报杀父深仇。小说家笔下的崇祯:“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面目清秀,……两边脸颊都凹陷进去,须边已有不少白发,眼中满是红丝,神色甚是憔悴……做皇帝只是受罪,心里一点也不快活!”

  读史印象中亡国君王总是昏庸残暴,仔细翻查崇祯资料,却发现他不仅不是昏君,而恰恰是励精图治的明君,几乎成了明代的中兴之主。

  崇祯17岁登基,执政之初韬光养晦,以怀柔麻痹权臣,待政权根基稳固,采取霹雳手段处决魏忠贤集团,举国欢腾,都以为大明中兴有望。史书记载,崇祯勤俭自律,清心寡欲,勤勉贤能超越明朝历代皇帝。当政十七年,宫中没有进行过任何营建,吃穿俱不讲究。自明神宗以来每月需饭费万余金,而崇祯下令节俭,仅存以前的百分之一;他还将皇帝穿衣一日一换的惯例改为每月一换;宫中的金银器具皆改用陶器。为他讲课的大臣甚至看到过他的衬衣袖口磨烂,吊着线头。

  然而,由明君沦为“独夫”与“寡人”,却似乎是历史常态。年轻崇祯成功扫除前朝巨恶,剔去百姓肉中刺,朝野震动,溢美谀辞涌现,竞相追捧,在一片“英明神武”唱颂中渐渐双脚离地,趋向刚愎自用。此后小人佞臣围绕身边,不断强化他“天纵英明”的自我感觉,忠言开始刺耳,忠臣则遭千刀万剐。

  名列“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之一的吴思,在《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书中以“崇祯死弯”总结其亡国经验。年轻天子求治太切,欠缺深思熟虑,面对国内乱兵四起,决定增税剿匪。税收猛增,军力增强,甚至拥有傲视当世的大炮,遏制了乱匪势头。但增税导致农民破产,更多人被逼造反,于是一再增税剿匪。如此恶性循环,终于导致“崇祯死弯”,势力悬殊的博弈,总随着强者的自我崩解,形势顿时逆转,把一个王朝送上绝路。

  明末清初大思想家顾炎武曾总结明亡教训,他说,亡国与亡天下有分,亡国只是君王姓氏的转换和朝代的更替,而亡天下则是整个社会风尚的没落与沦丧。其实,亡国者必先亡天下,明代自朱元璋以严刑峻法整治天下,厉行专制独裁,对社会文化的摧残破坏极其彻底。后续者则以劣政诱发贪婪,全民短视地求功逐利,人人挥着铲子挖开大厦基石,崇祯接收的其实已是摇摇欲坠的危楼。回天英才百年难遇,面对朽坏天下,多方苦苦挣扎,前方等着的是煤山那棵在风中幽幽叹息的槐树。

  那年夏天,徘徊老槐树前良久。据说这槐树并不老,原树已在文革期间被革命小将当“四旧”除去了,新树依然歪着脖子,斜看着山脚下不断修缮的宫殿和缅怀盛世的游人,和那一块叫人落泪的弯角。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