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081 早报选读:黄世泽--透过博客看新加坡大选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黄世泽--透过博客看新加坡大选
作者:费言 11:36am 08/05/2006



● 黄世泽

  多年来,笔者对南洋政治兴趣甚浓。可惜的是,2006年新加坡大选,由于公务繁忙,再一次无缘亲自到新加坡观战。不过,互联网和数码科技有了长足的进步,笔者透过互联网,能够掌握和观察更多。以往隔着一个南中国海所看不到的东西,现在都能历历在目。

  笔者今年在自己的博客中,分析今年新加坡大选。

  本来博客内的文字是写给香港人看,让香港人,乃至日后香港的学生可以更了解这个国家。但越近选举日,有更多新加坡人涌进我的博客,甚至向我反映了不少他们对选举、国家发展的看法,也提供了不少网页,提供了大量宝贵的研究材料。

  以下是笔者作为一个外国人,透过博客上的观察,所看到的2006年新加坡大选。

民众对生活的焦虑

  在博客上搜集到的资料中,最令笔者印象深刻是工人党群众大会万人空巷的情况。不要说在新加坡,就算在香港,选举期间有数万人在空地参与群众大会也是很罕见的现象。

  笔者在网上的相片看到,工人党在后港单选区、宏茂桥集选区以至阿裕尼集选区的群众大会,参与的人都挤得水泄不通。上一次笔者遇到类似的场景,应该是在台北观察台湾总统大选。

  诚然如吴作栋资政所言,群众大会的气势未必真的换成选举上的胜利,工人党终究在阿裕尼输了,但问题是,为何工人党的群众大会会这么多人参加。

  而工人党纵使受到戈麦斯事件的困扰,仍在阿裕尼是取得了四成三的选票;被戏称为“敢死队”的宏茂桥工人党候选人,都取得了三成多的选票。

  人民行动党的高层,不是该想到底新加坡发生了什么事吗?

  透过各大网上论坛,笔者发现很多在网上发言、批评行动党的人,都对生活上遇到的困境,包括各类加费,未来就业前途等实实在在的问题感到担忧,他们希望执政党能够给他们一个好的答案。

  但选举的前段,执政党谈得最多是戈麦斯,这令这批焦虑的民众很失望。照我看,这是人们把票投给反对党的理由。

  当然,新加坡民众这次也是很有智慧,工人党和民主联盟能够排出比较好的候选人,得票率亦相对地高。相反地,民主党的得票很低,这与徐顺全口不择言的作风很有关系。选民抗议归抗议,但不会对胡言乱语的人加以附和。

  总理李显龙只能在宏茂桥取得六成多的支持,这不是一点预兆也看不到。除了增长配套外,行动党能否在可见的将来解决这批选民的焦虑,这就是决定下届大选成绩的重要因素。

工人党的创业精神

  这次在互联网上,工人党得到的评价都不错,除了大家对戈麦斯有点保留,网民对工人党派出的候选人阵容大致上是满意的。

  笔者想指出的是,刘程强除了找到有水准的候选人,他的创业精神不只是反对党日后应走的方向,也是新加坡要建立创业精神、企业精神的一种典范。

  刘程强找了几名三十多岁的候选人挑战李显龙总理的团队,其实这是一次很好的曝光机会。如果是在香港,早有一批人争着要挑战“宏茂桥”,但香港的政党却不会让三十多岁的党员作出这种对巨人的挑战:这才令香港民主党出现少壮派出走的问题。

  刘程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这批年青人挑战李显龙,结果一批年青人在过程中得到了磨炼。而这种精神,正是李光耀在1965年把新加坡这个烂摊子接过来的精神。

  创业精神其中一点很重要的特质,就是有向着不可知、甚至明知成功不大的机会挑战的勇气。美国人一向都很有这种勇气。

  新加坡近年都缺乏这种故事去让大家学习。这次“敢死队”输了,但他们示范了创业者是怎样起步的。如果他们继续努力,不难成为很好的新加坡故事。

  除了派出强大阵容来硬攻阿裕尼,刘程强在这次大选中的重要性,是他显露了负责任反对派领袖的格局。

  作为一个外国人,笔者尊重新加坡人的选择。但作为一个南洋政治研究者,把我所见所闻回馈新加坡,也是一种应有的礼貌。

  笔者希望行动党就算赢,也能虚心聆听三成多投了反对派选民的心声,以及他们的忧虑。而反对党输了也好,如果他们的一些作为能够成为新加坡人的学习典范,我们亦应对他们给予掌声。

*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兼职讲师


回应旧帖: 民主选举,是一种学习过程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8/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