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2览:018 欲加之罪,何患无罪? 作者:多话
主题:欲加之罪,何患无罪?
作者:多话 00:55am 13/05/2006

回应: 冬叔,你是最笨的新加坡人。。。。 作者: 费言 11:30am 12/05/2006

不懂得为什么,一提起戈麦斯我就想起杜莱,连带也就想起了好久都未曾听人说起“吉宁子生意难做”这句话。虽然如此,这些带有贬义的想头,竟然未能够让我在对戈麦斯的印象中抹上一丝儿污点,因为相较起执政党操纵选举制度的手段,这样有似顽童在恶作剧的手法,简直是太过小儿科了。

每一个有理智的新加坡人都应该明白现阶段没有丝毫理由必须拒绝PAP组织政府,因为大体上来说,四十年来执政党与新加坡人民风雨同舟,从旱天是沙尘,雨天就泥泞的黄土路到四通八达的柏油路;从以亚答叶、锌版为屋顶的木屋到现代化的组屋;从酱油和粥就能够算是一餐到丰衣足食;还有那远近驰名的一流的机场,数一数二的海港码头,舒适方便的地铁,人民和政府同心协力用汗水和真情建立起来的互信可以像钢铁一样坚固。

可惜的是80年代以后,当一些真正用心为人民服务的人逐渐淡出政治舞台后,执政党作茧自缚,在长期压制政治下的后果使人们对政治相形的冷淡,不仅反对党没落不振,执政党也后续无人。在动则得咎的环境之下,人们对政治的恐惧变成对政治的憎恶,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洁身自爱,大家都闷声大发财的结果,就形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现象,执政党开始到处请人喝茶。

当然,能够被看上而请喝茶的人非同小可,都是在事业上所成就吃惯花生米的高收入群体,为了诱使这些平时或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进入政治圈子,高薪养廉已不足够,政府开始了所谓与私人企业界最高收入挂钩的薪金制,形成了全世界另一个独特无二的现象,区区四百万人口的新加坡政府内阁,总理、部长的薪水比起世界第一经济体、独霸全球、拥有2亿多人口的美国总统超出不只一倍,说到这儿,新加坡人应该庆幸、或许是应该祈祷让比尔、盖茨和索罗斯等人才千万别出现在新加坡,不然的话,就算是将消费税加到20%可能都还不起内阁的薪水。

哦,对不起,明知道罔文不能长,文章长一点人都不看了,我的意思本来是以为精英治国后,这些来自企业、商业的养尊处优的骄子,60万新币就如花生米一样平常稀松的人,或许就和晋惠帝一般,人民没法子吃上饭了还问为何不吃肉糜,生活和穷苦的小老百姓脱钩,不知人间疾苦了?但是深层一想又不太像?至少在大选之前还晓得有30万衣食不饱的人需要救济,虽然出发点引起争论,但是对于那些排队等着领钱的人来说是绝对不会计较的。

还是说回戈麦斯吧,太早对这个人下结论应该不是明智的做法。能够引起敌对阵营的激烈反应和强硬攻势,欲除之而后快,就说明了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何况,兵不厌诈,如果这样都可以构成人格的弊病的话,那么,孙子兵法和三国演义都可以丢进火炉,诸葛亮也只好遗臭万年了。

问题是,他是否忍得住警察大老爷三番四次的疲劳轰炸?不小心说出了一些本来不应该说的话而遗恨终生?说到这里,不由得使人想起选举局、执政党和警察本来都是应该独立运作的机关,如今竟然巧妙的结合为三位一体,在戈麦斯门上通力合作,是否“欲加之罪,何患无罪?”只得听下回分解了。

不过,让人难以释怀的,却是执政党、选举局、警察都口口声声说要戈麦斯说出真相?却不晓得自从闭路电视在电视节目中重播又重播后,在世人心中,真相已大白,事情也就一了百了。难道说执政党、选举局、警察局在找不到任何可以构成戈麦斯罪刑的人证物证,竟然想要挖出戈麦斯的思维来一个不良动机罪吗?

那么,普天之下见到美女就想入非非的大男人可得小心了……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13/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