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12 早报选读:刘培芳--民主诉求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刘培芳--民主诉求
作者:费言 2:31pm 11/05/2006

回应: 早报选读:王昌伟--我的选择,由谁决定? 作者: 费言 2:46pm 09/05/2006


● 刘培芳

  岛国的民主发展进程的确是缓慢的,但稍稍值得安慰的是,缓慢中仍看得见逐步向前推进的态势。

  今天,反对党人的活动和言论在媒体上所获得的报道,无论是内容或篇幅,都是十年八年前所无法比拟的。评论方面也是如此,今天,一些新闻从业员或是自由撰稿人所写的文章,其坦率、勇气和尖锐度也是早些年人们所无法想象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新一代公民已经成长,新一代新闻从业员已经成熟,媒体领导层对新闻尺度的拿捏显得比过去更有自信。当然,更多年长一辈也切身体认到手中选票的意义。

  大选过后,人们看清一个事实,三分之一的选民或三分之一的新加坡人,大致都抱持这样的理念,即认同人民行动党执掌国家管理权的同时,也希望国会里有更多元的观点和声音,对体制的运作、政策的制定,积极发挥监督和制衡的作用,并更有效地反映人民的心声。

  全球化趋势下的年轻一代新加坡人接受更好的教育,资讯的开放流通开拓了视野,使他们对外面世界所发生一切有较透彻的理解,对民主与自由有更多更理想的诉求。甩掉了上一代背上那种沉重历史包袱的他们,更勇于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意愿,人生道路也有更大的选择空间。

  这些都足以说明为何反对党得以引进那么多资历与素质都比过去更好的年轻候选人。公民社会要求每一个国民对塑造国家社会的未来都有一份参与感,这包括政治。年轻候选人相信,政治参与是为国家效劳的一个途径。

  人们越来越不相信,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非得用政治严峻作为祭品。“开放就乱”这样的逻辑也逐渐无法令人信服。我很同意王昌伟的看法(《我的选择由谁决定?》5月9日《早报·言论》),我们不应总是以那些“因民主而失败”的国家例子来训诫人民,为什么不看看那些“因不民主而失败”的国家经验呢?还有,为什么我们又不能以那些成功的民主作为理想的追求呢?

  古人不是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吗?这个教诲适用于各种领域。经济上我们总是向发达国家看齐,要争取世界第一,难道政治上我们就不能向成功的民主学习?取法乎上,我们就算以最好的例子为学习模范,也仅得中等的成效。如果总是拿差的例子来比较,则永远无法进步,唯一的收获,也许只是自诩、自满和空洞的惜福而已。

*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1/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