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编选文章
03览:250 学舌的鹦鹉 作者:李客星
主题:学舌的鹦鹉
作者:李客星 12:10pm 11/05/2006

回应: 早报选读:梁耀祖--网上笔锋的期许 作者: 费言 3:12pm 10/05/2006

学舌的鹦鹉


    客‘打呵欠的面包’(yawning bread)Au Waipang算是本地网络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同性恋组织的活跃分子,这次大选,他把自己的博客完全贡献给反对党的竞选报道,算是摆出了战斗格(我还没看过有人把自己的博客献给行动党,连青年行动党论坛也是骂声四起,不得不在选前的24小时关闭)。选后,他的一篇特写《老李选后的痛骂》(A post-election scolding from old Lee)很值得一读,因为执政党的包装上虽然加了一层新的礼物纸,可是还时不时有败笔,有人形容就好比老唱片一样,经常会跳针:

  • "In the end, to win an election in Singapore you must have better men than the government," Lee pointed out.

  • he said, "one day you wake up you'll find you've got a dud government and you'll regret it too late."

  • "Please do not assume that you can change governments. Young people don't understand this," he said.(取自上面所提的那篇文章)

    乎每个主流的知识分子都‘偷偷’上网看博客,可是最可恶的是:他们都装不熟。像梁耀祖的《网上笔锋的期许》结论虽然不错,可是那种装作实在让人受不了。他明明上了yawning bread,却说‘那些博客,我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更遑论其政治背景和取向’,又说‘读了这篇由一名摄影师参加工人党后港群众大会撰写的后感,那份悸动早已超越真伪的界限了。’

    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学系兼职讲师黄世泽“在博客上搜集到的资料中,最令笔者印象深刻是工人党群众大会万人空巷的情况。不要说在新加坡,就算在香港,选举期间有数万人在空地参与群众大会也是很罕见的现象。”——连看过数十万人上街头抗议的香港人都感到惊讶,可是我们的主流媒体却没有报道和保留下来,并说这是biased(偏见)的。

    治生态和生物生态是一样的,如果辩证地看问题,对抗的势力总是相生相克,此消彼长的;强弱的转移,量变到质变,需要条件的介入。行动党今天的壮大和强势,也是从上世纪50年代底的‘乌合之众’(劳工、裁缝、德士司机等等)候选人开始的,经过四五十年的努力,才有现在的格局。它今天却以‘不可能的任务’要求反对党,企图断掉他们的生路,而一群帮闲则不断地加强这种论调。

    叔献的《大选过后的思考》说:“(辩论)依然停留在历年的老话题上,如国会是否应该有反对党?”——为什么不呢?你们这些提笔的,以我的角度来看,根本就不明白‘国会为何要有反对党?’

    德生在新明专栏文章《大竞选、小课题》把正反双方的共生硬生生拆成毫不相干的两股势力:

  • 若要说执政党把治国工作做得无懈可击,事实上反对党也只能从扮演监督制衡角色着手,因为鸡蛋里挑骨头的确困难得很。
  • 我认为现任政府具备世界级水平,否则岛国无法建立先进社会机制,这是无庸置疑。反而是反对党招才纳贤十分受限,世界级反对阵容的确不易落实。
  • 新加坡特有的机制让执政党吸引人才工作处于绝对优势,这个大前提下从政团队素质都难维持,反对派则是更难更难更难。

    德生的大前提逃得过上面Old Lee的三段话吗?

    明宁应群的专栏文章《新加坡的‘好人政治’》更是怕死人家不知道他读过‘研究院’,拿出‘比较政治学’唬人:

  • “欧美独立机构的调查报告年年显示:新加坡政治清廉,政府效率高,平均的国民所得、国民储蓄与外汇结存,不但在亚洲甚至全球都是高居前茅。这样的现象用西方的理论来看,是矛盾的。因为专制独裁的国家必然腐化,不可能清廉有效、国富民强。”——是一种‘数据’治国的心态,数字底下看不见活生生的国人,而且文章里所谓的‘矛盾’何来?‘腐化’是专制独裁的后果,而不是前因。哪一个‘专制独裁的政体’不是在上升时期‘清廉有效、国富民强’?或者说有些‘清廉有效、国富民强’的政体,因为不懂得监督和制衡,而最后走上‘专制独裁’之路?

  • “西方民主精神是‘平衡与制约’,靠司法制度的救济与有力反对党的制衡,确保掌权者不腐化。新加坡国会中反对党孱弱,无法与执政党抗衡是不争的事实,要确保有权者不滥权,行动党用的是严格筛选议员候选人。”——‘果’倒成了‘因’;我们不能‘平衡与制约’的原因是反对党人不争气,所以执政党自好DIY?

  • “对反对党的支持者而言,这样也有好处,凡经过与行动党交锋与洗礼的当选议员,可以确认他们的的确确是个好人,刘程强、詹时中就是经过行动党几次品管通过‘盖印’的,难怪会中选。”——读过‘研究院’的就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吗?我怀疑。

    算是独立思考的刘培芳也难免在文章里重复滥调:“新加坡人大致都抱持这样的理念,即认同人民行动党执掌国家管理权的同时,也希望国会里有更多元的观点和声音,对体制的运作、政策的制定,积极发挥监督和制衡的作用,并更有效地反映人民的心声。”——自己吞得下的理论,却当成大家的一致看法。

    叔献的《大选过后的思考》,更直接把‘制衡’的力量不足,归咎于反对党人的不努力,对蛮横‘打压’只字不提:

  • 工人党此次以“你有选择”为大选口号,但实质上并没有让选民有太多的时间选择。……即使工人党没有执政的全盘计划,也应热烈参与治国讨论,就治国方针、方案和挑选治国之才等方面,做出相应的贡献。最低限度,在介绍准备代表选民在国会发言的候选人时,给选民足够的时间来认识及评估“另一选择”的人品和能力。
  • 不能以做试验的心态,先选出来看看,感觉不行,再去罢免,而应该是一次就要选对!(按:言下之意,只能有一种‘对’的标准)
  • 坊间有传言,反对党之所以不愿提前公布候选人的身份,是因为担心会给执政党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抹黑他们的形象。如果反对党真是那么考量,那就太令人失望了。……参与政治是长期、甚至是毕生的奉献,要参与,就必须有勇气站出来,接受最严格的检验。如果没有这种胆识和能力,还是及早退出为妙。
  • 这次刘程强留守后港区,而由第二线和没有竞选经验的林瑞莲去领导阿裕尼区竞选团队,显得太过保守,似乎抱有让林瑞莲去碰碰运气的心态,也似乎有些缺乏信心。如果他采取以攻为主的积极战略,亲身带领团队攻打阿裕尼集选区,而由林瑞莲代他保卫后港,整个战情就大有不同。
  • 不论是单选区还是集选区,反对党的胜算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候选人的素质、人品、知名度、过去为民服务的纪录、生活经验和政治理念。
  • 我希望能够让他们知道,那些投票给反对党的人,不一定是支持反对党,更不一定是支持反对党的候选人。要参选,就是要供给选民另一个选择,那就是要赢,而不是以少输为赢,凑凑热闹。抱着这种态度来参选,对选民来说是不公平的,也不利于国家的发展。
  • 每次在大选之前,反对党都会开会分饼,谁的影响力大,就分到大饼、好饼。这种做法,并不能提供给选民更多选择,而且也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党。

    管千言万语,还是逃不出Old Lee的三段话,不妨告诉林叔献:你脑筋打结啦,早被自己困死。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1/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