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72 早报选读:梁耀祖--网上笔锋的期许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梁耀祖--网上笔锋的期许
作者:费言 3:12pm 10/05/2006


● 梁耀祖

  “欢呼声开始了,我决定徘徊一阵子,看看热闹也好……在我前面组成一道人墙的每个人都转身而去。那时候我看见一张老人的脸孔……一个瘦削的男子,拥有一双深陷的眼睛,满脸白色胡渣,剪了一个平头装……他用那只满布皱纹的手,拭去眼角的泪水。是的,他哭了。”

  “他的生活很可能不如人意。他可能是一个小贩、一个油漆工,担任一些琐碎、没有退休保障的工作......年轻时代熟悉的生活和社会已经一去不复返。”

  “政府不停强调一些他不能理解的词汇:外资、外来人才、GDP、全球化、创意和艺术,但他不介意。今晚他在乎的是一个政治家,一个可以替他出一口气、抒发因高速变化带来的失落、不安和惆怅的人。”

──摘译自网上英文文章《后港草坪上》

  有人说,网上文章缺乏监督,讯息虽多,但是真伪难辨。基于“怕输”的心态,笔者从网上吸收资讯,都是依赖国内外著名媒体网站。可是说实的,读了这篇由一名摄影师参加工人党后港群众大会撰写的后感,那份悸动早已超越真伪的界限了。

在数码世界寻找说话空间

  行动党和反对党的强弱悬殊,已是不争的事实。大选期间,这个现象尤为鲜明。如果你每天只看免付费电视频道,读主流的那几份报纸,一定觉得行动党功德无量、形势大好,反对党不过垂死挣扎:

  民主联盟诽谤官司缠身,工人党诚信受严重质疑;况且反对党都是一群只会说、不会做的吹牛大王,像狐狸般等待行动党出错,伺机扑出来取而代之。行动党何惧之有?

  不过,倘若你走进网络世界,尤其是那些报道群众大会的文章,你会赫然发现,近日来反对党举办的几场群众大会,观众人数竟然超过十万。相反,执政党的人潮少很多。这些博客都有照片为凭,不是信口开河。

  也许你会说,正是因为行动党宣传攻势得宜,大家反而抱着好奇的心态去看看反对党的“秀”。呃,不对,浏论览一些网上录像片,反对党的论点不少还蛮有道理,群众的反应也好像不错嘛。

  那些博客,我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更遑论其政治背景和取向。可是我想,不少应该是擅长于网上科技的年轻一代,他们提着数码相机,侧耳聆听非常陌生的方言,冒着雨、淌着汗站立几个小时,然后赶回家把他们的所见所闻公诸于世。

  这些网上记者的动机,大概千奇百怪,但是我肯定他们当中,有些是出于对主流媒体故意倾斜的报导不满,才毅然拿起相机、敲起键盘,在数码世界寻找他们说话的空间。

  行动党继续执政,大家明白是国家的福祉,不过正如你支持某足球队,夺标固然重要,也想他们赢得漂亮,无谓的小动作、辱骂对手,球迷看了也心痛吧?

成长后可以登堂入室

  我想起八十年代,韩国校园激进学生运动火爆的场面。那些绑着头巾、紧握拳头、与警察对峙的大学生,他们毕业之后,穿起了西装,进入了政府部门和各大商社,但他们并没有被现成体制所驯化,反而把校园火红岁月的理想火炬,在不同的领域点燃。

  他们成为各种社会运动的先锋,平反昔日冤狱,争取女权,使不同的弱势群体走出被社会遗忘的角落。上个月上任的韩国首位女总理韩明淑,就是一名长期从事妇女运动的中坚分子,即使六七十年代曾因政治问题入狱两年,仍积极推动国会制定《家庭法》、《男女雇用平等法》等法律。

  刚为大选奔波的那些年轻博客,他们的报导也许被主流媒体认定为“旁门左道”,真确性受质疑,甚至连自己的真名也不敢用。

  我期盼那些在网上写出铿锵有力的文字的年轻一代,十年、二十年后,当他们羽翼长成,昂然走进大企业的董事会、国会、甚至国际外交舞台。长袖善舞之际,他们坚定的信念里,还能找到年轻时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那是一个满脸泪痕的瘦削老人给予他们的宝贵一课。

* 作者是房地产规划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