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2览:033 亚洲时报在线:余伟邦—卡压在野党机制未改,新加坡民主仍需努力 作者:李客星
主题:亚洲时报在线:余伟邦—卡压在野党机制未改,新加坡民主仍需努力
作者:李客星 2:19pm 10/05/2006

回应: 星洲社论:狮城反对党生存空间扩大 作者: 李客星 9:21pm 08/05/2006

卡压在野党机制未改
新加坡民主仍需努力
■日期/May 10, 2006   ■时间/12:05:39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余伟邦
          

【亚洲时报在线余伟邦撰述】新加坡(上)周六举行的国会大选,以执政人民行动党再度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在84席中赢得82席告终。这次是新加坡执政党18年来首次未能在候选人提名日即告自动连任的一次选举,一些论者认为今次选举,反映新加坡的政治生态已起了变化,总理李显龙决心推动国家朝更民主的方向发展,甚至将他比作台湾的蒋经国。然而具竞争意义的民主是否真的已在新加坡开始萌芽?恐怕还得走着瞧。

若看选举结果,虽然在野党依旧只能仅赢两席,但人民行动党的得票只得67%,比上届少了近9%。然而这可能正是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希望见到的结果。

这是李显龙(左图)接任总理的首次选举,他所希望的,就是借助一次较具竞争意义的选举,去确立他作为国家第二代领袖的权威,展示选民相信他有能力延续父亲李光耀以及吴作栋这些前辈所创造出来的经济繁荣。

由人民行动党领导的新加坡政府,过去一直采取诸多措施去卡压在野党派,令他们在选战中连一战之力也没有。然而不战而胜的选举,无助于李显龙确立获得人民拥戴的形像和权威,故此他刻意在今次选举中,放松了当局过去对在野党派的卡压,让他们有较大的活动备战空间,得以在18年来首次推出足够候选人,去竞逐超过一半的议席,令到人民行动党不会再一次未选即胜。新加坡独立政治顾问基尔便说得明白:“是人民行动党希望能打一仗(选战)好给他们合法性。”

在野党(特别是工人党)今次选战表现不俗,无疑是他们近来积极争取一些专业人士和年青人支持的成果,但新加坡当局在这次选举安排上,确也比以往“厚待”了在野党派不少,令在野党有发围机会。

新加坡国会84名议员虽由直选产生,但在野党一直难以抬头,一大原因就是新加坡的“特殊”选区划分制度。自1991年起,新加坡政府定出了所谓“集选区制度”,以14个集选区和九个单一选区,选出国会议员。在集选区,政党必须提名五至六名候选人拍档一起竞逐,其中一人更必须是少数族裔,选民只能选一组候选人。

新加坡当局称此举是要保障少数族裔参政权,但在野党和很多外国论者都抨击,这是卡压在野党的武器,因为在野党人力物力本已很有限,要凑足够份量人士组队在一个大选区竞逐可谓极其困难,而且少数族裔社区通常都靠向执政阵营,在野党要找到够份量少数族裔人士搭档绝不容易。更重要的是,新加坡当局过去往往在临选前才公布选区划分报告,利用重划选区的手段,临时将在野党人士的根据地选区“取消”,拨入其他大选区,变相要他们临急抱佛脚转战另一阵地(新加坡竞选活动期限只有短短九天!)。

今次大选最令在野党“喜出望外”的地方,就是李显龙没有在这方面耍太多手段,不仅前所未有地在两个月前便宣布选区划分报告,而且也没有大改选区划界,让反对派有“相对充裕”时间预备,结果亦造就今次在野党在多个集选区有较佳成绩(尽管事实仍旧是以明显差距落败)。

另外,在本届大选中,也没有像过去般出现在野党候选人遭人民行动党人不断提出诽谤诉讼、弄到倾家荡产的情况。(新加坡严选举法对参选资格做出极大限制,只要有任何犯罪记录,即使仅是酒醉驾驶的人,又或破产者都被禁参选。)李显龙甚至还在投票前一天,就竞选活动期间可能对在野党作出了过激的抨击措辞而公开道歉。这在以往是难以想像的。

然而这是否足以代表新加坡真的踏出民主一大步?

虽然今次没有在野党候选人被法律诉讼逼到走投无路,但“兴讼威胁”仍不时传出,例如工人党候选人戈麦斯在选举报名时,犯了一个技术错误,错怪了选举局,结果召来人民行动党的人格围攻,李光耀还大骂他骗子,又称如果工人党不满意大可起诉他。虽然戈麦斯有公开道歉,但因他曾公开抨击选举局要“当心后果”,结果在选后遭到警方拘查,被指涉嫌“刑事恐吓”和 “提供假资料”。此外,在野党民主党在选举期间也因抨击一宗滥用慈善款项丑闻而被人民行动党高层威胁兴讼。

同时,过高的竞选按金问题仍旧存在,若财力有限的在野党要问鼎所有议席,单是按金便要近500万港元(100万新元),另人民行动党显然也无意放弃利用长期当权的优势,以承诺翻新选区内公共房屋等“派糖”措施去拉拢选民。

在引入较大竞争下,选前一些政治分析家已指出,行动党在今次选举中只要有六成半得票便算成功,而李显龙最后也做到了。李光耀曾多次表示希望有更多在野党人参选国会,让人民行动党的议员和党工保持备战状态,以免一些议员因长期当权而变得松懈,忽略基层工作,渐渐脱离群众。他在选前更说,接下来的选举会一届比一届激烈,不过这不表示在野党会持续茁壮,成为替代政府。

李光耀的话,似乎正好反映了新加坡未来政治发展的走向。李显龙在今次选举竞逐上,“宽松仁慈地”减少了对在野党的一些卡压,但目的似乎只是想加添一点竞争性,以便提高其权威认受性,同时确保人民行动党保持活力。

民主选举是一种制度,要研判新加坡的民主化发展,就应观察一些妨碍公平民主选举的制度关卡障碍,是否获得清除。既然当权者今天可基于一时政治需要而选择宽松执政规限,他朝也可以基于政治需要而选择严格执行限制。修订选举法,放宽对参选者的限制、改变被指不公的集选区制度、大幅降低竞选按金等,方是判断新加坡是否决心走向民主政治竞争的重要指标,可惜目前尚未看到制度上的转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