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334 早报选读:王昌伟--我的选择,由谁决定?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王昌伟--我的选择,由谁决定?
作者:费言 2:46pm 09/05/2006



●  王昌伟

  李显龙总理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谈到如果本身的候选人素质出问题时,执政党如何处理的问题。他说:“在我们的制度里,我们也会有差错,但是至少我们有一个制度,并且最重要的是中间有一班有经验、把整个过程监督得很严的领导层。所以,其实我们说是法治,但是法治里,人的角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如果我有机会参加类似《敢问总理》之类的节目,我最想问:如果出问题的是这个领导层的成员,那我们该怎么办?

  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四十年没有发生,我们一直拥有一个诚实可靠的政府,这正是人民行动党能在每一届的大选中轻易蝉联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过去没有发生,并不表示将来一定不会发生。万一发生,我们又有什么机制确保国家不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领导人未必无所不知  

  

  退一步说,即使领导人的道德素质完全没问题,他们也不见得能无所不知,他们的判断也不一定永远正确。许文远部长就针对NKF事件表示,他和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受到蒙蔽。整个事件也是经由媒体独立报道后才被揭发出来的。

  NKF事件虽然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但并没有使我们的国本动摇,但万一发生更严重、足以威胁到国家的生存的事件,而政治领袖却受到蒙蔽,到时又能靠谁力挽狂澜?

  一种方法当然是建立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通过政党竞争,由人民负起监督的责任。可是新加坡政府一贯的思维是,因为我们的政治领袖都是百里挑一的,因此和各阶层的新加坡人比较,他们懂得比较多,他们对问题的看法比较全面,较能够为大局着想。这样的思维落实到行动中,就导致一些所谓的对话会,变成是由政治领袖单方面阐述他们的想法,其他与会者则沦为“虚心受教”的听众。

  李总理说,集选区制度是好的,因为我们不要一个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参选的制度。问题是,当我国的宪法规定每一个符合基本条件的公民都有选举与被选举权的时候,该由谁来决定谁有资格参选?显然,总理是延续了执政党一贯的思维,认为应该为人民做出相关的决定的,包括为人民“鉴定”反对党人的资格的,是一个以可靠领袖为核心的政府。

  当然,这样的考虑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依靠人民的力量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前国会议员吴俊刚先生也提到选民在投票时有诉诸情绪的可能(《理智与情绪之争》,早报言论版,2006年4月27日)。这固然有道理,但是我们是否能因为担心选民的情绪而事事“为民作主”,包括为他们决定谁才是“合格”的候选人,要怎样投票才算“理智”?

  我想我们不能,因为如此一来,所谓的选择,只是一种经过“上面”认可的、受到诸多限制的选择。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一套证明行之有效、符合我国国情的民主制度。可是过去行之有效并不代表将来一定行之有效,将来万一“上面”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正确告诉人民该怎么选择,人民是否就只能坐以待毙?

  更何况,怎么样才算是符合国情?李总理说:“我们不能够说,像美国的制度不管谁中选都不要紧,因为它有这个制度,出了问题,如尼逊出问题、克林顿出了问题,无所谓,以后还有一个总统,以后还是有美国这个国家,新加坡不是这样,也没有办法做到这样。”

  我想再“敢敢问”的是,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办法做到?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们无法建立一个在领导人出问题时能让体制继续运作的机制?吴先生也问:“为什么英国可以那样,为什么我们不能那样?为什么美国有那样的自由度,我们却不可以?在问这些问题的同时,我们也应该问问,新加坡的情况同这些国家有什么不同?新加坡能百分之百仿效它们的做法吗?”

  

国家兴亡都和我有关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我们的国情,为什么不允许人民在政治上有更大的自由?“国情论”者经常会说那是因为我们国家太小太脆弱,经不起丝毫的差错。可是这样的说法,是建立在政治领袖不管是在道德上、能力上或判断上一定不会出错的假设上。这只是一种假设,却被我们一再地重复而成为“真理”。

  泰国、菲律宾、台湾的例子一再提醒我们,民主制度不是万灵丹,不是说有民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可是除了这些“因民主而失败”的例子,还有许多“因不民主而失败”的例子如朝鲜、越南、柬埔寨等。环顾全球,如果真要进行量化比较的话,似乎政治自由度相对宽松的国家,情况比起政治不自由的国家要好一些。

  既然“由上而下”及“由下而上”的选择方式都可能出错,我们最后要问的必然是:我们应不应该拥有一种无须经过“上面”“同意”的、自由选择的权利?

  我不知道一般新加坡人怎么想,但我会为争取这样的权利而努力不懈。因为唯有如此,我才能自豪地说,我是这个国家的一分子,这个国家的兴亡成败,都和我有关。相反地,如果由“别人”来告诉我该怎么选择,一旦出错,那就是“别人”的错,不关我的事。

  我该怎么选择,只能由我自己决定。

  
*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9/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