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85 早报选读:蔡深江--青青草场有泥泞满地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蔡深江--青青草场有泥泞满地
作者:费言 11:50am 08/05/2006

回应: 民主选举,是一种学习过程 作者: 费言 11:22am 08/05/2006



● 蔡深江

  这是毋庸置疑的雨季,凉了天气,污泥一地。选战在大大小小的雨点中开打,在偶尔寒风中结束。这样的气候和这样的选举结果说明了什么?

  要在每一次的竞选过程中测量民主的成长,不同人有不同角度和指标。看待结果,可以前瞻,可以后顾频频,埋怨断断续续。重要的是,尊重选民的抉择,庆祝民主的实践,其余纷纷扰扰都是民主比重较轻的插曲。

  按意大利博科尼大学(Bocconi University )经济学教授圭多·塔贝利尼(Guido Tabellini)的说法,民主意味着更少的不公正和滥用权力现象、基本的公民和政治自由、政府对人民真正的需要更敏感。本地的选举,也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

  正因为民主是进程,也是代价,单凭一个点无法拼凑全貌。比较准确的将会是多年后回过头的归纳,而不是当下的判断。

  诚如分析股票的潜质,不能单以一天的价位来判定健康与否,要看走势,也要看本益比,更要看基本盘。这些我其实都不懂,经济学家有经济学家的观察角度,政治学者有学者的看点,普通百姓看的就是自己的感觉,而感觉是不是准确,由一票一票累积形成一种形势。

  记得提名日隔天的第一场群众大会遇雨,铺天盖地的雨势,不关风月的泥泞,让不少关心政治的人“泥足深陷”了。雨后的清新搭配群众大会的战斗气氛,不太搭调又有点巧遇的味道,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

  然后是一场又一场没有太多交集的隔空喊话,谈话内容各有各的实际,然后又说要竞选回归主轴,然后选举就结束了。此刻看到竞选成绩,你记得了什么?最想忘记的又是什么?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孩子失望的眼神。7岁的儿子吵着要跟我去看群众大会,我坚决不肯,因为竞选期间满是烂泥,又要站上好久,怕孩子弄脏了自己,也怕孩子对大人们的语言不耐烦。

  孩子不明白也不接受我的好意;孩子总是认为自己长大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要去哪里,该做什么。我苦口婆心,告诉他有些事情不由得他决定,有些事情最好我来决定,一些事情倒是他可以决定的,例如,要去圣淘沙海边野餐,还是去西海岸公园玩沙。

  孩子说,他要到圣淘沙,但也想去群众大会。我说,群众大会上的是非对错,有很多连大人都不一定能准确分辨,这些事你长大了也不见得明白的,政治交给我,你吃薯条玩游戏吧。

  孩子还是不甘愿的,但面对薯条他容易屈服。我带着他们到圣淘沙海边游泳堆沙,一家大小在猛烈的阳光下狠狠晒着各自的潮湿。沙滩上有不少年轻人追逐、打沙滩排球、做日光浴。

  没有选战气氛的圣淘沙,没有人记得这是属于什么选区,也没有候选人拜票争眼球。孩子一整天高兴玩耍,夜晚累了就睡,忘了群众大会,忘了政治。孩子还小,这样很好。

  孩子睡了,但城市醒着。思考的人容易失眠,特别是选举结束的这个晚上。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8/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