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210 早报选读:陈迎竹—民主的帽子没那么大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陈迎竹—民主的帽子没那么大
作者:李客星 11:50am 02/05/2006

民主的帽子没那么大

● 陈迎竹

  把选举看成民主的必要条件,大致不错,但是绝不能认定那就是充分条件。换言之,选举乃是民主实践中不能没有的动作,却不表示有了选举,民主就成熟了。

  民主的实践,还包括符合实质正义的政治体制(包括组党结社自由、选举制度公正)、独立公正的司法(尤其在对待政治事件上)、中立而依法办事的文官和军事体制,以及言论和表达自由等等。

  民主在许多国家都是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即使在冷战时期,多数威权或极权国家也还把“民主”二字放在宪法或口号里,却声称实际运作的是一种更符合其“国情”的民主。这种揩民主的油的现象在今天看来,固然更像黑色幽默,但这其实说明,一些国家虽不认同一般意义上的“民主”,甚至连基本的选举都阙如,但“民主”确实成了这时代世人普遍接受也最具正当性的名词。

  吊诡的是,也正因诸如此类的理由,民主遂常被指为具有多重性格,意义分歧,很难一体适用于不同国家,甚至衍生出“集中式民主”、“威权式民主”、“指导式民主”之类的名词。

  在一定程度上,这些理由都有成立的依据,然而也正是这些“似是而非”的理由,使一些政府经常根据自己行政或政党的需要或目的,从事实质上违反民主精神或价值的事情。这种现象在先进或落后国都存在,而在民主素养或基础薄弱的国家,它成功的机会较大,弱势的百姓也就更无奈。

  民主最常被指责的理由之一,就是造成社会动荡、效率不彰、冲击经济发展。

经济发展涉及民主以外的因素

  然而从历史经验来看,把民主和效率或经济发展挂钩,已经证明是一大错误。虽然有些相对而言政治封闭的经济体,经济发展成绩可观,但陷入困境的也所在多有。相反的,西方发达的经济体几乎全是民主化国家。印度诺贝尔经济奖得主阿马蒂亚森对这点已有广泛而深刻的论述。

  事实上,经济发展的成功与否,有许多民主体制以外的原因,更为经济学界认同的应该是由私有产权所诱发的个人生产力,其中牵涉人性的自私面;其他像商业机制的完备、经商环境的透明与开放等等,都有直接关系。当然也有社会学家把集体文化价值观,诸如基督教伦理或儒家思想解释为经济发展的依据,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自圆其说。

  效率是与行政体系的成熟度和服务文化有关,社会安定或动荡则与社会的公平正义、政治文化与国民素养分不开,这些现象也都同时可以在民主和非民主国家找到例子,并不足以证明民主弊多利少。

  根据自由主义思想家殷海光的分析,在过去,对民主的抗拒有来自左右两方面,左面自然是极权和专制政权,右面是政治上的保守势力,往往诉诸道德规范,认为民主会导致道德沦丧等。

  今天除了少数共产和宗教化政权,其他相对自由的国家对实质民主的抗拒,大致也可以分为内外两层次,在内的权力中心往往以上述经济和发展的借口,或社会稳定甚至族群平等的理由,制造违背民主的现象;在外,民众对民主政治的理解受制于物质成就,以致出现“永远只要温饱”的“农民心态”。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这不能说错,但若未能透析民主“残障”所可能带来的深刻影响,也是一种危险。 

  其实,为民主冠上各种解决问题或制造问题的大帽子,是对民主的误解和抬举,民主只要求政权在民意付托下定期依法产生,并在任期内遵循合法而合理的制度达成民意的要求——这里存在一个假设是民意应该与国家利益重叠。除此而外,国家如何发展,是政府与人民的共同责任,它涉及政治人物的能力、道德与责任感、社会不同群体间的利益分配、选民的心态、人民对政治的要求和对公共事务轻重缓急的抉择等等,与民主制度中政府的产生方式、行政中立、司法独立、对权力的制衡机制和言论自由等基本元素,关系不大,因为任何制度都可以产生庸才或精英,任何制度也都可能出现腐败或廉洁。

  示威游行等看似混沌的表象在西方世界几乎无日无之,但并不动摇市场经济持续发展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因为民主体制对个性与自由的尊重、对权力的制衡等内涵,国家社会也能产生较大的免疫力,能对腐败和庸才有对治的和平途径,不民主的社会则往往一筹莫展,要以流血收场或让人民长期遭殃。

  

政治家的要务是启迪明智

  

  民主制度要上轨道,人民的素养,尤其是对民主的认识,和经济基础一样重要。当代的亚洲经验是经济先行,中产阶级兴起后,民主化要求随之而起。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经济体在民主化之后,并不一定就造成经济后退,例如韩国、日本、香港和台湾等。

  务实的态度对国家发展很重要,它是政治作为一种世俗化事务在面对经世济民时,不可或缺的可靠心态。然而随着社会和经济的繁荣发展,“务实”如果始终只是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则是庸俗化了政治事务中理想性的一面。

  理想的政治不但能使人民安居乐业,政治家的重要任务之一更在于启迪民智,使社会成员的潜能与天赋得以充分发挥并给予尊重,因此教育资源的释放、表达空间的尊重(包括政治评论,因为社会成员只有在充分的沟通过程中,才能提高对政治事务的了解和共识)、权力结构有没有足够的制衡等等,都成为检验政治是否成熟、社会是否趋向完善的标准。

  较诸工作职位、物价、居住环境,民主乍听之下显得空泛,然而了解民主与经济发展其实可以并行不悖,可以对治腐败、滥权、贪婪、白色恐怖等政治病毒,使长期的国家发展更加健康,所以它显然很值得进一步思考和要求。

·作者是本地媒体工作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2/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