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5页
01览:156 集选区是反对党的毒咒吗?● 严孟达 作者:冬冬
主题:集选区是反对党的毒咒吗?● 严孟达
作者:冬冬 11:19pm 29/04/2006

集选区
  是反对党的毒咒吗?

--------------------------------------------------------------------------------



● 严孟达

  没有故布疑阵,没有阵前易将,本届大选形势缺乏了戏剧性的变化,就连行动党不会在提名日蝉联也在许多人的预料之中。从李显龙总理在提名日下午的记者会上的满脸笑容和爽朗笑声可以感受得到,行动党对18年来第一次能在未能蝉联的情况下跟反对党好好打一场实力战非常满意、非常期待。

  政府在经济、国家安全和各个不同领域上作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也自认给人民交出了骄人的成绩,就看选民如何通过选票来表达他们对行动党的评价。尤其总理本身的6议席集选区宏茂桥也有工人党的“敢死队”(总理所形容的)前来叫阵,对总理的个人声望是一个试金石。

  所谓“不会看戏看热闹,会看戏看门道”,这次大选九个单选区、七个集选区“有戏看”,的确是多年来的难得热闹,但要严肃地从这次大选看出未来新加坡的政治发展,就不止是热闹就叫好。从实力最强大的反对党工人党的阵容来看,这次的竞选层次可说是多年来难得一见的高水平,选民自然而然提高对这次选战的期望。

  无疑的,此次选战最受瞩目的是,由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领军的队伍到阿裕尼挑战以杨荣文领军的队伍。

  在全国九个5议席集选区和五个6议席集选区,行动党都是当作堡垒来防守,每个都是有分量的部长挂帅,都是固若金汤,看不出有哪一个集选区是反对党有机可乘的弱势集选区。工人党认为他们在阿裕尼集选区的胜算高,是认为外交部长杨荣文可以“吃”?还是真的以为阿裕尼就在后港区的“隔壁”(事实上它也与另一反对党的选区波东巴西为邻),后港选民在过去几届大选对刘程强的支持可以对阿裕尼集选区产生一点“外溢效应”(spill-over effect),让阿裕尼选民受到后港选民的感召而投入工人党的怀抱?

  刘程强若是真的相信“外溢效应”的话,其实是应该是由他自己挂帅亲征。原因很简单:

  刘程强已在政坛上建立起自己的威望,此次能够派出许多资历不错、在纸面上及媒体面前看来都相当有号召力的竞选队伍,便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明。所以,“刘程强”三个字行动党不敢视之为无物,也因此,本届大选实在是为刘程强提供了一个寻求突破的机会,他应该借着实力明显茁长的东风,自己带队去攻打他认为胜算很高的阿裕尼,选民也肯定会因为他的勇气而给他加分。

  但刘程强也许认为自己对忠实的后港区选民有个义务,不能说走就走。其实,后港区已成为工人党的“基本盘”,刘程强大可把这个选区放心的交代给其他新人去防守,而他若在集选区有所斩获的话,后港的工人党多年追随者也会与有荣焉。

  行动党领袖说这次大选是个分水岭,对刘程强本人的政治生涯来说,大小也是个“岭”,但他到底还是不敢接受行动党的挑战,而选择留在后港去打一场比较安全的战。虽然林瑞莲的形象提高了人们对工人党的看好指数,但工人党要把杨荣文拉下马的机会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也许林瑞莲本身志不在本届大选,就像刘程强当年也不是一出即胜。在阿裕尼打一场“虽败犹荣”的选战,等于是累积非常宝贵的政治资本。

  工人党在他们的竞选政纲里极力反对集选区制度,刘程强此次却集合了三支实力不弱的队伍攻打阿裕尼、宏茂桥和东海岸,输了他还可以说是以实际行动再次印证集选区是反对党的毒咒。

  话说回来,后港区真的能为隔壁发挥“外溢效应”,成为集选区“毒咒”的解药吗?刘程强不妨把“后港加阿裕尼”当作一个“超级集选区”来应战,这次的选战会是很有看头。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29/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