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3览:003 读诗偶得(43)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读诗偶得(43)
作者:李客星 12:57pm 28/04/2006

读诗偶得(43)


      董桥《牡丹有妖》,心里头痒痒的,也来插两句。刘禹锡说:“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唐朝人很喜欢牡丹,和今天仍有许多富贵人家客厅摆放牡丹图的心态是没有差别的,被解释成俗艳。“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这是宋人李唐的牢骚。

    丹本是自然界的一种花卉,它的芳香和美是天然的,可是因为加入政治、经济色彩,就有了欣赏角度的不同,然而论者又不能跳出这些人为的框框,超然象外地谈论牡丹的美或不美,这是社会人的局限。像宋明理学的影响下,人们把对牡丹的喜爱,转注为对‘岁寒三友’—松、竹、梅的欣赏。  


    朝读书人受理学的熏陶,连花都不种了,陈豪:

故山多少好烟霞,自挈琴书且住家;
老木修篁人迹远,删除凡艳不栽花。
  

    是就在人们称赞‘真国色、动京城’的当儿,肯出来道出一点真相的人,还是充满‘前瞻性’的‘珍奇动物’:

白居易·【牡丹芳-美天子忧农也】
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
千片赤英霞烂烂,百枝绛点灯煌煌。
照地初开锦绣段,当风不结兰麝囊。
仙人琪树白无色,王母桃花小不香。
宿露轻盈泛紫艳,朝阳照耀生红光。
红紫二色间深浅,向背万态随低昂。
映叶多情隐羞面,卧丛无力含醉妆。
低娇笑容疑掩口,凝思怨人如断肠。
秾姿贵彩信奇绝,杂卉乱花无比方。
石竹金钱何细碎,芙蓉芍药苦寻常。
遂使王公与卿士,游花冠盖日相望。
庳车软舆贵公主,香衫细马豪家郎。
卫公宅静闭东院,西明寺深开北廊。
戏蝶双舞看人久,残莺一声春日长。
共愁日照芳难驻,仍张帷幕垂阴凉。
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三代以还文胜质,人心重华不重实。
重华直至牡丹芳,其来有渐非今日。
元和天子忧农桑,恤下动天天降祥。
去岁嘉禾生九穗,田中寂寞无人至。
今年瑞麦分两歧,君心独喜无人知。
无人知,可叹息。
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
少回卿士爱花心,同似吾君忧稼穑。
  

柳浑·【牡丹】
近来无奈牡丹何,数十千钱买一颗。
今朝始得分明见,也共戎葵不校多。
    

    ‘戎葵’何许物也?答:普通人家花园里都种的一种植物,既可欣赏又可入菜的一物二用。唰!就把牡丹的崇高地位拉下来,此谓平常心是也。

    人晁补之调寄《酒泉子》:

萱草戎葵,松菊堂深犹畏暑,晚云催雨霭帘栊。
满楼风,池莲翻倒小莲红。
看扫鉴、天清似水,一轮明月却当空。
画栏中。
  

    花小草也可美得醉人,尽得风流,就看阁下的心境如何?

    人赵以夫在牡丹花开日,与友人梁质夫把酒言欢,尽兴而归:

倾国精神,娇无力、亭亭向谁。
还知否,羞沈月姊,妒杀风姨。
满地胭脂春欲老,平池翡翠水新肥。
只花王、富贵占韶光,真绝奇。
  

香暗动,人未知。
翻玉拍,度金衣。
任轻红殷紫,对景偏宜。
闻道洛阳夸此地,因思京国太平时。
向沈香亭北按新词,乘醉归。
  

    重度忧郁的林黛玉则带齐花锄,怜春又恼春: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然也有大作文章的人,清人咏紫牡丹句:“夺朱非正色,异种尽称王”,被雍正的手下作了不同的解读,大兴文字狱。此处‘朱’已作明朝解;朱元璋后人嘛,而‘异种’当然是指满清—外族。  

    过出家人就不这么看,他管什么花开,只要落花够厚,就可静坐冥想一番,清人苏曼殊:

来醉金茎露,胭脂画牡丹。
落花深一尺,不用带蒲团。
  

    人不可妄自菲薄,亦不可替人妄自菲薄,如袁枚所说的: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亦学牡丹开。
  

    丹在阳光下盛开又如何?我苔花如米小,在阴暗的角落也学你盛开,甚至‘俏也不争春’;如果遇上一个像袁子才这样的欣赏者,则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

Upgrade to Firefox 1.5!    


本文修改于: 1:07pm 28/04/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8/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