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2览:015 (修改)评颜国伟的乏味年代的文化出路——李资政与年轻人对话的反思 作者:chengpoh
主题:(修改)评颜国伟的乏味年代的文化出路——李资政与年轻人对话的反思
作者:chengpoh 6:25pm 27/04/2006

评颜国伟的乏味年代的文化出路——李资政与年轻人对话的反思

反思李资政与年轻人的对话,颜国伟说若深入省查,完全不受影响的自由做选择永远是个假象,他认为事实上人们只能在由不得自己决定的不同选项中作选择。他举例说∶“假设在甲面前有A和B的选择,甲必须在两者之中选其一。若乙叫甲选择A,而甲心理上觉得为什么要受乙摆布呢?为了维护自己的自主性,甲偏不选A,表面上甲维护了自己的自由意志。然而,甲却落入了为反对而反对的陷阱中,徒具形式,并没有真正的自由。”

颜国伟是不是想阐明因为能够做自由的选择是假象,所以选择就变成多余的了?可惜的是他东拉西扯了一堆不伦不类的比喻,不只未能证明什么?反而让人莫名其妙。什么情况之下才是自己决定的不同选项中作选择?而如果选项能够由自己决定,那么决定就是了,还多此一举的选些什么?

甲乙AB的比喻让人笑掉大牙,完全不合逻辑。如果这样的说法也能够成立,那么到时反对党只要派人到处鼓励选民支持执政党,选民为了不受摆布,为了维护自己的自主性偏不选执政党,反对党不就等于中了彩票?反过来说,执政党也依样画葫芦,支使党工劝人民将选票投给反对党,岂不是一场创世纪的大笑话?

政治本来就是一项尽力想影响别人认同自己、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游戏。若乙叫甲选择A,为何甲就不会反过来教乙选B呢?为何甲不会是本来要选A或B而一定是为了不受摆布而赌气呢?这种完全一厢情愿的阐述不由让人觉得颜国伟的幼稚。

但是以为颜国伟的思维真是如此幼稚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如果幼稚的颜国伟认为普天之下的人的脑袋也和他一样倒还罢了,毕竟天下资质愚鲁的人也还不少,可恨的是颜国伟绝对不是笨蛋,他其实是有计划和恶意的将某一方的不如己意的选择当成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是一种可以咀咒的不理智的情绪反应,因此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自圆其说,才能断定选择仅是徒具形式,选择结果就不能反映真正的自由。

如此简单的二分法,幻图把极端复杂的政治课题单纯的归罪于人性的叛逆而一笔抹煞人们对自由的期待,为没有选择和不需选择找藉口,如意算盘打得虽响,但是也太小看了天下人了。

对于与李资政对话的年轻知识分子,颜国伟认为他们在学理上、学养上对各大文化了解尚浅,修养上更显欠缺。因此需要深挖自主的精神。他说自主是一种生命本质的表现——生命的主体性要求。

他说如果眼光只停留在如何制定社会各种游戏规则的争辩上追求自主与公正,结果就好像禅宗一则公案中的大夫所生的困惑一样:养在瓶子里的鹅逐渐长大,如何才能在不打破瓶子的条件下让鹅完好无损地走出来?即刻便陷入一个无法破解的两难困局。

这个比喻本来好极了,可惜颜国伟在这里走不出牛角尖,因为要瓶子永远完好,让鹅也永远出不来本是执政党所要的操作,唯一目的就是制造舆论,使人们不能对制定社会各种游戏规则的自主与公正产生争辩。

然而对年轻人来说,蚕总是要破茧而出的,禅宗的答案其实是在考验人性的智慧,不必受制于各种因素的框框。“禅”意本来就无所拘束,当年五祖能够以“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传承禅宗衣钵,无非就是“何处惹尘埃”的顿悟罢了。然而这也是五祖未能成佛的原因,毕竟“尘埃”还是五祖心中的障碍。

瓶子是死物,鹅却是活生生的,在“禅”意下的取舍,早已有了答案。何况当鹅成长到足以把瓶子撑破的时候,瓶子还是要破的。那么,打破瓶子让鹅恢复自由其实是禅宗唯一的选择。

正是自主是一种生命本质的表现,是生命的主体性要求,说得好极了,只有打破瓶子,才能够走入新天地,而这正是年轻人正想尝试的诉求。



大马华人网站

chengpoh 27/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