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2览:091 情牵悉尼之三 作者:艾维丹
主题:情牵悉尼之三
作者:艾维丹 7:53pm 21/04/2006

                               情牵悉尼之三            *艾维丹


26.03.2006       星期日

上一回到悉尼,观光途中曾经路过卧龙岗(Wollongong),我们的目标当然是要去参观佛光山南天寺,可惜时间恰好过了下午五点,大门关上了。

今天女儿、女婿决定趁假日之便驱车前往,让两老一偿夙愿。

早上十一点从家里出门,到Stanwell Park已是正午十二点了。这儿地势较高,临海,气温只有18度,海风吹来,十分凉爽。望着悬崖绝壁濒海矗立,气势雄伟,另有一番引人入胜的景象。以前这里的车道是沿着山崖边开凿的,但因常有山石滚下造成意外,一度封闭。后来相关部门远离峭壁沿着海滩另筑高架桥(Seacliff Bridge),不久前才开放通车,因此顿维特地绕道经过此处,让我们一饱眼福。

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别开生面的“滨海坟场”,座落在Coalcliff处(顾名思义,这里以前是一个煤炭的出产地),这也是吸引我们到此一游的特殊景点。这样一个“坐山望海”的坟场,有幸长眠于此的亡灵,他们的后代子孙想必个个非富即贵吧?

停车在这里逗留了好一阵,望着蔚蓝的大海,海潮阵阵涌来,犹如一群群的“粉丝”群情激动,朝着他们的偶像蜂拥而来;惊涛拍岸的声音,更像是“粉丝”们惊喜若狂的叫喊。再远望海天连接处一排长长的白云,好似列成仪仗队让我们检阅,心情舒畅精神爽,真过瘾啊!

当来到一个名叫Thirroul(土著语言,意思是“山谷”)的小镇,已经是午后一点多了,我们停下来用餐。在这样的小地方用餐,不用说,只能喝咖啡,啃面包啦。

下午两点多,佛光山南天寺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山门横匾上有星云法师的题字,注明1995年,我想这座佛寺大概就是在这一年竣工、开幕的吧?在停车场泊好车子,往里走就可以看到星云法师的铜像矗立在大殿前广场,就像真人一样慈祥和蔼。

整座寺院的规模不算大,若与光明山普觉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若说能够让我留下较深印象的,那是这里的佛书、小册子都得花钱买,由二元到十元不等,不像其他地方一般都由众佛弟子捐钱印刷,免费赠阅;大雄宝殿旁边还有一个贩卖纪念品的小店,让人觉得太商业化了。

把这个地方名译成“卧龙岗”,实在是译得太好了;但不知道是谁翻译的,所以也就一直无法把“艾维丹奖”颁发给他。

卧龙岗这个名称也是土著语言,它的意思有好几个说法,有人说是当地土人看到海上的船,以为是怪物而发出惊讶的叫声,也有说是大海的声音、大海之歌、蛇群……等等。

在这一趟行程中,我发觉澳洲的许多地名都沿用当地土人的称呼。除了前面提起的两个地名,小女居住的地区叫做Parramattar,意思是“鳝鱼河”,而澳洲的首府坎贝拉的意思是“集会的地方”。传说以前当地的土人每年夏天都集合到这里,然后集体上山去捕捉虫子来吃。此外,还有Bulli,Illawarra等等都是土著语言,太多了。

澳洲白人为什么要保留、沿用这许多土人的地方名称呢?用意何在?我并不了解。或者这正可以用来显示他们是强大的征服者和胜利者吧?或许也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先辈们走过的历史足迹。反正他们十分清楚,现在的土人已经不可能从他们手上夺去这块土地了,这一点他们当然是信心十足的,完全不必像台湾的一些台独分子整天叫嚣着要“去中国化”。

听说偶尔还会有一些土人集会抗议白种人夺去了他们的土地,但是在澳洲的1800万人口中,土人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合起来的人口总数也不过是30万左右,占总人口不及2%,实在成不了气候。


27.03.2006       星期一

今天一早起身就感到一阵寒意,看看温度计,是十七度,我赶紧把窗关上。

这几天来,清晨有点冷,可是一到了近午,太阳却特别明亮灿烂,阳光强得有些烫人。到外头走动,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洋人坐在草地上晒太阳,这对我们来说,难免会感到有些怪异。记得前两天走过一条街,看到一家药房的招牌居然是:Skin Cancer Clinic(皮肤癌药房),这家药房要是开设在我们这里,医生十之八九是要喝西北风的;但对于患皮肤癌人数名冠全球的澳洲来说,这位医生却很有可能是“袋袋平安”,年年有余。

值得在此一提的是,这些日子里我们常常经过一家商店,店名是Maps Centre,专卖地图,独沽一味,但竟然能够长时间维持下来,直到今天依然如故。我真不明白,其中究竟有些什么奥秘?莫非澳洲人都把地图当成《哈利波特》了?看来,澳洲人做生意有时可真是超乎我们的想象!

小女建议今天要到悉尼市中心去吃闻名遐迩的洋餐,然后乘渡轮到Manly Wharf度假区转一圈。早上九点三十分出门,步行了约莫20分钟 就到了小码头,准备乘搭渡轮到悉尼著名大铁桥和歌剧院附近的码头。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决定继续步行十分钟到火车站去乘搭火车,每人只需15个大洋就可以一整天享受各种公共交通服务,包刮回程渡轮在内,太合算了。

至于老人票,那就更是可圈可点,只需2.50元!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里怎么竟然学起新加坡来了——外人不得享此优惠。不仅如此,来自其他州的澳洲人也跟我们两老一样备受歧视,必须付足全费!您瞧,咱们中原先贤说得好:“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这里的南蛮怎么尽往坏处学?而且学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本文修改于: 8:04pm 21/04/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21/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