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4览:111 陈哲南和杜莱 作者:李客星
主题:陈哲南和杜莱
作者:李客星 1:17pm 19/04/2006

陈哲南和杜莱


    哲南和杜莱的下台,虽有许多相似处,但是有更多不同点;它几乎揭示在不同政体下,政府打击弊案的两个极端。

    湾新闻媒体把陈哲南的羁押禁见定调为‘司法黄牛’案。‘黄牛’是什么意思呢?根据词典:

    

  • [ticket monger]∶票贩子,以黑市价格倒卖证券、外汇、车票、船票、影剧票的人
  • [one who break one's promise]∶食言、失信的人

     ‘黄牛’甚至于动歪脑筋在‘司法’上,应该是个位高权重的人物,也就应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预言。在第四权的监督和民间许多‘爆料’、告密的情况下,这个案子是往上办的;也就是大家要知道‘最高层’是谁?而陈哲南作为总统府副秘书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背后的人物呼之欲出;连扁夫人吴淑珍拿Sogo礼券购物都‘周身蚁’。

    不是有全民作为后盾,主流舆论的高压下,‘他’会坐以待毙,让案子‘办上去’吗?求生是动物本能嘛。所以台湾要集合各方的力量,‘爆料’的‘爆料’;要行政院长苏贞昌承诺办案没有上限的,都通过各种方法套他的话、他的承诺,以追求一个最终的真相。

    很多民间的‘爆料’,起初都被总统府斥为无稽之谈,后来都证明准确到数目的整数。所以尽管诽谤官司满天飞,只要最后陈哲南伏罪下狱,这些都将不攻自破。而且执法人员都有自保的危机感,反而会去公正地调查和执行,虽然多了影射、诬告、陷害等无可预见的麻烦,可是有谁会一开始就认为:这是一件容易办的案?



    莱则不同,杜莱风光时和执政党走得很近。吴作栋夫人本是他的法学院同窗,因此在93、94年还是总理夫人的时候就顺理成章当上了NKF的名誉赞助人。

    政党甚至以NKF作为新加坡慈善机构的样板,凡是筹款晚会都是达官贵人出齐,撑腰打气。杜莱好几次打官司告人诽谤,他们也站在他后面。甚至在对报业集团官司急转直下的当儿,卫生部长、两位总理夫人都还出面赞扬他。

     NKF的监管受到全国福利理事会的严重质疑,不颁发慈善机构的地位给它时,卫生部竟然可以越过自己已经释放的权限,一次过给NKF三年的鳩收善款的执照,这些种种,今天都成为‘诚实的错误’。而案子是越办越下,你说杜莱贪,原来他的下属更贪,说来说去是个人道德出问题,而不是‘最高层’有什么人袒护他,为他撑腰,整个制度的设计出了问题等结论,这一些就略过不表,大家就把它给忘了吧,让我们‘心连心,齐向前’。

    底所谓‘商业罪犯调查科’和‘贪污调查局’是按什么方针办案,社会人士无从过问,当然也谈不上‘监督’。从提控杜莱和几位董事的罪名,似乎是贪污和造假,连‘滥权’这个敏感字眼都不见于报端。再来,案子判罪后,社会人士已不能指指点点,因为到时乱讲话是‘藐视法庭’,阻碍司法公正,惹上麻烦的或许正是自己。所以,NKF杜莱贪渎案就变成一个明显不过、显示新加坡司法效率、很好办的商业犯罪案。

    哲南的麻烦让民进党的声望重挫,而杜莱的治罪却变成给执政党加分。看来,杜莱还是很好用,无论之前还是之后。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9/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