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2览:317 郑与邪 作者:李客星
主题:郑与邪
作者:李客星 6:18pm 15/04/2006

郑与邪


    邪自去年得了个什么奖之后,我就一直在观察她;老实说,我观察每一位曾经得奖的人,其乐无穷。

    加坡的读书人太没志气了,‘奖’就好像人家替你准备好的包袱,一拎上手就不敢放下。一路拖着走,结果就越走越沉,最后没气力,就投降了。

    需要封杀你,捧杀你也一样——威武很能屈、富贵就能淫、贫贱马上移。

    谓‘邪’就是要跟‘正’的对立,你说东我偏说西;不是‘包顶颈’,也不是有个什么忒好的东西,而是提供一个不同的角度和观点。所以金庸武侠小说底下的‘邪’人物,暗器、施蛊、放毒蜂样样齐来,可是怎样也毒不过名门正派的心眼。

    天你从‘偏激’走向‘持平’,从‘对抗’走向‘投降’,还配一个‘邪’字吗?

    部《大长今》就是韩文版的《阿甘正传》(Forrest Gump, 1994),徐长今能够小灾小难到公卿,简直是旷世奇迹。故事有个很不可能的前提就是:皇上、太后和皇后都是好人。剧本隐恶扬善,对于教导凡夫俗子、净化人心是有好处的,不过作为政治学的参考则不必了。

    邪也知道:“当个郑尚宫是很艰难的。她必须排除万难,即使面对比她更大的权势,如果认为不妥,她也有对峙和说话的勇气。纵然最后,她还是含冤而死,至少,她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让食物成为权力斗争的工具。”郑尚宫、韩尚宫的政治学是0分的。每当这些正气凛然的老好人以为在做‘对的事情’时,都是在损害另一集团的利益,使他们更需要‘心连心,向前进’。少了对这个利益集团的戒心,和决不手软的打击勇气,最后大家都会死得很难看。

    邪说:“大选来临之际,候选人纷纷出炉。这次的大选,会不会有郑尚宫?……身为选民,我们要如何看仔细,不沦为权力斗争的工具,而是审视监督的利器。”——我真的不知道她要讲些什么?

    与坏,善与恶的斗争,是天长地久、前仆后继的;以为有个了结、了断是个过于天真的看法。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芻狗”——好坏皆是芻狗,没有‘天公疼憨人’这回事。

    圣叹也认为天意本该如此:“寻彼曹操一生,罪恶贯盈,神人共怒。檄之,骂之,刺之,药之,烧之,劫之,割须,折齿,堕马,落堑,濒死者数,而卒免于死。为敌者众,而为辅亦众。此天之又若有意以成三分,而故留此奸雄以为汉之蟊贼。且天生瑜以为亮对,又生懿以继曹后,似皆恐鼎足之中折,而叠出其人才以相持也。”

    近《Spider-man 3》有张免费的墙纸在网路上流传,就是充满了这种‘困顿’的况味。

    Super Hero又怎样?在行侠仗义之余,还不是要躲在高楼的一个转角避雨!身上的红蓝两色尽失,埋首沉思,尝遍愁滋味。整个城市都是他守护的,可是现时脚下又有多少立足之地呢?

    隐咏诸葛亮的《筹笔驿》:“抛掷南阳为主忧,北征东讨尽良筹。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千里山河轻孺子,两朝冠剑怨谯周。唯余岩下多情水,犹解年年傍驿流。”——毛泽东非常喜欢‘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这对颔联,相必是自己亲历的写照吧?‘困顿’是一种推动人积极向善的力量,失去了它,慢慢也就变成冷漠了。

Upgrade to Firefox 1.5!    


本文修改于: 6:29pm 15/04/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5/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