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2览:218 情牵悉尼之五 作者:艾维丹
主题:情牵悉尼之五
作者:艾维丹 6:47pm 25/04/2006

                               情牵悉尼之五             *艾维丹


30.03.2006       星期四

再过两天就要告别悉尼了,林老先生动了眼部手术,不能前往机场送行,亲家妈妈建议今晚到他们家里围炉,唱一曲“何日君再来”。

31.03.2006       星期五

今天顿维要到坎贝拉新加坡大使馆去领取新护照,特地请了一天假。

早上七点半出门,十点半就到了坎贝拉,全程约280公里。由于这里的一些景点上一回都参观过了,所以领了护照用过午餐,我们就驱车前往上一回的“漏网之鱼”——战争纪念馆(纪念死难的战士)参观。这个纪念馆的所在地,正好与国会大楼遥遥相对,据说是刻意安排的,以便让总理和一般国会议员开会后走出大楼,一眼就能望到,时刻提醒这些高官贵人们记住战争的危害与残酷。

下午三点半,我们在回程中来到一个小镇Goulburn,停下来添油时我看到了一个牌子写着:Water Restriction District。怎么可能呢?澳洲人口还不足2000万,为什么需要制水呢?这可令我感到有些困惑。听说这里曾经发生过严重的水荒,有报道说,当时这里的家庭一桶水要让几个人洗澡,洗完后将污水拿来浇花;有个孩子进入浴室洗澡,母亲则站在浴室门外守候,看表计时,限三分钟就必须出来!……

目前悉尼在用水方面仍然诸多限制,每星期只允许三天由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洗车、浇花,但不得直接使用水喉管。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不禁联想到,神州大地13亿人口要如何解决水资源的问题呢?“农村乡镇化”的口号一度响彻云霄,被认为是解决农民问题的终南捷径,但乡镇化之后的农村,水源正是一个大难题啊。别的一篓篓的问题暂且不说,单就一个“水”字恐怕就会让中国领导人一个头变六个大,进而谈“水”色变!

我们无时无刻都会听到人们盲目地、声嘶力竭地大骂中共专制残暴,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专制制度”,以为只有民主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丹,但澳洲的伟大民主就连1800万人口的水供问题也解决不了啊。循此再想下去,唉……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25/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