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01览:271 早报选读:李永乐—政治“放轻松”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李永乐—政治“放轻松”
作者:李客星 1:16pm 08/04/2006

政治“放轻松”

● 李永乐

  华语时事节目《敢问总理》,其中关于政治的能否“放轻松”的讨论,的确是值得关注的课题。李总理回应知名喜剧演员梁智强时,强调新加坡的政治领域,仍须维持在一个严肃的环境,并表示不能赞同像台湾和欧美,把政治搞成电视笑话,或者把领导人当成笑柄的做法。

  有趣的是总理的结束语和梁智强的回答。总理认为梁可能不同意他的看法,而反应敏捷的梁智强,马上接话说“我非常的不同意”,引起与会者的笑声,使得原本以为严肃的“敢问”,一下子轻松起来。

  所以说这个节目的本身,已经体现了严肃与轻松的两个面向。“敢问”二字虽有“自下而上”的敬畏,对话内容的坦率与真诚,过程的幽默,无不流露自然轻松的一面。如此看来,政治本身虽然是严肃课题,却可以用“放轻松”的态度面对。

  政治当然是严肃的事。严肃性的体现,其一是与其本质分不开。中国古籍《尚书》和《周礼》内容都提及“政治”两个字,《尚书·毕命》中就有“道洽政治,泽润生民”。

  中国古代的“政”有四个含义,简言之就是制度与秩序、施政的手段之一(比如“刑”)、统治者的修养和教化,以及君主和大臣的政治管理和政务活动,这四层含义无不关系重大。

  “治”则有两个含义,一指“一种与动荡相对的安定和谐的状态”、二指统治,治理或管理活动。

“严肃”地求长治久安

  

  现代政治的内涵,英文中的Politics一词,是经日本的转述而传入中国,人们发现汉语中没有一个与之完全对应的词存在。孙中山解读了“政治”二字, “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换句话说,政治便是“管理众人的事”,因此“政治功能”目标就是实现大众利益,如此宏伟怎能不严肃看待?

  政治严肃性的第二个体现,关系到新加坡的特殊现实。此话怎说呢?作为移民社会,本国与区域的种族、语言文化、宗教,存在千丝万缕的敏感联系,新加坡向来小心而谨慎,坚定维护多元种族和文化政策的可持续发展,因而必须对政治课题“严肃以待”,任何不负责任的言行,都有可能戮破这层敏感且脆弱的外衣。

  对政治采取严肃态度,与遏制反对声音或压制言论自由,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分别,前者坚持的是“大局为重”的现实需要,所要对付的是“不顾后果”的伪自由。回顾中国古代哲人对“治”的诠释,它的精髓就在这里,无论对政治作何解释,为“政”者莫不追求长“治”久安,古今中外一脉相成,与“稳定压倒一切”也有某种契合,是故政治的严肃性不言而喻。

  若如以上所说,政治又怎么去“放轻松”呢?这点倒不难解释,因为“轻松”从来就不是“严肃”的对立面。严肃的反义是不严肃,直接说就是轻佻或轻浮,是不负责任不计后果的言行,它们和轻松沾不上边,严肃的本质是认真而负责任,因此和轻松并不相悖。轻松是一种表达方式,就像“敢问总理”,大家围坐一起谈严肃课题,气氛却轻松自在,妙语如珠,所以政治是可以“放轻松”的。

  ·作者是本地媒体工作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8/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