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编选文章
02览:043 情牵悉尼 作者:艾维丹
主题:情牵悉尼
作者:艾维丹 8:20pm 05/04/2006

                 情牵悉尼     *艾维丹


16.3.2006  (星期四)

早上9点从漳宜机场起飞,下午4点半抵达悉尼,这时悉尼的时间已经是傍晚7点半了,飞行时间足足花了7个半小时。幸亏机上乘客疏疏落落,减少了不少挤压的感觉,阿门。

此行带来了大包小包的虾米、江鱼子等物品,走到提取行李处,不知从何处冲出一条狗,直往行李包包爬嗅,在场的官员一一检查后,还通知通关处的官员特别招待,足足查了整半个小时!幸亏一时忘了带来白粉,否则……

由于时间已经不早,小女与女婿接了我们就驱车直往一家华人餐厅用餐。几道菜出来,均属特大号,大概澳洲人都很大吃吧。

明天得早起,一夜无话。


17.3.2006   (星期五)

在新加坡,一向习惯迟睡。今天清晨五点起身,新加坡时间实际上是凌晨两点,一夜只睡了两个钟头。早上七点驱车前往接载亲家公婆一道去参加小女的硕士毕业典礼,一路塞车,险些没能赶于大学规定关门时间前抵达。小女婿绕道而行,总算及时赶抵校园,真是谢天谢地。

在毕业典礼上,所见毕业生大多是亚洲人。据说,这所新南威尔斯大学招收了不少亚裔学生;另一方面,据说现在澳洲的精英学生九成是亚洲人。因此,许多洋大爷、洋少爷都说:“一路来亚洲人为了应付读书费用,不少人得为洋人修花剪草,洗车扫地,再过二十年,洋爷爷就得反过来替亚洲人洗车扫地了!”

在马来西亚,马来人无法跟华人竞争,所以政府立法授予马来人特权,连升入大学,华人子弟也受固打限制,许多优秀子弟望大学校门兴叹,而成绩低劣的马来人却能大摇大摆的跨入校门。如今,听说澳洲也有一些国会议员叫嚣要保护澳洲学生,以免将来他们都沦为亚洲人的洗车童。

呜呼!一向自命不凡、养尊处优的洋大人也会有这么一天!

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前往“金福酒楼”享受香港点心。哇!摆到桌面上的点心竟然都是特大号的。我问小女儿:“澳洲人是否都是在码头扛米包的,为什么食量这么大?”

不过,点心的味道还蛮不错。

晚上,金福兄与金福嫂(我们称她二嫂。因为金福兄出世比我早了两个星期,我必须尊他为二哥,这是天意!)约往一家具有“新马风味”的餐馆用膳。菜色不论鱼虾肉菜,一辣到底,而且还有一道酸辣汤,应该说是具有“新马泰风味”吧。无论你把它说成什么风味,反正它的生意就是特别好,满堂宾客。


18.3.2006   (星期六)

现在澳洲正值初秋,前天一走出机场,就觉得十分凉爽,犹如置身云顶(赌场)。
这里的阳光似乎特别明亮,却没有像新加坡的阳光那么烫人,也许可以用“外强中干”、“色厉内荏”来形容吧。

因为今天没有大事在身,一觉到天明,总算补足了前些天缺失的睡眠。

早上八点半前往接载亲家公婆到balmoral bay 去吹海风。澳洲有许多美丽的海湾,有美丽的沙滩和阳光,只是缺少了仙人掌和老船长,想必远远比不上“外婆的澎湖湾”。虽然我没有到过“外婆的澎湖湾”,但老觉得她比任何其他海湾要来得漂亮、可爱。

晚上来到一条街,两旁都是意大利餐饮店,因为今天是周末,人潮川流不息。晚风吹来,渐渐感受到寒意。


19.3.2006 (星期天)

早上没有特别节目,睡到七点才起身。早餐过后,照例上网、练习书法。

我们到来之前,小女儿就已经把老爸喜爱的饮料、文房四宝等一应俱全的准备好了,难怪二哥赞叹道:“有女儿真好!”

长女芳儿明天得上班,所以今天必须赶回新加坡。二哥好歹一定要到“大三元酒楼”请吃一顿丰盛的香港点心,才能安心。他真是一位好客又热情的东道主。上一回来澳州游玩,当我们要回新加坡时,这位二哥恰巧患了重感冒,咳嗽得厉害,但他却无论如何坚持带我们到酒楼吃一顿午餐,然后又坚持送我们到飞机场,真叫我过意不去。

送芳儿到机场后,我决定去看看悉尼的土著贫民区。顿维(小女婿)载我们去兜了一圈,只看到一排排的砖屋,表面上看来还算不错,但听说里面十分破旧脏乱。据说那个地区曾经闹过事,许久以来警伯们都不进入该区,我们当然也不便冒险。

澳州政府曾经为土著提供教育援助,但效果不彰。原因之一当然是资质问题,一般人都相信近亲结合产下的后代资质比较差。顿维是一位心脏专科医生,据说他在大学里曾经作过试验,结果发现两只相同猪种交配所产下的小猪比较笨,而不同猪种交配后所产下的小猪却聪明得多了。

顿维说,以前他在大学里有一位绝无仅有的土著同学,毕业后就回到自己的社区去服务。这位土著同学居然姓邝,说明他有华人的血统。

除了天资外,一般土著生活条件低劣,收入有限,这就造成土著小孩必须提早出来工作赚钱,很难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至于政府所推行的援助计划是否存在着瑕疵,行政方面有没有什么缺失?我以为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这几天吃得太多、太好,消化系统每天都得加班劳作,太辛苦了。晚餐决定在家里自己煮些简单的食物,敷衍肚皮了事。  

20.3.2006   星期一

中午依约到金福兄(二哥)家里吃午餐,他亲自烧烤了一只火鸡,味道不错。据说,凡是有客来访,他必亲自下厨作这一道拿手“招牌鸡”。可惜,除了我们这个家族的成员外,外人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一手杰作;也就是说,他的知名度还有许多拓展的空间。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一代毕竟年纪都大了,年轻一代对这一行又都兴趣缺缺,各谋其事,各图其志;一旦打响了知名度,难免会出现“接班”问题,烦恼多多,还是免了吧。

二嫂是出身于北京大学的山东人,虽然煮得一手好菜,却没有一点儿山东味,也许是在香港、澳洲等地生活得太久的缘故吧。

我对饮食素不讲究,更不曾研究,一向以“吃得饱就是好饭菜”为原则;确切地说,只求“果腹”而已。我们在那个年代从小饿惯了,怎敢奢求?所以一谈到饮食方面,我就颇有自知之明,只能一笔带过,不敢品色评味、多所置喙,而事实上也无从着力。

午饭后稍作休息,二哥二嫂就带我们到河边散步,初秋的凉风,特别清爽醉人。附近还在兴建中的一座座新公寓吸引了我们,于是我们走到发展商的办公处询问购买房子的详细情形,并参观了好几个即将完成的单位。

这里的房子都是两房一厅的,面积大约90平方米,有个阳台,价格在52万元左右,很适合小家庭购住。

二哥二嫂都大力推荐这里的房子,希望小女儿到这里来买房。理由有下面几点:河边风光,早晚散步令人心旷神怡,购物中心近在眼前,双百公园、奥林匹克公园、火车站等都在十分钟的步程内,十分方便。不过,这里当然也有缺点:土质含有较多的重金属,有害健康;没有游泳池、没有电梯装置的房子也得交付大约每月250元的服务费,是贵了些。

相比之下,小女目前住的是三房式公寓,面积约110平方米,目前的售价不过是35万元左右;虽然离开超市和火车站远了一些(半小时步程),但售价相差甚大,而服务费每月也只有一百来元。

买房子不比买菜,总得三思而行。


21.03.2006   星期二

朋友托买Face of  Australia 系列中的一公升防晒膏,几天来到过Kmart 和其他西药店,都只看到小瓶装的,结果无功而返。听说这“澳洲脸”还挺好用;若是看到了“福建脸”、“潮州脸”或什么的,不知道好不好用,我当然不敢随便乱买。

今天午饭后我们再度出征,到附近的商场去逛,依然一无所获。不过,在超市里却发现各种各样的水果越来越诱人。单就桃子就有颜色、价格不一的五六个品种;至于葡萄更不必说啦,红的、紫的、青的,有籽的、无籽的……又大、又鲜、又润、又甜,香脆可口,令人垂涎六尺,每公斤只售2.49元到3.50元之间(进口的卖到4.98元)。每到超市,我心里就暗喜,暗自唱道:“我一见你就笑”,然后提一大包回来治治“口馋”恶疾。

除了水果,超市里的蔬菜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让人见了喜不自胜……

晚上依约到亲家公婆位在Castle Hill 的家里吃饭。这是一间独立式洋房,环境十分清幽。上回到这里来,屋后还有一个游泳池,后来填掉了,改成小花园,很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饭后大家坐着闲聊,天南地北,东西文化,无所不谈,当然也少不了林老先生的专业:教育问题。林老先生似乎对语言哲学问题特别有兴趣,我们在这方面谈了不少。

闲谈间,我突然想起以前听人说,澳洲洋人不相信亚裔医生,一般人不喜欢给亚裔医生 看病,现在情况又如何呢?顿维说,现在的情况恰好相反。由于亚裔学生勤读苦学,成绩优异,敬业乐业,相比之下,现在洋人更信赖亚裔医生了。

风水轮流转,真有这回事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05/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