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4页
01览:316 孤灯坐看横塘晚,黯淡功名举目清 作者:李客星
主题:孤灯坐看横塘晚,黯淡功名举目清
作者:李客星 10:04am 28/03/2006

孤灯坐看横塘晚,黯淡功名举目清


    ·赵蕤的《反经》:

     “田成子一朝杀齐君而盗其国,所盗者,岂独其国耶?并与圣智之法而盗之,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而身处尧舜之安,小国不敢非,大国不敢诛,十二代而有齐国,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智之法,以守其盗贼之身乎?”

    田成子不但盗国,而且连‘圣智之法’—仁义道德也一并盗取了,可是又怎样呢?大家都把凡存在的都当成合理;于是‘小国不敢非,大国不敢诛’,没有人敢出来非议,虽有盗贼之名,只要内外都默许,就成了庄子所谓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了。

     “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教之,则并与仁义以窃之。何以知其然耶?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智耶?故逐于大道,揭诸侯,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圣人之过也。”

    以要偷,就要干一场大票的,如果国家是以‘权衡、符玺、仁义’为代表,那么就连这些也一起盗取吧!取过来之后,所谓‘权衡、符玺、仁义’就属他的了。为什么把这些虚无、概念式的东西当成国家、人民的代表呢?哦!原来又是圣人的过错,原因是他们太过强调这些了。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8/03/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