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3览:254 音容‘苑’在,红包! 作者:李客星
主题:音容‘苑’在,红包!
作者:李客星 11:55pm 22/02/2006

回应: 早报新闻:林文兴——人民不应把预算案看成选前分红 作者: 李客星 11:54pm 22/02/2006

    直觉觉得这是最后一次的大红包了!‘红包’这个形式将会‘流芳百世’,不过内容将会大大缩水。原因无他,就是‘红包’这个名字起得不好。

    我看到总理公署部长林文兴提醒国人不应把预算案看成选前分红,心里暗喊:糟了!——不把红包当红包,

  • 那该叫什么呢?
  • 那么大选是该在5月红包到手之后,还是之前选呢?
  • NKF又如何在不影响红包份量的情况下收科呢?——连二丑们都自动噤声了。

    阿姐说:“一些已经有明文的规定,一些以为大家都懂得的简单的道理,有人点出来时倒似乎是新发现似的,有时甚至如获至宝,感激涕零。那必然是因为本来‘应该’的,事实却乖离了‘应该’。中间有许多曲曲折折,使到‘应该’的被认真对待时,倒成了‘难得’的了。”——新加坡人对‘红包’已经够理所当然,因为大家都知道是自己的血汗钱,不过是让别人慷自己之慨;既然有钱拿,也不至于无趣到不懂得做戏。

    个‘红包’包含3层意思:愿景、感情和技术。第一次派红包,人们多关注愿景和感情,感情分都送给执政党。多次派红包之后,前两项都被漠视,大家直接跳到技术的层面;即要如何才能囊括所有的项目,甚至有些利益团体雏形已经在非正式动员如何游说了……

    加坡人真是desperate了。赵琬仪说:“ Desperate 是一个情感浓烈表情丰富而纠缠的词汇。华文字很难译得完整。纵观中港台剧集译名没有一个译得到肉。”——Desperate 是一种绝望,不过是积极进取的那种;Desperate 是一种城市人的语境,因此以务农为本的文化,很难有贴切、相近的词。

    1994年政府开始在市场上收购三房式组屋,然后以折扣价卖给低收入的国民。2006年政府‘恢复’兴建两房式组屋,以便‘协助’低收入的家庭,怎能不desperate呢?

    1994年5月李资政提出改变选举制的构想:35至60岁有家室的选民可以拥有两张选票。还好这个构想终究是构想,不然今天desperate的是他们了。又或许今天的红包会更大一点?看来风向慢慢已经在改变,反正你Desperate我Desperate,大家就坐下来敲定红包的价码,如赵琬仪说的:

    “Desperate”含有绝望、拼命、危急、铤而走险的意思。好端端的一个人用最决绝的方式解决问题,玉石俱焚,两败俱伤,反映的正是desperate深绝摧毁性。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11:58pm 22/02/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2/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