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01览:066 网文选读:Gila-Mok-断背的兴奋与悲哀 作者:蔡培强
主题:网文选读:Gila-Mok-断背的兴奋与悲哀
作者:蔡培强 2:56pm 11/03/2006

旅美台湾导演李安果然不出所料,捧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华人世界也果然不出所料,马上簇拥着锦上添花,欢呼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李安蜚声国际,把中华文化推向世界。”

《联合早报》第一时间就在社论《李安扬名国际的启示》中,把李安高高捧上云天。文中说:“在发表获奖感言以及在此后的记者会上,李安用中文(gila mok 注:“中文” 在这里应该是 “华语” “汉语” “普通话”)感谢海峡两岸以及华人世界的关心,并且特别强调,他深受中华文化的熏陶,虽然执导的是西方电影,但自己的眼光和思路 ‘其实是很中国的’。”

我不怀疑李安的 “其实很中国”,也不怀疑李安执导电影完全有捧走奥斯卡金像奖的才能。我独不齿周遭华人在西方世界中表现 “谦卑”,为何总归以一种兴高采烈的麻雀乱跳的样式,展示得那么近乎自轻自贱。前一个高行健捧走诺贝尔文学奖如是,后一个李安捧走奥斯卡金像奖亦如是。

诺贝尔奖与奥斯卡奖都是西方奖项。虽说它们已奠立 “霸主” 地位,享受着实实在在的威望,可谁能说世界之大包括东方和西方,自听闻诺贝尔奖和奥斯卡奖以来,文学创作与第八艺术这两个领域,就只有得过这两个奖的人才能独领风骚号称第一?

高行健、李安,简单说穿了,只不过是两个福星高照,有机会游钻入西方世界再冒出头来的黄皮肤幸运儿。两个东方宝贝得了两个西方奖项(还说不准带不带台下幕后的 “施舍”),才堪 “扬名国际”,才堪有所 “启示”;东方人,不,应该说华人,悲也不悲?

以下一段文字出自《李安扬名国际的启示》:“在几乎所有影片中,李安讲故事的方式,都具有中国传统的叙事风格,隐晦、细腻、留白。即便是这部讲述西方人故事的《断背山》,李安依然是运用母体文化的思维和审美方式,去诠释人类的内心世界。与当今华人社会某些人盲目崇拜、模仿西方文化的表现方式相比,李安无疑就显得更有主见、更有深度、更有自信。”

怎么断定隐晦、细腻、留白就一定是西方人所欠缺的 “中国传统的叙事风格”?怎么断定只有李安拍《断背山》,诠释人类的内心世界运用的是 “母体文化的思维和审美方式”?怎么断定《断背山》中仅仅两个搞同性恋的西方牛仔,男不男、女非女,婆婆妈妈纠缠不清,就能代表人类的内心世界?这里的 “人类”,是一大撮还是一小撮?(这一违反生态自然的病态群,恐怕连一小撮也够不上。)

在当今华人社会中,到底是谁人盲目崇拜、模仿西方文化的表现方式?若按华人社会千多年来的儒家文化传统,我们,华人,会那么开放地为两个男人私自的卿卿我我,花那么多心思精雕细琢吗?借第八艺术偷窥可怜的病态之余,懂得留下点赚取同情的遗憾,既能满足人们的好奇,又能收买人心;只要是有点头脑的聪明导演,不管东方西方,露这么一手有何难哉?东方西方,谁模仿谁?

《李安扬名国际的启示》洋洋洒洒,道理很多,但只要搞清楚那不过是做文章,也就不足为奇。天下能人多如牛毛如沙数,能得诺贝尔加上奥斯卡者有几人?得奖者一定是人中杰?你要是没有眼光不会判断,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心甘情愿让人牵着鼻子走!

你要是问我,我会告诉你我不看得奖的《断背山》;我看入围后落选,结果一个奖也得不到的《慕尼黑》(Munich)。

《联合早报》洪铭铧介绍,这出电影以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举行期间,9名以色列运动员被一群巴勒斯坦武装恐怖份子杀害的政治事件 “慕尼黑惨案” 为背景。以色列为了报复,派出一支特种部队,惊险追杀他们的巴勒斯坦仇人。

洪铭铧说:“……要拍出艺术与娱乐(gila mok 注:想必也包括思想性)兼备的电影,难度很高,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支持好莱坞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商业导演史提芬司匹堡能继93年的《辛德勒名单》(Schindler's List)、98年的《抢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后,第三度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尤其他是犹太人出身,却能用人伦的眼光来看待以巴的势不两立。”

你若问我为什么不看男人爱男人,却选择看人杀人,我不会告诉你我的答案。我希望你也去看《慕尼黑》,从中尝试寻找你自己的答案。

http://spaces.msn.com/mokky13/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11/03/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