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2览:224 有头发谁要作瘌痢? 作者:李客星
主题:有头发谁要作瘌痢?
作者:李客星 11:04pm 05/03/2006

    ‘幸福指数’不高的城市八哥,因为在垃圾槽、咖啡店和组屋的厨房里‘游走边缘’、专吃残羹剩饭,长时间埋首在腐败的食物里,渐渐地头就秃了,样子实在不敢恭维。于是养尊处优的树林八哥,就有话说了;它认为好好一只八哥,‘幸福指数’那么高,实在不应该沦落到成为一只秃头的城市八哥。城里五年一度的放生大会,堆满如山的食物,就让那些可怜虫去争个头破血流;树林里果实、昆虫多得是,一只优雅的树林八哥,是不屑去争的,因为看到‘幸福指数’的鸟才幸福。

    只优雅的树林八哥是高调了些,有一天如果不幸沦落到城市讨生活,不知它饿死的样子会是怎样?

    帝的新衣,是不是看得见已经不重要,至重要是看到皇帝出游、与民同乐的意义。这个社会已经渐渐‘唯心’。他们认为科研也需要偶像,其实科研何必‘偶像’?能够晋身‘科研’界,本身就在社会金字塔的上层,谁不知道它所代表的物质意义。

    ‘幸福指数’很低的可怜虫,不能指望这种‘循序渐进’的磨蹭,他们需要的是‘隔夜成名’的偶然。就好像他们宁可秃头,也不要到嘴的肉溜走;他们要的是‘现金’,而不是‘意义’。

    猪肉本来就是宰相的任务。看官不觉得这个‘宰’字跟操刀有关系吗?以前建立祠庙,用太牢作祭品供奉天。太牢,牛、羊、猪三牲合成的祭品。拜祭完毕,负责分肉的人,就是宰相。到了孔子的时代,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倒是有点本末倒置。今天要纠正过来:尔爱其礼,我爱其羊,别跟我讲耶稣!

    些住在风凉水冷环境的树林八哥,为什么喜欢讲鸟话呢?因为它要坚持‘凡存在必合理’这个论调。找遍鸟窝,只找着一只肯说真话,它说:“大家似乎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状态,原则的问题不再质疑,甚至怎样叫‘合理’,标准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可能也已经移动了。”

    林八哥却说:“难过的是,民间还是有不少千方百计要把自己的红包弄大的想法,试图找出可以探手捞钱的合法漏洞……把意外之财装满自己口袋的‘不拿白不拿’、‘拿越多越划算’的心态。”——对不起!过去我们相信太多谎言,搞到今天吃垃圾、秃了头,‘幸福指数’对我们没作用,show me the money!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5/03/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