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01览:191 早报选读:韩咏红—爆唳语言,语言暴力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韩咏红—爆唳语言,语言暴力
作者:李客星 11:53pm 03/03/2006

中国早点之京城偶寄
  爆唳语言,语言暴力

● 韩咏红

  “严禁倒垃圾,否则全家死光光!”

在一年一度的“两会”前夕,当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等课题在报章上讨论得热热闹闹的时候,《新京报》上一则有关北京粗暴标语的新闻,也引起舆论的回响。

  在这篇以《标语何时可以不发狠》为题的报道中,记者们采访了市民、城管负责人、社会学家,并且挖出了几句北京市里发现的,告诫他人的狠言恶语。

  通过粗暴标语,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市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管理问题,以及普通市民在对待生活难题时的应对决心与意志。

  像这条“小商小贩,禁止入内,违者暴捶狠打!!!”乍看下触目惊心,其实不是标语,是武力威胁恐吓。从图片看,标语作者还在标语旁挂了一根红色的短木棍,极具威慑力。

  有的粗暴标语,语言富有逻辑性——“谁带着狗在此大小便,谁不如狗!!!”——利用中国文化最忌被人指为“狗”的特点,作者拐个弯来指责可能的侵犯者,这则标语反映出作者的忍无可忍与忿忿不平。

  似乎每个粗暴标语的背后,都有一个无奈的故事。“狗”标语的作者韩先生告诉记者说,他家在半地下室,窗户前隔三差五就会被喷上狗尿,偶尔还留下狗屎。居委会也不能解决问题,最后韩先生决定自己动手,自制了警示板。

  牌子一出,狗屎狗尿再也没有出现过。

  同样的,上述恫言要对人“暴捶狠打”,诅咒人全家的标语作者都说,标语一出,小偷也不敢进院子顺手牵羊了,垃圾也没了。狠话有真用。

  以语言为刀,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粗暴标语的粗暴与愤怒背后,是市民在现实面前的无奈。并非文化大国文化首都居民的语言能力退化了,而是一些人的神经迟钝了。北京的文明标语多得很,笔者曾欣赏过:“小花小草在生长,请勿骚扰。”--呼吁市民勿踩草坪、或“竹笋在悄悄发芽,让我们分享这宁静的片刻”,意思是“请勿喧闹。”但是文明标语的效果,比较参差不齐。

  如果语言无法诉诸他人理性,或羞耻心以影响其行为,最后只剩威胁一途。

  新加坡早期也有许多“XXX,罚款500元”的标语。这个“XXX”可能是在电梯抽烟,随地吐痰,或者随扔垃圾。这些告示和粗暴标语的出发点有相同之处,带有警告威胁作用。不过,“罚款500元”以一个数字来量化惩罚的尺度,看起来更有“法治”一些。另外,这里是由政府出面帮我们惩治不文明的行为,我们不必自己“做标语”。

  当文明的行为从被动化为主动时,惩戒语言自然会减少,消失。

  在《新京报》报道刊登的几天后,有文化人在报章上撰文,检讨文革对中国文化的负面影响,并呼吁大家用文明社会的准则处理现代社会的问题。与此同时,《新京报》也开征标语征集热线,欢迎市民就不文明的行为写作特别的标语,报社承诺汇总后向有关部门反映。

  在中国,什么问题都有,什么问题都有人努力地讨论,尝试以个体力量去改变现状,影响政府决策。从一个角度说,当粗暴标语也能当成一种新闻的时候,相信北京粗暴标语的时代,即将过去。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3/03/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