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01览:042 高高低低 ● 李慧玲 作者:冬冬
主题:高高低低 ● 李慧玲
作者:冬冬 10:30pm 26/02/2006

高高低低

--------------------------------------------------------------------------------


● 李慧玲

   老实说,我看到《海峡时报》报道人民协会执行理事长陈文发在谈人民协会新一年的工作计划时,有点吃惊。如果报道没有引述错误,他们的工作目标,包括要使人民协会挣脱“便宜(cheap)、低级(low-class)和属于组屋居民(heartlander)的形象”。

  根据报道引述,“我们不要人们认为,新加坡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是因为我们的活动便宜”。而为改变这种“不具吸引力的形象”,人民协会要提升服务水平,使它相等于“五星级的酒店”。

  副总理黄根成在同一个场合中强调服务的重要性。作为人民协会的副主席,黄根成告诫与会的成员:“如果我们无法以令顾客满意的方式提供服务,他们就将去而不回了。”

  乍听之下,这样的表述也实在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改善服务是一种良好的意图,值得鼓励。在急速变化的社会环境里,人民协会属下的民众联络所,或者已经提升了的“民众俱乐部”,应该也跟岛国许多社团一样,面对吸引岛国人民参与活动日益困难的挑战。人协的任务更重,因为从一开始成立到现在,它在岛国社会里扮演了特殊而重要的政治角色。根据内阁资政李光耀的追述,1960年成立时,人民协会可说是人民行动党与左派的社团在群众中竞争的重要平台。到了今天,它既为安居乐业的岛国人民提供一个活动的场所,而原有的政治角色又仍然没有改变,是执政党和群众之间的重要桥梁。

  因为它和执政党之间密切的关系,对于许多居民来说,他们几乎将联络所与“政府”看作是一体的。人协作为一个服务民众的机构,进一步优化服务是与时并进的做法,但同时从它必须继续有效发挥政治作用的角度来看,也是必要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不出在人协要改善服务,而似乎是它应该怎样来看待服务的对象。为什么岛国的“服务”意识,总是环绕在商业的模式,是“营商者”与“顾客”之间的关系。“营商者”同“顾客”之间的关系具有怎样的本质?人协作为一个公营机构,已经在做的事本就远远超越一般的商家对顾客所提供的服务。因此,在谈到如何更上一层楼时,需要涉及的恐怕更多是从公共服务的精神出发,而不是回缩到经济利益关系的比拟。

  而用“五星级酒店”来作为衡量服务标准的思维方式,就更加是岛国的官员们应该跳脱的。在公共服务的领域,岛国需要贯彻的是一种如何为每一个居民提供便利、满足他们的需要的服务态度,这与“星级”毫不相关。这样的论述,能够反映的除了是官员力求进步之外,何尝不让人为官员的参照点往往是商业模式而感到担忧?

  令人担忧的还不止于此。岛国的现实是,有超过80%的人口居住在组屋当中,人们的生活条件虽然不断改善,越来越讲究生活的素质,但是当政府一方面在大力协助相当一部分低收入者,并且深切地意识到社会上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面对巨大的经济压力,属于夹心层的一群,岛国最贴近基层的人民协会却在意所谓的“低级”形象,不要做居民“便宜”的选择,这当中存在着怎样的认知误差?

  人民协会本来就是属于群众的,为什么有“便宜与低级”形象困扰之说?我们的社会何曾变得那么等级分明?“便宜与低级”是从哪里得到的结论?这几年来,岛国的民众联络所的设施愈见完善新颖,一些联络所也努力地建立自己的特色。有的为乐龄人士主办各种活动外,为其他居民提供的一些进修课程也体现了与时代的共同进步,比如韩流之下有教授韩语课程,打完太极、气功现在还有瑜珈等等。因为居民知识水平提高,有的联络所有时事课题的讨论会,有的组成读书会。这些不同的活动更实际地切合不同时代居民的需要,这本是人协之功,也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联络所真的必须穿上燕尾服,才能吸引更多居民的注意吗?且莫说要挣脱人民协会的“便宜与低级”形象的言论是否政治敏感,这样的说法反映的是怎样的一种心态与观念,令人沉吟。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26/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