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2览:231 《今日报》选读 :在线实践主义——沉睡的新加坡 作者:李客星
主题:《今日报》选读 :在线实践主义——沉睡的新加坡
作者:李客星 3:46pm 24/02/2006

《今日报》选读 :在线实践主义——沉睡的新加坡

专家说,岛国不像邻居那么先进。

星期五 2006 年 2 月 24 日

德瑞克·保罗
derrick@newstoday.com.sg

和马来西亚先进、热闹的大都会比较起来,新加坡不寻常地被比喻成一个熟睡的渔村。这个比喻的不可思议处,在于竟然是拿两国的网际空间的活跃量作比较。当提及互联网发展的急缓高下,本地学术人认为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前媒体记者祁连·乔治相信:在网际实践主义的领域中,新加坡不过是邻国的穷亲戚。

“从10年前,互联网向公众开放至今,我们仍没有一个独立的本地新闻在线。”他在本星期三——新书《互联网和争论新闻学》推介会上说:“马来西亚比新加坡在互联网上有更多组织完善的活跃单位。”

他称之为‘渗透/分享的吊诡’,虽然新加坡人还是有浏览互联网的自由。

然而有趣的是:虽然长堤彼岸的上网条件或媒体管理法规和这里相距不大,乔治博士承认不能解释为何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景。答案只能在下线之后,在旧世界的政治地带中找到。

“首先,马来西亚的社会网络和互联网实践比新加坡先进。第二,‘烈火莫熄’因素;这样的政治觉醒,在新加坡互联网时代到来时,没有出现。”他说。因为这些理由,在线新闻如《当今大马》和《Harakah》(盼望)都在马来西亚生存得很好。

新加坡为什么落后于马来西亚这个对手?当然还有另一个理由。

“本地媒体大致上是够专业的,在许多情况下它们基本上还挺照顾读者。如果它们没这么做,我相信公众早就会寻找替代媒体了。”他告诉本报。

无论如何,目前替代媒体已成世界潮流,因为“主流在特定的系统中,并不能有效地推动民主”他说,并引证主流媒体如何是市场和组织上尊卑有序的奴隶。

“我想,一般人会寻求替代,是受所谓的‘客观性’所困扰。不过一些网上团体却说‘偏见’比假装‘客观’好;服从自己的议程比外来的宣导好。”

在新加坡,乔治博士特别提出思考中心和Sintercom,认为它们有助于虚拟社区,虽然是个‘风雨飘摇的羸弱替代可能性’。目前这些团体对国家大事,如大选、投票和宪法的冲击是边缘化和非直击性的,但是乔治博士认为它们至少促成自我表达,理念的共享和弱势的政治评论。

“退一万步来说吧,这些实践者至少感受到民主化进程,他们做了一些以前办不到的事。”他说。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4/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