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01览:302 三言两语道《回忆录〉----mentor-----alex josey 阿历佐西 作者:德仁
主题:三言两语道《回忆录〉----mentor-----alex josey 阿历佐西
作者:德仁 00:47am 21/02/2006

    2001年大选过后,新的内阁举经选定,踌躇满志的老吴打算作足
五年任期,言犹在耳,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李老太于伦敦中风后,他
的任期就接进尾声了!他想做足五年,可惜,时不利兮,终于内阁改
组,小李当上正位,他改道护航,保驾太子。
    总理公署顿时有了三巨头,mm,sm,pm,在中文里“资政”照旧用,
英文里就多了一个mm,mentor minister,mm 不属于任何部门,但又高
于任何部门,mentor 就是导师! 有四十年历史的共和国内阁还要补
导?这些领取高薪的精英部长门还有什麽颜面?他们能刚强勇猛?
    mm,sm,pm 合称msp, msp 是什麽东西? 通查字典,找不著!经得
一个仙人指路:你去新加坡的 buangkok green 就有一大伙,随呼随
到。
    那麽,谁又是老李的 mentor ?
    这位老李重爱的军师,乃是佐助老李大半生的“反共产主义,反
种族主义,争取马来西亚合并”事业的师爷,在当时是红透半天边的
犹太籍英国人-----alex josey 阿历佐西。可惜有众多精彩人物的《
回忆录,〉偏偏选不中他?为什麽?
    阿历佐西是英殖民地的遗孤,1948年就南来马来亚,他所崇尚的
民主社会主义思想,反共心理战的专业知识,及广泛西方新闻界的交
际关系等,对于当时求才若渴的老李更是上上人选,再说老李的亲共
色彩,更需要有一位像他如此身份的人来消除美英领导人的疑心!
    阿历佐西自从与老李及pap 一伙人成了拜把兄弟后,不论是高球
切磋,杯酒怡兴,周游列国还是论坛议政,都形影相随,一步一趋,
有道是: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阿历佐西是第一位外籍人士为老李列传的执笔人,他的《l k y
大传〉记载了老李从儿时,青年时期,求学到从政的经历,并且,收
集了五 六十年代老李的演讲录。
    阿历佐西也是老李与东姑,在大马时期,两府(中央与地方)两
党(pap 与 umno ) 互相角力的急先锋。但是,最终被东姑使下杀手
锏,成为“大马美梦”的牺牲者。这等等大事,阿历佐西的《大传〉,
都详情记载,反而是老李的《回忆录〉,没有片言只语,阿历佐西的
蒙难遭遇几乎被遗忘了!这里谨替老李补补遗漏,以免,
    “黄鹤一去不复还,白云千载空悠悠。”
     阿历佐西是何许人? 做过甚麽大歹记?
     《马来前锋报〉utusan malayu, 前总编辑赛 扎哈利于2000年
出版的回忆录------《人间正道〉里就说到这位师爷:
     “阿历佐西,李总理的首要政治宣传手。我在五十年代初开始
认识他,当时,我担任新加坡新闻从业员全国职工会的委员,他担任
主席,而《新加坡虎报〉的社论主笔拉惹勒南则担任副主席。。。。
      “阿历佐西,这个人的背景相当神秘,人很亲切,很会跟人相
处,喜欢以社会主义的身份示人,他日常衣著简单,短衣短裤,常常
还是这里补那里补,让人的印象是个穷家伙。他跟拉惹勒南(后来的
外交部长)是老相识,在新加坡和拉惹勒南一家人一块住。。。。。。
      “人们也知道,阿历佐西涉及美英情报组织的各种间谍活动。
马来亚紧急时期,英国钦差大臣邓普勒将军把阿历佐西带进马来亚,
在马来亚广播电台的新闻组工作,邓普勒是之前一段时间在中东执行
任务时认识阿历佐西,同时,阿历佐西跟英军一起搞对付马来亚共产
党武装斗争的“心理战”的间谍工作。。。。。。。。。
      
       钦差大臣        心理战专家      
     邓普勒将军---------阿历佐西------李光耀------首要政治宣传手

      去年,2005年出版的前东姑的新闻官 patrick keith 的回忆录
《ousted>, 其中一章详细描叙,当时阿历佐西如何成为两府两党角力
的牺牲者。
      这里简约介绍:
      “1963年 10月,阿历佐西自己卷入大风波,他在澳洲一份杂志
《bulletin> 里撰写了一篇比较老李与东姑的文章中写道:
      “李,是属于有着千年文化历史的种族,东姑是那些没有伟大传
统而仅有海盗背景的后裔。。。。。。
       “让我幽默地回应这样的说法:我骄傲我是谁的后裔,这也像
英国人崇拜的是海盗的 francis drake 爵士和其他人士是英雄好汉一
样。。。。。。”东姑当时这麽说道。
        争论没有停止,情绪越来越高涨。
        1965年 7月,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以阿历佐西干涉内政为由,驱
他出境,打狗不看主人。
        驱逐事件像狂烧的野火,新加坡,吉隆坡,伦敦,悉尼等地的
外国通讯员都为他伸张正义,pap 的主席杜进才及其内阁成员也为他主
持公道。。。。
        但是,东姑说道“马来西亚已经享受种族和谐与和平,让我们
保持现状,我们若要争吵,就集中在那些值得争吵的课题上,但不需要
为一个不是我们国民的阿历佐西而争吵!”
        大势已定,阿历佐西也就悻悻然地离开新加坡。
        但是,他的离去只是短暂,三个星期后,新加坡同样被 ousted
,从此,各走各的路,阿历佐西重回新加坡,再助老李建设新加坡,直
到1984年退休。
        阿历佐西鲜明夺目的间谍身份,对于老李的作用也逐渐失去光
彩,甚至还是累赘,逐渐不受重用,稍稍然瞬息消失。
       老李大言不惭地指责那些敌对者是听命于北京,听命于莫斯科,
听命于椰加达,听命于吉隆坡,那麽,他又听命于谁呢?
       落花都是无情物, 化着春泥不是春!


=================================================================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德仁 21/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