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3页
编选文章
02览:194 皓月怕萤火争辉? 作者:多话
主题:皓月怕萤火争辉?
作者:多话 00:03am 12/02/2006

皓月怕萤火争辉?


因在2001年大选竞选期间诽谤现国务资政吴作栋和内阁资政李光耀,声称无力支付两位资政50万元的名誉损失赔偿金,高庭昨天昨天宣判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破产。

对徐博士来说,这次的判决短期对他并无影响,因为早在2002年2月徐博士就因没申请准证在芳林公园演说触犯了公共娱乐与集会法令而被罚款3000元。又在同年五一劳动节擅闯总统府范围和非法演讲又被法庭判处罚款4500元而失去了参加来届大选的资格。

根据新加坡宪法,任何公民因罪名成立被法庭罚款达2000元或被判坐牢达一年,五年内都不得参加国会选举。对徐博士这位生活离不开政治的的政治人物来说,拚政治而不能参与选举,就如虎入牢笼、鸟失双翼,其痛苦是可以想象的。

不过这一次的破产宣判,却不啻是宣布了徐博士的政治死刑。如果徐博士不能想法子还清两位资政的名誉损失赔偿金,就不能脱离穷籍,也就说永远没有参加国会选举的资格。

回首前尘可能会让我们触目惊心,多少届大选了,多少个政治人物飞的跑的如丧家之犬,与家人生离死别,与好友各分西东;又有多少人桎梏牢笼,在监牢里蹉跎青春?上帝容得下魔鬼,让凡人用心选择;造物者从没抛弃毒虫猛兽,也让它拥有自家的天地。为何我们却是那般赶尽杀绝?就因为他们与主流政治的理念不合,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踩上生养他们的土地。

所有政治性的、非政治性的诽谤,如今看起来都让人感觉是一头雾水。NKF杜莱的案例已经使新加坡人心寒意冷。君子可欺之以方,×××××××××××××××××××。若果不是惹上了财雄势大兼且身为资讯大本营的传媒,或许杜莱还在那儿啃他的花生米。

四十年的风风雨雨,岁月都能够让小孩长大,难道新加坡人就永远不会长进?在纷纷扰扰的乱世里于脆弱的根基上开天辟地,在波涛汹涌的大浪中,千钧一发的危情让小舟容不得一丝儿失闪,兼且一般船员良莠不齐,没有一位独挡一面的舵手和船长,我们都了解满船的搭客或许就的同归于尽,死无葬身之地。

四十年的缤纷亮丽,都托了伟大舵手的福气,而接任的舵手也都能够胜任愉快,使得PAP这一块金字招牌名扬四海。虽然当局从来都未把功劳全归于掌舵人而时刻都赞扬同心齐力、使劲操浆的水手,却完全忽略了水手在暴浪巨雨中历练出来的智慧。

两位资政就如两座大山!徐博士、前工人党主席和那些有家归不得的人,就如几颗渺小的微尘。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几个新加坡人会在乎那几颗微尘?每回大选的结果都做出同样的注解,证明人民的选择不是偶然。

为何大山竟是如此缺乏自信而容不得了微尘之争?或者是怯于星火可以燎原不得已先发制人扑灭火头,却忘记了草原已被开垦而换了成水泥钢地?

在不同的跑道上起跑,给自己铺上平坦的红毡,却给对手抛上满地的石头和荆棘,巨人的对手却是个身高不满三尺的侏儒,还说是公平的游戏?

世上本来就没有公平的竞争,输赢就是明证。但是为了赢的赢得光明磊落;输的输得心甘情愿,为何不能放开一切限制?就算是杀人犯、强奸犯,为何就不能竞选议员、总统?只要他拿得出一笔资金作为赌注。

最重要的,请相信新加坡人民的智慧和选择。

本文修改于: 00:34am 12/02/2006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12/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