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3览:168 早报选读:彭飞-新旧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彭飞-新旧
作者:李客星 4:54pm 03/01/2006

回应: 每日一词:咸与维新 作者: 李客星 12:51pm 21/12/2005

彭飞-新旧

● 彭飞

  新年处处可见“送旧迎新”、“吐故纳新”条幅,华人习惯新年头来临前大扫除,将所谓废物、旧东西清空,以全新心情迎接来年。然而,清出来的空间初时确实令人感觉清爽畅快,不久便又不自觉地将腾出来的空间填塞满实,仔细察看,新添物件竟与当初清除的旧东西大同小异。这时候,又该是开始新一轮的送旧迎新,我们欢快地称之为迎新年。

  “旧”几已成为不受欢迎字眼,凡与“旧”沾边的如“旧时代”、“旧思想”、“守旧”、“陈旧”,感觉都属于过去式,像一堆冷透湿透、再难激起半点火花的灰烬。

  生活教育不鼓励人们怀旧,许多刚刚熟悉的事物,一觉醒来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努力遗忘过去,也积极埋葬记忆,砍老树,放倒旧建筑,对旧日呼唤充耳不闻,甚至把以前的自己永远幽禁。

  世人追求的所谓“新”,类同媒体广告促销,用了新代言人,设计新包装,构思新说辞,推销的却仍然是旧产品。人性健忘,需要时间去建立感情联系的事物过于沉重,大家偏爱即用即丢,享受短暂的新鲜。生活内容像每年习惯为旧墙髹上新漆,长久下来,早已忘却当年曾经喜欢的颜色。

  新世纪美女经济火红,整容整形大行其道,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不仅女性阵地彻底沦陷,男性对美的认知也几乎全面改观。花容月貌不再纯靠上天恩赐,只要躺在手术台,怎样的脸都可指定打造。大气候所驱使,许多人开始厌恶自己天生那张脸和身材,冒生命危险,经千刀万剐让自己重生。

  这股改头换面热潮至今仍未消退,过去十年单仅中国便有20万张脸在整容中遭毁的残酷数据,爱美者始终不曾为之却步。整一张连父母都感觉陌生的脸,竟能愉悦地日日对镜梳理,心理流程颇费思量。社会大众沉迷表象,皮相下的灵魂从未吸引眼球的专注,于是人们常以为换了张新脸孔后,过去种种将随抹去旧容完全消失,从此凭借新形象开创未来。

  历史宿命不也如此,千万人流血改掉了旧王朝,江山换了姓,革命者还是要坐龙椅,享受万民拜伏阶下高喊万岁。袁世凯甫脱清廷花翎帽,肃立青天白日旗下高歌三民,心中恋恋的仍是复辟。旧思维盘踞人心头,剔除它比移山还难,更衣改容不过障眼法。缺乏灵魂深刻的自省,陈旧事物必如腐肉上的蛆虫,爬满一件件华丽新衣。

  放眼世道,民主型皇帝依然当道,各类型小王国层出不穷,穿着西装奉行封建,国库当个人金库,豢养东厂锦衣卫,挥舞上方宝剑胡作非为。民国与帝国,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空里合流同步,新的不新、旧的不旧,事事叫人迷糊。

  或许,只要产生皇帝的基础没有改变,新面孔旧思维现象仍时时给我们震荡。康有为、梁启超变法维新不过百日,深宫太后便挥屠刀斩掉“六君子”,革命并非请客吃饭,历史上搬动旧体制向来是一条血迹斑斑的路。单仅换了张脸,取个新名字,让形象师重新包装,便能畅行无阻,天下哪能有如此便宜的事!

  古希腊圣哲说过:“身体的美,若不与聪明才智相结合,是某种动物性的东西。”战国大儒旬子也曾指称“形相虽善而心术恶”者为“小人”。然而,才智与善心都属于古老而传统的事物,价值颠覆新时代,擦身而过的刹那惊艳与舞台的短暂绚烂方是天长地久。

  送旧迎新佳节里,屋外垃圾桶几乎天天撑爆,家家急着腾出空间装载欢乐和未来。发觉自己始终是念旧的,没有烟火,没有倒数,繁华喧嚣是遥远的风景,新旧交错时刻,握着30年前那一双手,悲欣交集。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3/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