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4览:015 凑凑热闹说说NKF事件 作者:艾维丹
主题:凑凑热闹说说NKF事件
作者:艾维丹 3:39pm 24/12/2005

回应: 许文远怎么又傻了? 作者: 蔡培强 2:34pm 22/12/2005

                      凑凑热闹说说NKF事件           *艾维丹

        调查新加坡NKF(国家肾脏基金会)管理弊病的报告终于出炉了,结果一如所料地引来了各方极大的关注。说实在的,在一向强调清廉、强调高效率管理的新加坡这块“圣土”,竟然也能够发生这样既不清廉、更毫无管理效率的事件,怎能不叫那些迷信“好政府”的看官们大跌眼镜而目瞪口呆、而痛不欲生呢!

        当然,像这样丢尽颜面的丑闻,不但败坏了国家的声誉,更让广大民众支持慈善事业的高度热情降到了冰点。为了亡羊补牢,更为了挽回公众的信心,一份洋洋洒洒却又让人感觉到有点语焉不详的调查报告便很快的端到公众面前来了。

        我无意在此针对这份调查报告作评论,只就个人的感触和看法略表一二。
  
        卫生部长许大人说:“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都要匿名。”这句话出自部长大人的口,让人深感意外并对他的IQ发生疑问,固人之常情,亦复理所当然。

        这话怎么说?盖新加坡乃举世闻名的“毁谤官司”小国。当年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惹耶氏就因惹上这一类官司而倾家荡产,入籍穷乡。正如大家所熟知,新加坡的“毁谤官司”,每个案子都有明确的“不二价”标示:S$300,000/=。像这样的天价,岂是一般市井小民胆敢“问津”的?虽然后来的徐某人一次过同时“毁谤”两人,按照市场规则获得了特惠折扣,每人只收取25万赔偿金(他若同时“毁谤”三人以上,理应能够获得更高的特惠折扣),但毕竟还得付出50万大洋,这岂是闹着玩的?因此,一般无奈的卑微草民当然就只能 作window shopping(匿名),过过干瘾,哪敢大摇大摆的走进店中选购如此天价一般的高档名牌货呢?

        由于“毁谤官司”之风盛极一时,NKF头子杜某人也就上行下尤地有样学样,东告西告,索赔求偿,威盖四方,气冲云霄,令人噤若寒蝉,谁还敢吭声?此乃“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之谓也。看来,这方“圣土”似乎已经成了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的“官司治国”的光辉楷模了。


        许大人也说:这些匿名信有的指责NKF处事傲慢,有的投诉NKF筹款方法强硬,有的对杜莱奢侈的生活方式有意见。然而,这些人都不愿透露身份,也拿不出确实证据,因此当局也无从下手调查。

        许大人此话差矣。看看台湾警方,对杜十三郎从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恐吓谢长廷行政院长的案件,尽管查证困难,但办案却何等神速?——手到擒来,毫不费工夫!若是能够请来台湾警界的相关团队助以一臂之力,肯定在“反掌”之间,即可真相大白,何必落得如此“无从下手调查”的窘境呢?

        再不然,不妨开个“2100全民开讲”,请来李涛主持节目,请来邱毅、郑春祺、胡忠信等人大事爆料,揭发弊端,“证据到哪里,就办到哪里”;只要肯于下

定决心“彻查到底”,别说“无从下手调查”,就算是查到“皇帝娘”头上去,顶多也只不过是剥开一颗peanut的功夫罢了。

       许大人还说: “由于我们都是诚实、有道德的人,我们以为其他人也一样是诚实和有道德的。”
        唉,问题就出在许大人从小就只接受英文教育,不知中华文化为何物。咱孔老夫子“有教无类”,偏偏就漏掉了这一类人!子曰:“吾始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吾今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您瞧,咱孔大圣人当年不也吃过“不足为外人道”的闷亏吗?但后来到底学乖了、学精了,怎能轻易“以为其他人也一样是诚实和有道德的”呢?许大人到底不是“圣人”,而且也不曾在孔老夫子门下接受熏陶、读圣贤书,更不曾让孔老夫子为他“醍醐灌顶”;既是如此,“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今犯上这样不能说是太小的疏忽和错误,诸位看官大可不必服用“惊风散”。
        应该在此顺便一提的是,新加坡是一个没有天然资源的弹丸小国,向来都为了求生存而诚惶诚恐、而备受煎熬,所以对金钱也就格外“情有独钟”了。在这样的环境里,民众不断受鼓励向外奋发求财,唯利是图。长此以往,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一群“逐水草而居”的牧民,像蚂蚁一样,哪里有糖就往哪里涌聚,你还能指望他们具有爱国观念和乡土情怀吗?也就在这样唯利是图的大环境里,不但公司、机构求财若渴,就是一些慈善团体也随着望风而财迷心窍,各显“神通”,见利忘义了。因此,任何人只要能够为机构、团体带来银宝和利益,很自然的也就备受恩宠了。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之类的迂腐古训,算是什么货色呢?在今天这样的环境里,这些违背时宜的旧道德观,难道还能行之有效吗?……今天,出现了杜某人这样的一位“天才”,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更让人们忧心的是,新加坡强调“精英治国”,可是,这些年来却培养出了一群可爱有余,见识不足而又不知天高地厚的“精英”,误国误民,在所难免。
        说来话长,这一次NKF的弊病大爆棚,既给我诸多感触,也引起我诸多的慨叹。

本文修改于: 10:21am 26/12/2005



大马华人网站

艾维丹 24/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中时电子报时论广场 (艾维丹) 3:49pm 24/1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