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2览:370 早报新闻:许文远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匿名” 作者:蔡培强
主题:早报新闻:许文远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匿名”
作者:蔡培强 12:34pm 22/1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欢迎NKF展现新气象 作者: 李客星 09:45am 02/12/2005

许文远:
  KPMG动用庞大资源挖出更多内情

--------------------------------------------------------------------------------


● 洪艺菁 刘慧芬 李静仪 林慧慧

  过去有不同的特许公共会计师(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对NKF的财务进行审计,但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而这次KPMG却能挖到这么多内情。

  卫生部长许文远说,这是非比寻常的做法,因为这次的调查工作动用了庞大的审计资源来进行,再加上旧NKF董事部及执行理事长(杜莱)也已辞职,KPMG的审计师才能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翻阅每份文件和阅读每则电邮。

  他也指出,现在KPMG能够完成审计工作,不是因为这群人是超人,而是他们是在特殊的情况下,花了很长时间去挖掘资料,并翻阅每一则电邮。

  过去,无论是例常的机构报告需求或回应监管机构的特别要求,NKF的财务都由不同的特许公共会计师审计,可是都没有发现NKF企业管理有任何弱点。

  即使是去年,卫生部委任KPMG对NKF的可扣税收据展开特别检讨,也没有揭露任何很大的弊病,根本看不出有不恰当管制和管理不当的毛病。

  许文远说:“当PwC(PricewaterhouseCoopers)连续进行审计后,每次都确定财务上并没有不妥,你认为国内税务局或卫生部能做些什么?不信任PwC?还是怎样?他们才是审计方面的专才。或许你会说,单信任审计师还不够,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审计师。或者加强审计工作?这些问题,我们接下来几个星期都会检讨。”

  此外,他也说:“公共会计师的工作就是展开独立审计。他们才是审计专才,卫生部或任何一个监管机构不可能要求另一个审计师去审查一个审计师,我觉得这是不对,而且是愚蠢的作法。”

  对于KPMG这次能够顺利“挖”到内幕,许文远很赏识这种审计一个机构的挑战,尤其是一个过去曾被一名执行理事长掌控的机构。

  他说:“即使他(杜莱)要故意误导,但这须要一些努力,事实就能被揭发,这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对NKF以前的审计师都感到失望。”

PwC回应

  针对部长的“失望”,PwC昨天回应说:“我们的首要责任是针对(旧)NKF财务报告是否正确和公正提出看法。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履行了责任。我们注意到部长的看法,会建设性地对待他的看法。”

有匿名信 但无人愿站出来指证

  政府最近几年来,不断接获有关旧NKF的匿名信,不过这些人当初都不愿意站出来指证NKF。

  许文远透露,这些匿名信有的指责NKF处事傲慢,有的投诉NKF筹款方法强硬,有的对杜莱奢侈的生活方式有意见。然而,这些人都不愿透露身份,也拿不出确实证据,因此当局也无从下手调查。

  外国媒体记者昨天在记者会上询问,新加坡人是否不敢坦白发言?

  许文远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匿名,我也经常接到投诉医生的匿名信。报章言论版要读者提供真实姓名,也是争取好几年才有办法落实的。也许这是一种亚洲文化,我们不愿意当面指责对方,因此会要求匿名。”

NKF为何再获颁公益机构资格?

  由于多方的财务评估都能证明,NKF的财务并没有不妥,因此卫生部当年才会在国家福利理事会撤销NKF的公益机构(IPC)资格后,再颁它公益机构资格。

  在上个世纪90年代,福理会是NKF的中央基金执行者(Central Fund Administrator),但因为NKF的工作主要与医药和卫生有关,福理会在2000年发现,由它来评估NKF的基金会很困难,认为卫生部才应该是NKF的中央基金执行者,于是撤销它的公益机构资格。

  与此同时,福理会也向慈善总监表达了它对NKF免税捐款的作法和筹款费用的关注。但是,监管机构在评估了NKF的财务纪录和捐款管理纪录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不满意和足以证明可撤销它的公益机构资格之处。

  此外,NKF也能够针对各方的财务询问作出合理的回应,而且也被监管机构接受了。NKF的内部审计公司PwC也表示,NKF的财务报告并没有不妥。

  基于以上种种因素,卫生部批准一次过颁发NKF三年的公益机构资格,有效期从2002年至2004年。

  根据KPMG审查报告,NKF的内部管理弊端其实早在四年前就可以纠正过来,可惜监管当局错失良机。好一些官方机构都有权力调查NKF的运作,不过他们都只管捐款税务回扣程序,各方都没有行使他们的职权来监督NKF是否有管理疏漏。

  针对KPMG的批评,卫生部长许文远说:“当福理会提出了一些关注,如过度筹款时,卫生部也关注同样的问题,认为捐款有激增的现象。但是,我们被说服了,因为要长期帮助肾脏病人,有储备金是必要的,这是责任,所以卫生部不觉得有什么错。”

  福理会执行理事长钟添明受访时说,福理会是基于NKF的活动主要与医药有关而难以评估它的基金,所以建议卫生部接手为NKF的中央基金执行者。

  他强调说,基于以上原因,福理会因此没有更新NKF的公益机构资格。很肯定的是,在撤销NKF的资格前,福理会有向慈善总监反映它所关注的事项。

  国内税务局受询时说,NKF过去的财务报告,审计师并没有举出不利的发现。慈善总监因此没有任何依据可做出旧NKF的监管制衡功能不正常的结论。

  尽管如此,慈善总监表示将进行内部检讨其责任和功能,研究如何在不对慈善团体施加过高的行政压力下,加强对它们的管制。

许文远语录

■“我们不会让NKF跨掉,如果到最糟的情况,政府会接管NKF洗肾中心的运作。”

  ——许文远答复“如果NKF倒闭了,肾脏病人该如何是好?”的询问。

■筹款成效:特优

 筹款方法:不及格

“我给它特优时,指的是筹款的有效程度。他们比任何慈善机构都有钱,这是个事实。即使现在,它的储备金也有2亿6030万元。新管理层会确保这些钱妥善用在照顾病人方面。即使捐款停止,他们还可回归根本,只提供洗肾医疗服务,他们将能维持很多年。不过,他们的筹款方法,在数据上误导人、报大病人数目,这些都是不道德的,大家都容不下的。”

  ——许文远解释为什么较早前给予NKF筹款“特优”的评价。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

 不报,时候未到?

“那些目前仍有古怪行为的慈善机构,最好现在开始检讨。”

“随意猜测是无谓的。但如果有调查的理由,我们必定会调查。你无论做过什么好事、坏事,是不可能隐瞒一辈子的。我们也许不会在事发第二天就揭发你,但那只是迟早的事。”

  ——许文远答复“其他慈善团体是否经得起类似的审查”。

■“受骗的不只我一人,很多人在大多时候,都为了很好的理由而支持NKF。当事实逐渐曝光,大家要经过一段时间来接受与适应。我承认,我曾维护他们,现在我看起来傻极了,我也觉得遭受背叛。由于我们都是诚实、有道德的人,我们以为其他人也一样是诚实和有道德的。”

  ——许文远答复“为什么许多部长以前都在帮NKF说好话”。

■“我们的贩卖毒品管制法令是全球最严格之一,但是我们能完全消除毒品贩卖活动吗?不可能。总有人会挑战法律底限,不过我们有一套监管系统,确保他们受到制裁。”

  ——许文远表示即使管制架构严格,对不法之徒还是防不胜防。

■“最好的预防方法,就是确保董事部成员道德崇高。我也要呼吁有才能的新加坡人献身加入慈善工作,否则投机取巧者就会乘虚而入。”

  ——许文远答复“慈善机构是否都该花大笔钱,请人来做详细的调查”。

■“我也是许多寺庙的名誉赞助人,因此当NKF事件发生时,我也相当担心。所谓名誉赞助人,我们是在支持该机构的慈善事业,我们也知道我们是被人利用,提高他们的形象。我们并没有任何执行权力,也没有参与决策。我们会出席一些活动。慈善机构负责人有时会向我们汇报进展,但是都报喜不报忧,我们是无法知道更多的。”

  “我阅读了KPMG报告附件,答辩者的律师说名誉赞助人参与决策,这完全没有根据,而且在我看来,是个非常可鄙的做法。你撒了谎,现在还拿名誉赞助人来遮掩。阅读了这个附件,我对个别NKF风波人物仅存的些微尊敬,完全消失了。”

  ——许文远谈名誉赞助人的角色。

■“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得承担部分责任,但我们是导致问题发生的主要因素吗?”

  “NKF过去二三十年来都这样,而我们都在睡觉?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不知道问题是何时开始的,我想并非隔夜发生,也许是1999年以后,也就是过去5、6年的事。”

  ——许文远谈卫生部是否该负担全部责任。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22/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