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3览:136 早报选读:吴俊刚 ------- NKF式的形象工程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俊刚 ------- NKF式的形象工程
作者:费言 12:06pm 07/12/2005

回应: 天真部长上当记 作者: 费言 1:50pm 04/12/2005


● 吴俊刚

  18世纪俄国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时,有位宠臣叫波将金(Potemkin)。据说,有次女皇出外巡游,所到之处,看到不少外观漂亮的村庄,心中大悦。殊不知,这些村庄都是假造的“形象工程”。

  “波将金村庄”(Potemkinvillage)于是成了矫饰门面的代名词,用现代话说,是一种形象工程。

  20世纪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就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欺上瞒下的“波将金村庄”。古往今来,由心术不正的人精心打造出来的各种波将金式形象工程,可谓琳琅满目,无奇不有。

  波将金村庄固然是经典,NKF个案,看来也可以跻身现代的形象工程名榜。不同的是,波将金村庄也许全是造假,NKF却有真实的前台和布景。

  随着调查内情的不断公开,NKF故事情节的演变,真叫人瞠目结舌,原来罐子里装着那么多虫子。至少有一个人已经看得火了。

  记者问起卫生部长许文远,政府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对NKF事件负责时,部长说,也许,要等KPMG的独立审查报告出炉才知道。但他坦诚自己过去是过于信任NKF了。他说,如果一个人出于某种动机,存心要误导公众,那么,没有一个政府或监控机制是可以防止的。

  许部长打了一个比喻,像报业控股这样一个大机构,其总裁如果因某种动机,把公司当成自己的生意来搞,董事局又极度信任他,他大权独揽,若加上他又具有领袖魅力,所有员工把他像神一样崇拜,没人敢告发,外人就很难知道内情了。

  确实是如此。其实,当一个善于玩弄权术的人成功地制造了某种形象工程的光环后,即使有告发者,有所谓的吹哨者(whistleblower),在人们都已普遍被表象迷惑的情况下,也未必就能使内情曝光。告发者往往还会吃苦头,如被反控诽谤。

掩饰表象后面的一切

  杜莱指称有诽谤性的《海峡时报》文章,刊登于2004年4月,距离杜莱提出诉讼案开审已经一年多,若不是因为有了这场诉讼,又有多少人注意到文章中所揭露的一切呢?又有多少人相信文章作者之所言呢?

  又假定杜莱本人不提出诉讼,NKF的整个形象工程又是否会曝光?若不是杜莱本人犹如神差鬼使,决意要告《海峡》和报业控股,NKF这个罐子也许就永远不会被打开也说不定。

  必须说,杜莱的NKF形象工程是非常成功的。因为成功,也就愈加显得真实,愈加容易打动人心,获取信任,获得捐款,也愈加能够掩饰表象后面在进行的一切。

  现在,随着内情逐渐暴露,除了卫生部,相信还有不少政治人物也必然或多或少有后悔的感觉。长时间以来,大家就只知道是在支持一个成功的慈善事业,如今肯定会感觉若有所失。

  精明的政治人物尚且如此,又何况是一般的市井小民!笔者当议员参与社区工作时,也曾经与NKF交过手:因为帮助一名患肾脏病需要洗肾的选民向NKF求助,使我对这个组织的看法完全改观。于是,我暗中劝导基层组织和中元会,不需要再那么落力为NKF筹款,因为它的基金钱已经很多了。但是,得到的反应顶多是将信将疑。

  一次,出席一个中元会,在喊标福物时,为选区教育基金筹款的福物只筹得了几千元,而同场的NKF福物所标得的款项却比教育基金多出了十几倍。

  我知道,NKF的形象工程已经深入民心,难以扭转。NKF事件发生,虽然是事隔多年,终于还是有人私底下告诉我:你当年说得对,无奈已无法挽回了。

同样的工程不会绝迹

  NKF的剧情还在发展中,虽然不少人已经愤怒到决定停止捐款,但是,可以肯定的,NKF式的形象工程,犹如波将金式的形象工程,并不会因此而绝迹。这主要是人的弱点是难以改变的。

  形象工程攻的都是人性的弱点,弄臣专攻皇帝个人的弱点,使他沉溺于所好,不顾国事,甚至杀害忠良(当然包括敢于直言告发者);NKF式的形象工程则专攻人的恻隐之心,使人不知不觉地随着它筹款机器的巨轮转动。

  会搞形象工程的人,大抵都不是等闲之辈,反之,他们深谙心理学的奸佞之徒。宋代大文豪欧阳修写《宦者传论》,就谈到古代最善于搞形象工程的一种人,宦官(太监)。他说,“宦者之害,非一端也。盖其用事也,近而习,其为心也,专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亲之。待其已信,然后惧以祸福而把持之……。”

  以小善中人之意,做点好事,讨人欢喜;以小信固人之心,拿出些形象工程,使人相信不疑。这篇文章可以说已经把患者之害讲得非常透彻,然而,在以后的明朝,不还是发生了阉党之祸?

  不过,这不等于说我们不能从历史吸取教训。卫生部长说,除非我们吸取正确的教训,不然这类不幸的事将会重演。是的,从历史的角度看,吸取教训容或无法完全避免类似事件在将来的某天重演,但至少可以减少发生的可能性。

  独立审计公司KPMG的审计报告将在一两个礼拜内出炉,卫生部长已经要求该公司和新的NKF管理层不要手下留情,而要实话实说,把内情全盘托出,公诸网上,其政治勇气令人佩服。

  审计报告又会爆出什么料,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但有一点早已可以肯定的,是NKF案将成为本地最大宗的慈善团体“形象工程”经典案例。据称,前阵子,有批美国的MBA学生特地前来研究NKF的成功模式,现在,不知道他们要怎样为自己的研究报告写结论?

*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 费言按:他也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前布莱德领区资深议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7/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