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1览:174 网文选读: 谁来问责官员?(一) 作者:费言
主题:网文选读: 谁来问责官员?(一)
作者:费言 8:30pm 28/12/2005


原发表日期:2005年12月16日
原发表处:中国《南风窗》杂志
作者:王大鹏     【编辑录入:李豫】  
网页:http://www.nfcmag.com/nfc/2005/11/ReadNews.asp?NewsID=298


官员问责,现在成了大家共同关注的焦点,从2003年SARS席卷全国导致前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长孟学农以十分隐晦的方式辞职,开我国政治生活中官员引咎辞职的先例,到2004年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北京市密云县县长张文、吉林省吉林市市长刚占标等人的明确去职,2005年则有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解振华因松花江环境污染事件提出辞职,人们发现官员不再是仅仅因为直接责任才会免职,以往一般以所谓“领导责任”为由就轻易过关的领导今天将会因为这个领导责任而真正地承担起后果。康有为曾经批判传统中国政治“是无人负责的政治”,今天,终于有人为无人负责的政治负责了,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但是,很多人都担心,铺天盖地的问责风暴过后,是否会成为过眼云烟,而不能成为中国的一个宪法惯例。有学者甚至提出慎用“官员问责”,认为个别官员的去职还不足以形成官员问责的制度。

“官员”问责

回首2005年,我们不难发现,今年简直就是一个矿难年:黑龙江七台河矿难、山西朔州矿难、河南大平特大矿难、辽宁阜新矿业集团孙家湾煤矿矿难、广东省兴宁市大兴煤矿特大透水事故、新疆阜康矿难、北京大安山矿难等等,都有十几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无辜的生命戛然而止,带给生者无尽的悲伤。

而综观几年来备受关注的几起问责事件,多数属于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对此厉行问责,当然属于大快人心之举。但是,有心人不免要问,是不是一年来所有重大安全事故都被问责了呢?许多公开报道的煤矿坍塌、爆炸伤亡等事故,也不见有官员为此去职的报道。当然,官员出面道歉、检讨的是越来越多了。

仔细想来,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似乎取决于事故或事件是否引起了中央高层的关注。正部级的卫生部长、北京市长、吉林石油集团老总被问责,这无疑是中央的权限,而派往各地的调查组,又几乎都有国务院部委的身影,有的处分决定甚至直接上了国务院的会议。可以说,正是党中央、国务院对这些事故或事件的高度重视,才强力促成了“问责风暴”的生成。

到目前为止,我们不难发现,从2003年至今的几次大的官员问责的实际案例中,几乎都形成了一个固定模式,即发生了重大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然后由中央派出工作组赴事故现场进行调查,再宣布处理决定,除了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外,再由主管的高官引咎辞职,承担政治责任。

目前,在官员问责的实际案例中,之所以出现上级尤其是中央成了问责主体的现象,一个原因是中国的政府管理体制仍然受到几千年来所形成的官员权力纵向授予关系传统的影响。虽然从总体上说,当代中国政府其权力来源于人民,也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予以保证,但是,在各级政府之间,则更多的是下级对上级的高度服从。虽然在各级地方,也有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但是,它们对于各级行政部门,也就是狭义政府的监督是非常弱的,各级政府依然受到上级乃至中央政府的制约,在这种体制下,官员问责制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官员”问责制——官员之间的相互问责。这种问责的特点大致有:

中央到地方,随着行政层级的降低,一般而言,问责的动力是趋向于弱化的。也就是说中央的问责冲动是最强烈的。从2005年的施政看,中央政府越来越倾向于采用更加严厉的问责手段推动施政目标的实现。比如年初颁布了《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列举了党政领导引咎辞职的9种情形,如果出现了其中的情形,相关官员却不自觉行事,这个文件还规定了责令辞职。又比如在调控房价过程中,真正触动地方政府神经的也是“追究地方政府领导责任”。可以想象,未来来自中央的问责压力将会继续加大;

官员之间问责的可预期性不强。正如前面所说,目前的问责主要局限于重大安全事故和重大突发性公共事件(特别是卫生方面)。虽然字面上已经有意将问责向人事任命、重要决策等方面延伸,却没见所谓风暴的出现。同时官员之间的问责,往往充满隐讳和波折,民众未必充分了解内情。因此对官员虽有“问责”,却尚未成“制”,远不是常态的政治生活规则。


本文修改于: 8:36pm 28/12/200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8/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