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4览:023 给所有相关机构的信(NKF事件的解决法) 作者:林珍
主题:给所有相关机构的信(NKF事件的解决法)
作者:林珍 1:00pm 25/12/2005

回应: NKF事件的罪与责 作者: 费言 12:59pm 24/12/2005

我一直很冷静地看待NKF事件,也相信我们的精英们懂得如何处理这一宗丑闻。
可是,接二连三的丑事浮现出来,让我越看越心寒,也促使我继续关注此事的发展。
NKF事件敲响了〖精英政策、官官相护〗的警钟。很遗憾,至今仍未见当初发表文告力挺杜莱的一些重量及人员发表他们的〖真情告白〗。过去,一些精英政策,也面对人民的许多质问,提出的意见没受理,如今,需要再来检视这些宝贵的意见,以免出现另一个NKF丑闻吗?

很早,我就不认同高薪养廉制度,我更加厌恶慈善机构的大头目的薪金和筹款的数目挂钩之说,因为,慈善事业不能等同私人企业来看待,倘若掌管慈善事业的人没有一颗慈悲心,他是为着金钱而来,那请他另谋高就吧!

一些身居要职的人,偶尔会受不了名与利的诱惑而丧失了道德,以为一人独大,所制定的政策都是对的,有他说话没别人说话。制止这种行为的最佳办法就是鼓励团队精神、排斥个人英雄主义。任何一间公司,要避免当权者权力太大而引发腐败现象,就应该鼓励并制造一种〖告发】文化,如果告发属实并为组织及社会带来莫大好处,那位勇于站出来说真话的告发者,必须获得大力表扬。这一次,海峡时报的记者显然功劳特大,理应获得肯定和表扬,可是,有相关机构表扬她吗?赶快表扬她吧,为时不晚。

许文远部长说无法处理匿名投诉,无法让人折服,也是推卸责任的一种说法,即使那是匿名的告发,也不可等闲视之,所谓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你不能怪人家匿名,纵观我们社会里的自由言论氛围,有多少人曾经因为被扣上诽谤罪而被判坐牢和罚款?我们也被告知:你有意见要说,请来当议员,在国会里发表你的论调吧!请问,有多少人有资格去竞选议员?

身为乐龄慈善机构的职员之一,我亲眼目睹我的同事、上司、义工、善心人(捐款与捐食物者)如何热情忘我地投入慈善事业,我们通过各个管道,不时彼此互相提醒与监督,务必遵循机构的最初的服务人群为目标的宗旨、以人为本的服务方式、以个案的福祉为重的原则。我们的善心人和资深义工,可以为职员的表现打分,可以在会议上大胆地给我们提出回馈与意见,并要求改革。资深而富有正义的义工,最有资格成为监督者,因为,他们不领薪金,和机构没有利害关系,他们不会因为提出尖锐的批评而丢了饭碗。我们自己拟定了〖问责】制,鼓励团队精神与自我检讨政策,鼓励每一个职员与义工抱持开放与谦虚的态度,接受善意的批评与回馈并改之。我们还要时刻培养小职员的勇气与魄力,让他们有一天可有英雄用武之地。因为,今天老实忠厚的上司,不是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的,哪天,人的品质突然受不了诱惑而变了,谁最有效能执行监督的角色而将他告发?当然是与他共事的职员而非董事。杜莱不也是一位变质了的管理精英吗?

曾经有一位部长不屑地在媒体说:“我们是不会注重网络论坛的意见的。”
我和他持相反的意见,这些年来,我自己在网络上看到了很多建设性的宝贵意见,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但是,看到大家那么热心花时间讨论,足以让我们珍惜那些值得参考的意见。以下的网友意见,值得参考:

现在,让我们把前NKF的罪与责算一算吧,好给后面哪些乱成一团的人当参考! 我们不妨把问题分成三个部分,谁应该被控告?谁应该下台?谁应该向国人道歉?

先说说谁应该被控:

A。NKF前执行总裁杜莱应该被控罪状
1。在公共职权上的渎职,如果法律上没有这条,应该马上修补。
2。欺骗失信于公众,这条绝对可以构成刑事失信罪。
3。滥用公款,这条可以引用贪污罪就行了。
4。滥用公职职权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贪污罪应该可以引用。
5。造假数据欺骗公众,这条也可算是失信罪,不过,可能有几千条可算。
6。制造巨额假帐,这条很容易可以坐牢三年五年。

B。NKF的前董事局和杨坤达

居于这些人都是德高望重而被委任进入董事局的,因此,肯定他们不需负起任何法律责任,卫生部已经亡羊补牢,可能规定董事局今后必须负起直接或间接的法律和刑事责任。如果这样,以后也恐怕很少德高望重的人愿意再去当人家的董事局成员了,你说这好笑吗? 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作为起码有道德责任的NKF全体前董事局的成员,至少应该在许文远和杨坤达的领导下,集体上电视,给全新加坡人鞠躬道歉谢罪,说声:“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委托和厚望。。”,如果这样不了了之躲起来,他们是应该受到公众谴责的。

C。NKF的前会计师和审计公司

1。前NKF本身的所有会计部门负责人和杜莱本身,应该被国内税务局控告他们造假帐。
2。负责最终审计的PCW公司,应该被质疑或被控以串谋造假帐的刑事罪 。

D。卫生部和社体部的监管单位

1。卫生部的慈善总监,应该被控以“疏忽渎职”罪,如果法律没有这条,应该赶快补充。
2。虽然没有直接监管职责,但作为联管社会筹款活动的社会发展部青年与体育部、国家福利理事会里面也应该有个部门应该被控以“疏忽渎职”的罪名。
说到谁应该下台?

这是相当矛盾的,卫生部长如果自己愿意负责的话,他可以引咎辞职,逼他下台是太残忍了,职责上他绝对是有责任的,但,道义上,人们其实愿意原谅他的,何况,这其实不是他一个人需要负责任的,问题的发生也肯定不是他一人的疏忽或者部长自己意愿的一意孤行。

谁应该向国人道歉?

仁慈医院不是又要搞电视筹款了吗?就让卫生部在当天向他们借个十分钟的表演时间,由卫生部长和社体部长代表政府,率领全体前NKF董事局,全体监管部门高官,庄严地向全体国人鞠躬谢罪道歉。

本文修改于: 1:26pm 26/12/2005



林珍基金网站

留言簿

林珍 25/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