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2览:398 治国千万不好以为 作者:费言
主题:治国千万不好以为
作者:费言 4:15pm 23/1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吴俊刚——国家监管系统也须不时检修 作者: 李客星 12:35pm 23/12/2005


(1)。“以为”部长受难记

许文远部长说:

“由于我们都是诚实、有道德的人,我们以为其他人也一样是诚实和有道德的。”

人家说,法律条文的设立,其实就是假设所有人都会犯罪。这就应了人们《性恶论》的说法了。

无论是对于政治或行政权力的滥权,还是对利益钱财的贪污腐败,监管制度的设立,其实,就是假设大家都有可能是贼,会偷东西。

许部长实在是天真得令人感觉可爱,这么一个好人,怎么可能逃得过奸人的缟害呢?要怪的话,都怪当年年轻部长跨部门实习培训的时候,没有分配他去律政部实习一下,没有好好安排他上法庭多看一些骗案的审讯,他的确是忙到没空看报纸呀。。。。

(2)。杜莱的下场并不很重要

晚上报摊看到报纸大标题,大概是说网上有万计的人要知道杜莱的下场。

其实,杜莱坐牢并不是什么重要,虽然大快人心,晚上报纸的老编,大概以为全新加坡人都和他们一样,都肤浅到一定喜欢看什么“艳妇警局被脱光表演青蛙跳”的那种残忍的新闻。

别把问题搞浑,NKF事件发出的最重要信息是,我们每天都在吹牛如何透明有效,如何严密的监管体制出了什么大问题。还是我们吴俊刚老爷说得好,从上到下,我们认为天衣无缝的监管机制,到底出了什么麻烦,应该定期修理才好噢。。。去看看他的文章吧!

(3)。千万不要再让名媛当赞助人

让高官名媛贵夫人当名誉赞助人,这是欧美的习惯,布什的老婆,克林顿老婆,是很多慈善团体的顾问和赞助人。

根据说法,作为NKF原来的国家监管单位,国家福利理事会曾经调查出NKF许多问题,可是,却被杜莱先生嚣张地否认了。KPMG的报告感叹说,如果四年前国家福利理事会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们应该认真质疑下去,NKF问题早就被揭穿了,就没有今日的下场了。如果福利理事会不是NKF的上级主管单位,我们可以相信,第一个被杜莱告上法庭的,应该是福利理事会无疑。结果,真是报应喔。。。福利理事会聪明地把这个伟大的烫手山芋送给了卫生部去管,哎呀。。。。许部长的祸难就是那时种下来的,真是冤枉冤孽呀。。。世事难料,如果这烫手山芋现在在社会发展部手里,又会有什么奇迹出现呢?

到底为什么四年前,福利理事会对NKF的质疑会不了了之呢?有没有人在后面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提供过什么保护袒护呢?最好还是出钱让KPMG再去调查一下喽。

作为国家监管机构的福利理事会,约束NKF尚且感到吃力,就其因,相信有相当部分原因是由于“投鼠忌器”。人家后面有总理夫人当名誉赞助撑腰,有总统夫人当顾问鸣锣开道,你把问题认真追究下去会直接间接得罪很多人,会有很多人感到不爽不悦,万一如果某某夫人不识轻重耳边告了枕头状,你说谁倒霉?最笨的人都懂得怎么做人啦。

夫人裙带风有时是搞慈善的好帮手,有时却也会成为毒药和产生坏影响,很容易被人家“狐假虎威”利用干坏事了还不知道。最糟糕的是,当出事的时候,名媛难免都被“溅了一身屎”,吃力不讨好,进而搞到老公也脸上无光,这种事在中国发生多得是,最好不要吧!当事者应该三思也!

借一句标准与普尔在上周说过的话:“错综复杂的公司结构和不可靠的会计操作,增加了分析相关公司内部问题的难度。”

我们应该总结惨痛的经验,就是,以后应该规定,不允许“名媛”在公共慈善机构再当任何直接间接职位或者顾问赞助人,以免监管机构在监督处理的时候会“投鼠忌器”,影响了独立和透明,再度酿成NKF的悲剧。

(4)。做假帐比吃还豆腐容易

早报新闻上这么写:

《即使是去年,卫生部委任KPMG对NKF的可扣税收据展开特别检讨,也没有揭露任何很大的弊病,根本看不出有不恰当管制和管理不当的毛病。

  许文远说:“当PwC(PricewaterhouseCoopers)连续进行审计后,每次都确定财务上并没有不妥,你认为国内税务局或卫生部能做些什么?不信任PwC?还是怎样?他们才是审计方面的专才。或许你会说,单信任审计师还不够,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审计师。或者加强审计工作?这些问题,我们接下来几个星期都会检讨。”

  此外,他也说:“公共会计师的工作就是展开独立审计。他们才是审计专才,卫生部或任何一个监管机构不可能要求另一个审计师去审查一个审计师,我觉得这是不对,而且是愚蠢的作法。”

  对于KPMG这次能够顺利“挖”到内幕,许文远很赏识这种审计一个机构的挑战,尤其是一个过去曾被一名执行理事长掌控的机构。

  他说:“即使他(杜莱)要故意误导,但这须要一些努力,事实就能被揭发,这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对NKF以前的审计师都感到失望。”》

根据所知,做假帐是要坐牢的,会计公司也会被控告。也许吧,不是PWC国际会计公司的水平烂,也不是后来协助卫生部检查帐目的KPMG烂,也许真的,杜莱先生真的很厉害,NKF原来的会计师也许也很厉害。

他们能够把原来3388个病人数目搞成6000个,能把每个病人1502元的洗肾费跨大成2600元,洗肾是NKF的独一“生意”,这样搞法,照理,年收支平衡数字里面一定会有个奇怪的惊人大洞,惊人的是,他们竟然能够一手遮天,把这“惊天奇帐”平衡得漂漂亮亮,妥妥当当,让PWC说OK?KPMG说OK?卫生部说OK?税务局说OK?

这样的人才一年才要60万,我都觉得,真的是PEANUT。当然啦,如果NKF的原来会计师或者杜莱本身,其中没有一人坐牢,这样下去,新加坡的会计可信信誉,很快也会成为PEANUT了。

(5)。PEANUT夫人下水记

在NKF丑闻闹开时,人们记忆最新和难忘的是PEANUT夫人出来挺杜莱时说:“我认为像他这样能力和贡献的人,拿这样的薪水根本是PEANUT。。。”,因此,热烘烘的NKF闹剧里面就多了个“PEANUT夫人”的角色了。

现在,NKF前主席杨坤达,企图把这只死猫塞到“PEANUT夫人”手里,实在可恶也。。前总理夫人也已经公开出来否认了她对杜莱的薪水有任何意见和参与决策。所以,许部长对本来德高望重的杨主席很失望了:

“我阅读了KPMG报告附件,答辩者的律师说名誉赞助人参与决策,这完全没有根据,而且在我看来,是个非常可鄙的做法。你撒了谎,现在还拿名誉赞助人来遮掩。阅读了这个附件,我对个别NKF风波人物仅存的些微尊敬,完全消失了。”

根据这双方的论据论证,首先,按常理,杨坤达不可能吃了豹子胆,胆敢无中生有去诬赖“前总理夫人”,(除非他想破产和不想活了),但是,我们也绝对不相信,尊敬的前总理夫人有撒谎的可能。这实在是公说公理,婆说婆理。

根据一点推理常识,最大的可能,是以杨为首的董事会,可能在什么场合机会里,听到了名誉赞助人对杜莱的表现赞赏有佳,提起什么“类薪水PEANUT论”,他们就“闻”到了“长官上头”的意思了,董事会就一起共同把“贡献巨大的杜伟人”薪水,一起哄抬到天价水平了。所以,杨坤达和律师的”参与决策说“,内情比较可能大概就如上述推断。

作为NKF的执行主席,杨坤达是最清楚里面发生什么事的人,也是最有可能阻止烂权腐败发生的关键人物。这杨坤达虽然不是共产党,也不是中国来的,不过,他对导致中国社会腐败原根的这种生存软件他可说是溶合精通的。种种事实摆在眼前,NKF的前董事会根本不是人们以为的德高望重的人,根本就是一群马屁精和跟屁虫,根本“无能”负起最起码的监管责任,所以,许部长对他们“非常非常地失望”。这种根据“上面意思”做事做人的人,在我们这种“环境”的确是越来越多了,NKF悲剧的发生,和这种“宏观人文环境习性”,是绝对分不开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像中国航油和NKF丑闻这样的丑事,接着发生和曝光,应该绝对不是最后一宗。

(6)。治国千万不好“以为”。。。

“由于我们都是诚实、有道德的人,我们以为其他人也一样是诚实和有道德的。”

这是我们卫生部许部长对NKF事件作出的痛定思痛经验总结,这也许会流传千年成为绝世格言。

如果,(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我只是说如果假设千亿份之一可能性而已啦。。。),有一天,我们有1000亿元可以动用的TMS投资公司,在耀眼成绩的混乱中也出现了一个像杜莱这样的人而出了问题,我们的李总会不会也以这句名句来回答国人呢?啊。。。那一定是相当痛苦和不幸的事啦。

当然,如果李总有心有闲的话,他一定会拨出宝贵时间向人民解释和保证,继续提出108个理由和论据证明,NKF的同样问题情况,百份之一千零一巴仙,绝对不可能会发生在TMS或者任何政联公司身上,你们不信的话,我可以以我的人头做担保。。。

如果那样子看来,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和绝对永远支持你啦!不过,治国这种大事,最好不要像许文远“以为以为”才好,这会害死很多人的。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3/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