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3览:250 也谈反制衡 作者:李客星
主题:也谈反制衡
作者:李客星 2:24pm 12/1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韩山元——权力需要有效的制衡 作者: 李客星 2:23pm 12/12/2005

    李阿姐降到地面说些人话。她说:“公众看到的外表只是糖衣,往深层看时发现腐化的情况。公开与透明很重要,一个什么样的机构需要做什么样的事情的认识很重要。”——其实‘公开和透明’往往也是糖衣。前天,你批评他的作风奢靡,他说他有‘公开和透明’的制度做后盾;昨天,他出问题了,原来是制度不够‘公开和透明’——大家别客气,敬请批评赐教;今天,他推出一个更‘公开和透明’的制度替代旧制度,希望大家接受;明天,我们对‘公开和透明’又有怎样的期许呢?……

    山元说出关键字,不过把它扭曲了:“对权大位高的人实行有效的监督、制约是非常必要的。这里头还有个关键的问题必须解决:权大位高的人是否英明、贤明且高明?如果他们要防止腐败,保持清廉,自己就应该主动让权、放权,欢迎批评与监督。如果不肯让出或下放一些权力,而是让自己有滥用权力的机会,到头来,他们的权力与地位都将保不住。”——原来要出现制衡,还得上头‘英明’!?

    韩的前一段,不是才自打嘴巴:“难就难在追求权力是人类普遍的人生目标,拿到权力了就不肯放弃,很少大权在握的人欢迎制衡,因为制衡就意味着他的权力受到限制,他就觉得碍手碍脚。所以,他总是千方百计,使到制衡流于形式,起不了作用。日子久了,大权在握的人就很容易一手遮天,关起门来做皇帝,什么弊端都有可能产生。

    出“正义论”的罗斯(John B.Rawls)就认为人有‘不关心他人利益’的本性。他承认不同的人总是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决定不平等的因素有些是先天的、有些是后天的、有些则是有客观环境所造成的。处于不平等地位的人在讨论权益分配原则的时候,总是不可避免地优先考虑自己所处的地位的作用。这倒不一定出自自私自利的心理,而是因为人都具有不愿在分配中吃亏,不愿为他人牺牲自己利益的倾向。

    斯于是推出‘无知的面纱’来代替‘原初状况’,他说:“‘无知的面纱’剥夺了人们对自己所处的有利地位的优越感,促使人们能够在平等的基础上考虑问题、作出选择、从而满足了达成公正的分配权益原则的先决条件。

    ‘无知的面纱’如果从静态考察,是不可能的。如果从动态方面观察的话,似乎就是所谓‘制衡’的结果。民主体制就是一个‘无知的面纱’,执政者可以受人民的委托而上台,人民也可用选票让他下台。执政者可以国家安全为由,只手遮天;媒体则充当第四权,让藏污纳垢公诸于世。

    一个个体用‘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进行抉择时,是根据他所掌握的有限资讯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运用过去经验所归纳出来的法则,做出可行有效的‘满意决策’——不一定是最佳决策,因此‘改变’才有可能。这时的他,较愿意交换利益;如果一切胜券在握,睬你都傻!

    山元说:“放眼世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制衡无效的情况。就说说台湾吧,你能说政府的权力没有制衡的机制吗?台湾的民主不是被许多人赞不绝口吗?然而,还是有那么多弊案发生,连总统身边的一些高官也涉及弊案。这就证明制衡的机制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那是以成败论英雄的调调儿。‘还是有那么多弊案发生’总好过不会有弊案发生(或者发生了也不成弊案);最后的结果不能作为评判决策好坏的有效指标,况且这还不是最后结果。

    想想——台湾经50年的独裁统治,如果用8年的时间来达成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国家,从历史的长河看来,不过是短短的一个过程。况且这个过程也不是全无收获的;一个健全的两党制已经成形,媒体作为第四权的地位也不可动摇,人民也从种种政治谎言中醒觉起来……

    应台誓死捍卫台湾的民主自由、肯定台湾的进步是不无理由的。

    ‘有社会资源和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把‘不确定性’说成十恶不赦,其实不确定性就像死亡、缴税这等事一样,是无法避免的。他们想把潜在的损失夸大,对获利的预期与对损失的恐惧经常过度强调,就如老韩说的:“有制衡往往就会有反制衡、抗制衡,如果前者弱而后者强,制衡就会形同虚设。”——这点道理,如果老韩和李阿姐等报馆的一票人懂,我们也应该懂吧。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2/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